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82 绝望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恩?”

    看到玉虚异常的举动,葬天帝有些疑惑,难不成玉虚不是一个人前来?可根据她的资料,现在的天庭,高端战斗力就张百忍和勾陈两人,张百忍在外,那么勾陈就必须坐镇天庭。不然老巢无人,被人瞅中机会,端了老窝,哭都没地。

    现在冒出来一个玉虚,已经足够让人惊讶的了,难不成天庭还有什么暗藏的强者不成?

    想想也很有可能,毕竟张百忍统治三界多年,虽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但毕竟身份在那,拉拢一两个绝世大仙,还是很有可能的。

    什么都做的了假,但身为玉皇大帝,三界共主,享受的资源远非普通仙人能够拥有。

    对于一些孤身一人的大仙来说,因为资源投靠张百忍,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是葬天帝有些不明白,什么样的人,才能让玉虚这样还未入圣,一身实力已经堪比圣人的存在如此放心,看那模样,拿下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对神秘来人完全是小菜一碟般。

    这时候,暴走的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也察觉到了不对。

    “混沌,是你嘛?肯定是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难道你也要和这些卑贱的人族一样,只会偷袭不成。”

    章鱼一样的本体触角乱舞,用以表达复杂难明的情绪,冥金祖火看起来十分激动。声音高昂,却夹杂着几分畏惧,用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就如同徒弟艺成之后想要挑战高深莫测的师父时,那种忐忑不安和激动。

    此时的冥金祖火,哪里还顾得上玉虚。

    “出来,让我看看,这些年你到底有没有变强。休要故弄玄虚,藏藏匿匿,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气息,为什么不出来?”

    低吼着,愤怒着,冥金祖火有些不能自己。

    明明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可它却根本无法锁定对方的踪迹,这种可望不可即的感觉,让它有些绝望和挫败。

    它虽然嚣张而又自信,但想到接下来就要挑战天地异火中最为神秘和强大的混沌神焱,却也有些迷茫。在它心里,一直渴望挑战对方,但当正真来临的时候,它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自信。

    这种矛盾复杂的心情,让它既想对方出现,又不想对方出现,实在不足对外人诉说。

    还好,有一个跟它同样心思的幽风神焱在。这两个难兄难弟,遭遇几乎一模一样,被混沌神焱的威能压制无数年,苦苦不能出头,因此对彼此的想法,是再熟悉不过。

    “混沌,莫不是和人族纠缠在一起,没脸出来见我两。桀桀,真是想不到,高傲的连鸿钧也不放在眼里的人,竟然投靠了玉帝这样的废物,你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

    各种各样难听的话语,不断从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嘴里冒出来,不得不让人佩服,活得久了,语言的储存量也不是一般的多。

    就在葬天帝以为两个古老异火是不是失心疯了的时候,虚空异变,抬头一看,葬天帝面具下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只见整个虚空瞬间光亮一片,无穷无尽的火焰,吞噬了天地间所有的存在。就连之前肆无忌惮的空间撕扯之力,也偃旗息鼓,消失不见,狂暴而古老的能量涌动着,翻滚着,让整片虚空只剩下一种能量,一种强大到让人窒息的能量。

    在这样的力量跟前,葬天帝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弱小,弱小到不能自保。

    之前不知道逃到何处的老龙,此时像落水狗一样,被这股能量束缚的不能自己,掉落在了她和玉虚的跟前,一双眼睛里,充满了迷茫和绝望。

    葬天帝见过这样的目光,在曾经的九幽魔族第一帝眼里,那是当对方的信心完全被自己击垮的时候,对自我力量的怀疑目光。如果不能及时调整,很可能对自己坚持的大道产生怀疑,进而道心崩塌,完全迷失在修行的路上,自此泯然众人,不死也就废了。

    很显然,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才让老龙这样道心无比坚定的强者,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大道。

    “你来了,你终于还是来了。”

    如果说这忽然出现的无尽火焰如同大海,如同汪洋,那么此时的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的火焰,充其量就是湖泊,是江流。虽然不小,但比起大海汪洋,却差了太多。

    语气有些木然,幽风神焱声音不复之前的歇斯底里,落寞的说道。

    尽管无比期待和混沌神焱的见面,但当这一刻正真来临的时候,它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做好准备。连番大战,和张百忍血拼,和葬天帝死战,又被玉虚碾压,它已经消耗了太多的能量。此时的它,战斗力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三,以这样的状态面对混沌神焱,这不是它期待的方式。

    准备了无数年,它本应该最好的姿态来面对对方,而不是现在狼狈不堪的模样。

    根本不用战斗,双方从战力上已经分出高下,就算和冥金祖火联手,它也清楚,完全不是混沌神焱的对手。毕竟此刻的冥金祖火,状态比它好不到哪去,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一种叫绝望的情绪,充斥在它的心头。

    “混沌,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想吞噬我和冥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这是你我的大道,吞噬彼此,才能进化,才能变强。只是没想到,命运站到了你的那一边,在我和冥金最弱的时候,你来了。既然如此,你还等什么,让我和冥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被称为异火第一。”

    幽风神焱这话看似自暴自弃,其实不然,它是想借助混沌神焱的高傲,用激将法,让对方放过自己两人。毕竟,异火之间的吞噬,向来是最残酷的,一旦被吞噬,根本没有东山再次的机会。

    “何必自坠威风,战!”

    相比幽风神焱,冥金祖火多了一丝血气阳刚,也不求饶,也不废话,直接催动本源之火,显然是要同归于尽。想要吞噬它,可以,但得付出代价。

    只是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绝望。

    自始至终,混沌神焱不发一言,不现身形,就让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葬天帝亲眼目睹一切,心神激荡,情难自已。

    “这,才是正真的至强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