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86 见者有份?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察觉到老龙声音中那丝不满和埋怨,张百忍有些好笑,这老龙的确是倒霉了些,被自己和葬天帝坏了好事。要不然,等老龙晋级圣人,恢复实力,再加上不死龙族这种自带作弊效果的种族,完完全全是妥妥成为一方大佬的趋势。

    那里会像现在这么狼狈?

    只是,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只有事实。

    “呵呵,不想怎样,只是想跟你谈笔交易,一笔对你我都有利无弊的交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谈一谈?”

    不过对此张百忍倒是喜闻乐见,毕竟之前的老龙就像个自以为是的暴发户,天老二它老大,那是谁都不鸟。不管说什么,都听不进去,更不要说考虑了。现在好了,连番打击,把它那层骄傲打磨的七七八八,不说傲气尽去,至少能听得进去人话了。

    “人啊,还是得经历挫折,才能更好的成长。”

    莫名其妙的,张百忍悠悠的感叹了一句。

    “谈什么,你说,老祖洗耳恭听。”

    老龙的脸色有些难看,像便秘一样,它何尝不知道,此时展开谈判,情势对它是完全不利。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强者和政客,它还从未把自己置身于如此不利的境地。

    但没办法,谁叫现在形势比人强呢,它非但不占据主动,反而是俘虏。想到这里,老龙有些意气阑珊的说道,什么交易,还不是作为胜利者,变着法子在自己身上压榨一切可以压榨的价值罢了。

    换作是它自己,它也会这样做,而且会比张百忍做的更狠,更毒,更绝。

    张百忍的语气带着笑意,似乎看透了老龙的心思,道:“洗耳恭听谈不上,毕竟对于老祖你的手段、魄力和勇气,朕也是佩服有加,高山仰止。这样吧,你我修行岁月相差无几,熟络期间,我称呼你为龙兄,你唤我为忍弟,如何?”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千错万错马屁没错,不轻不痒,张百忍一个马屁送了上去。

    越是修行,张百忍越是明白一个道理,追寻大道并不是绝情绝欲,摒弃自己的七情六欲,那不是修行。正真的修行者,在追寻大道的路上,反而是返璞归真,七情六欲比正常人更加强烈百倍,万倍,越是境界高深的修行者,越是如此。

    它们要么就是彻底的邪恶,无法想象的阴暗,要么就是无比的光明,无比的正义。极端之间,用大奸大恶来形容,最是恰当不过。

    这,就是所谓的道心,他们不会隐藏自己的善,也绝不会厌恶自己的恶。

    谁要是告诉张百忍,说修仙者都是一群无欲无求的清心寡欲之徒,没有感情的机器,张百忍非得一个大巴掌呼过去不可。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些人那里无欲无求了,只是他们关注的,不再是普通人所思所想罢了。

    果不其然,听到张百忍的话,老龙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毕竟多少年了,这还是除了它那些龙子龙孙外,第一次有人这样吹捧它,而且这个人还是玉皇大帝,感觉到底不一样。

    虽然,它现在只是个俘虏。

    “忍兄弟,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免得你说我虚伪。”

    花花轿子人抬人,张百忍客气,老龙也不端着架子,顺坡下驴就应了下来。而且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地方,理所当然的就把自己当为二人大哥了。

    “只是你我如此谈话实在太不像话了,当大哥的怎么能亲眼看着兄弟如此遭遇,恨不得你现在就从里面出来,你我把酒言欢。只是你看,大哥现在法力被封禁,想要解封与你,也是有心无力,实在是惭愧至极。”

    说着说着,满脸通红,似乎羞愧到了极致。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真以为老龙是重情重义,愿意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性情中人。

    “呵呵,大哥这话说得,岂不是骂兄弟我吗?”

    暗暗感叹老龙不亏是龙汉初劫就能够和元凤,始麒麟三分洪荒的猛人,这脸皮功夫比自己只强不弱,不要脸起来是神鬼皆退。当下某个人就打脸充胖子,吹起了牛-逼。

    “玉虚,还等着干什么,赶快把大哥身上的封禁解开。没大没小,真是没有规矩,平日里我是怎么教育与你的,要尊老爱幼,长幼有序。再敢如此,看为夫不休了你,快快解开大哥的封禁,等我出来,要与大哥痛饮三千杯,一醉方休!”

    老龙:“……”

    葬天帝:“……”

    听到这话,玉虚没有说话,两个人就一阵心惊肉跳,心想你这家伙吹起牛逼来也太没谱了。还平日里教育,谁教育谁,还真是不好说。更离谱的是,休了玉虚这样的绝世母暴龙,你确定你没疯?

    默默的避开了玉虚,两人已经能想象的到,接下里真龙世界都不用被祖龙解封,而是被生生打爆的惨烈场面。

    “呵呵,大哥,百忍说的对,是我不好,这就为您解开封禁。”

    只是让葬天帝和祖龙大吃一惊的时,玉虚非但没有暴走,反而语气和蔼的朝着祖龙客客气气的说道。顺带着,输入法力进入祖龙体内,解开了混沌神焱留在祖龙体内的封禁,完完全全一副贤妻的模样。

    “那里,那里。”

    感觉做梦一样的老龙,那里敢真当回事,连忙客气。

    它不怕张百忍,也不怕葬天帝,但唯独对玉虚,莫名其妙的,怕的紧。

    虽然随着封禁的解除,熟悉的法力完全回到了体内,老龙却没有任何逃跑的心思。第一是跑不掉,毕竟玉虚这样强悍的女人在这。第二是,老龙真的对张百忍所说的交易,动了心思。

    “兄弟,你受苦了,哥哥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要打要骂,我全认了。”

    催动法力,把张百忍从球形的真龙世界里面移出来,老龙面容肃穆,眼含泪花,无比深情的说道。

    “大哥,如此言语,岂不是折杀我也。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你我兄弟,可不真就应了这句话,再要休提此言!”

    ……

    看到三言两语,就又拥又抱,接下来更是如同相识相知无数年的至交好友一样,谈天说地,畅怀大笑的老龙和张百忍,葬天帝眼神里闪过一丝鄙视。

    “一个不要脸,心黑似铁;一个脸不要,脸厚如墙。真是,不知羞耻的两个东西,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