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84 委屈的老龙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装死装够了,还不出来?”

    妙曼的身躯飘到直径数千米,被老龙炼化成球形的真龙世界跟前,语气终于多了些情感,玉虚带着些埋怨娇嗔道。

    是的,娇嗔,虽然很难相信这样的词汇竟然出现在眼前这比自己更强大,更疯狂的女人身上。但对于自己的听力,葬天帝绝不怀疑。

    而且,看样子,玉虚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

    “也许,这就是爱情。”

    葬天帝默默的想到,她明白这样的情感,只有在面对最亲近的人时,才会毫无防备,呈现自我。只是这种情感,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奢侈了。

    尔虞我诈,你死我活,血雨腥风,这才是她一直面临的生活。

    所有的人,畏她、惧她、怕她、敬她,可唯独没有人爱她。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都已经死光了,现在的她,无牵无挂。

    一时间,触景生情,葬天帝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

    “你的心态有问题,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强大而理智的盟友,绝不是一个连自我意志都掌控不了的废物。希望你,明白你现在的选择。”

    就在葬天帝沉迷在自我世界的时候,玉虚冷漠的声音直接在她的灵魂深处响起。

    “我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葬天帝有些恼怒,自己竟然被这最无用的情绪差点左右,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紧接着,葬天帝就知道了根由。

    “真是可笑,就算和玉帝结为伴侣,也不过是各取所需,利益交换罢了。永远,永远,也不可能发生别的事情。李子鸢啊李子鸢,你的目标只有一个,杀了罗睺。”

    想到这里,葬天帝眼里所有的迷离都消退的干干净净,重新变得彻骨冷漠。

    ……

    虽然被困在里面,暂时出不来,但张百忍的神识一直在注意着外边,对于所有发生的一切,他这个旁观者都是一清二楚。倒并不是没有办法出来,思来想去,终于还是让他想到了法子。只是玉虚的强大他再清楚不过,索性也就懒得出来了。

    现在被玉虚这么一喊,再躲在里面偷懒,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只可惜,闷头苦思的法子实在不怎么高明,本来是准备情况不对,坑混沌神焱一把的。毕竟混沌神焱太过强大,又态度不明,实在是危险至极。可谁知道,这老家伙最终只是带走了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让提醒吊胆的张百忍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回头想想自己的法子,也不禁额头渗出些许冷汗。

    毕竟,这法子,能把混沌神焱坑个半死,他也活不成了。

    “媳妇啊,把老龙那家伙弄醒,我跟他谈笔交易。最好,让他把我弄出去,现在的我,太虚弱了。”

    虽然被挤压的跟个肉丸子一样,但张百忍的心美滋滋的,玉虚这老娘们,终于承认了他是她男人,真是倍有面子。如果现在就能出去,张百忍非得抱住玉虚狠狠啃两口不可,不过也就是想想,不然非得被玉虚揍死不可。

    对于玉虚的暴力,张百忍心有余悸。

    “是你?你和那神秘人是一伙的?”

    老龙觉得自己太倒霉了,简直就跟霉神附身一样,要多惨就有多惨。本来谋划多年准备一举突破圣人境界,结果被葬天帝和死亡神犼横插一脚,半途而废。而这,只不过是所有倒霉的开端,紧接着又被张百忍抢走了不死祭坛,已经是倒了血霉了。

    结果,想要教训张百忍一番不成,反而被张百忍坑了一把,之后又是葬天帝暴揍自己一顿。

    行,你们都牛,都厉害,你们是祖宗,老祖我现在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结果自己都已经放弃了,都已经要逃走了,命运还是跟自己过不去。不知道从那冒出来一个神秘高手,竟然跟之前那个疯女人是一伙的,最重要的是实力高的没边,自己撑了不到三招就被拿下,而且还被狠揍一顿。

    虽然是自己连番大战,实力实在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可对方实在是太强大了。老龙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说,全盛时期也干不过对方。

    想想自己堂堂祖龙,一代枭雄,时隔亿万年后再降洪荒,竟然落得个如此地步,现在还成了别人的俘虏,老龙死的心都有了。

    浑身的法力被完全禁锢,不过倒是不影响身体的自由,老龙的双眸里闪过一丝委屈,情不自禁的问道。不过话问出口,就知道自己有些多余了,肯定是一伙的,要不然神秘高手也不会俘虏了自己之后,把自己交给眼前这个女人。

    不过老龙也有些纳闷,它见多识广,按理说这样级别的高手应该有所耳闻啊!毕竟,这样级数的高手不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能成长起来的,那一个不是亿万年的修炼才有所成。可偏偏出现了两位,自己竟然一个都不知道,老龙再次觉得有些委屈。

    “难道这个洪荒,已经不是我熟悉的那个洪荒了吗?”

    心里面默默的想念了一下曾经那个它与元凤、始麒麟三足鼎立的时代,那个时代多好。它带领龙族唯我独尊,一家独大,谁敢如此对它,又怎敢如此?

    “可恶,要不是我实力大损,怎么落的如此田地。要不是被该死的葬天帝和玉帝打扰了好事,突破圣人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那个神秘人,又怎敢对我出手?”

    委屈,愤恨,恼怒,老龙的心思复杂难明,直盯着玉虚,也不说话。

    “不用看我,你这样的失败者,还没有资格跟我对话。是我男人,要跟你说,想哭想闹,冲他去吧,他那人,心最善!”

    无视老龙的目光,除了张百忍,所有人在玉虚眼里,都没有存在片刻的价值和意义。

    “玉帝,你到底想怎样?”

    如此华丽丽的被无视,偏偏有火还不能发,老龙从玉虚眼里,看不到任何情感的存在,仿佛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冰冷的机器。老龙毫不犹豫,如果惹怒了玉虚,对方杀了自己,连眼都不眨一下。

    这是个疯子,葬天帝也好不到那去,思来想去,也唯独只有被自己封印在真龙世界的张百忍,算是个正常人。老龙忽然觉得,自己有好多话,想要对玉帝说。

    在现在的洪荒生存,实在太艰难了,它有必要和玉帝好好沟通沟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