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80 强大的女人不讲理 真可怕 六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玉虚说话的时候,语气并不冷冽,就好像邻家妇女在向别人说今天晚饭吃什么一样随意。可话音落下,不管是躲的远远的老龙,还是战力保持还算完整的幽风神焱和冥金祖火两位天地异火中的绝世强者,神情却是异常凝重。

    战斗的余波尚存,玉虚残留的法力无处不在。

    幽风神焱和冥金祖火只是轻微一试,操纵飘散在虚空中的异火以相同能量交战了一番,内心的警钟就长鸣了起来。相同能量之下,不管是冥金祖火,还是幽风神焱的异火,都被玉虚的法力完败。

    它们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收缴胜利的轻松战斗,一举多得的好买卖。可先是葬天帝表现出了让人叹为观止的战斗力,但勉强还可以接受,毕竟天上掉馅饼的事,就算有,它们也不相信。可谁知道,现在又跳出了一个让人如此心惊肉跳的强者,偏偏这位强大的雌性,还站在张百忍一边。

    它们不知道吃软饭,小白脸之类的话语,可并不妨碍,它们有骂娘的冲动。

    “站在女人身后的玉帝,还真是让人,羡慕!”

    略微嘲讽的说了一句,幽风神焱的话语有些酸楚,多少年了,它都是独来独往,何曾有人如此护持它。

    “无妨,只不过是,多费些手脚罢了!”

    朝玉虚看了一眼,最初的惊诧过后,冥金祖火恢复了冷静,既是圣人,虎口夺食这种事,也不是说干就干的。都到了这个地步,让它放手,绝无可能。而且不管葬天帝还是玉虚,虽然强大,都护持着张百忍,但明显不是一路的,要不然也不会先自己打起来。

    倘若真的此刻葬天帝和玉虚联手,它一句话都不会多说,扭头就走。

    只是这种安慰刚刚浮现,玉虚的话,就让冥金祖火有些猝手不及。

    “你我同为女人,那个男人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大多我也记不住,听听就忘了。但有一句我却记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尤其是洪荒,女性强者几乎是凤毛麟角。打你,只是因为你想杀他,想让你知道,有的人,杀不得。你走吧,他现在的记忆并不完善,不知道揭下面具对你意味着什么,但我懂。看在你最后又想救他的份上,我不杀你,事情过后,我还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看都不看远远躲开的老龙,以及小心试探的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玉虚望向了被自己重创的葬天帝,一本正经的说道。

    打你,是因为你想杀他,不杀你,是因为你想救他,就这么简单,就这么霸道。

    如果换一个人说出这番话,一定让人觉得太过狂妄,可从无面的玉虚嘴里说出来之后,没有人觉得,她是想表现自己的高傲。对她而言,用言语来表示自己的强大,实在是没必要。更让冥金祖火和幽风神焱吃惊的是,一直以来心比天高的葬天帝,竟然没反对,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心想此言的确坦荡,可你也是想救玉帝,却被重创,难道就如此算了?

    这还是连魔祖罗睺也心生忌惮,暗地里使绊子想要除掉的葬天帝嘛?还是九幽魔族十帝中,心思最为难测,神秘和喜怒无常,让无数人畏惧的第一帝嘛?

    不能再等了,不然如此疯狂,却偏偏强大的女人联手,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局面。强大如她们,也不想面对这样的两个疯女人。

    火光微飘,幽风神焱率先出手,催动大道之石攻向玉虚,此刻它也不想藏私了。而冥金祖火也是本体触须飘荡,天空神碑被本源之火包裹,砸向玉虚。两人此番联手,比之前对付葬天帝的时候默契了许多,而且都是毫无保留,显然玉虚给它们的压力,比实力暴涨的葬天帝还要大。

    “跳梁小丑,何曾知晓,大道的微妙与神奇。”

    仍然是右手握剑,左手提鞘,看也不看,一剑横扫而出,玉虚没有任何慌乱。

    一道比之前还要强大许多的剑光一闪而起,撕裂所过之处的所有存在,接下来一道亮光,照亮了整个破碎的空间。

    双方出手,强大的气息不停冲撞,之前本就紊乱的空间彻底暴走,强大的虚空撕扯之力逐渐增强。并且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几乎是无穷无尽。

    “走,快走!”

    “不,我不想死,谁来救救我。”

    “蝼蚁之躯,枉窥天机,时也!命也!”

    ……

    在场的众位强者还好,这些虚空之力虽然强大,但还可以护住自身。毕竟他们的身躯强悍,已经是洪荒巅峰,可不知道何时因为蜀地佛道之争聚集的大量修行者,在真龙世界破碎之后以为宝物出世,按耐不住心中贪婪之心纷纷赶来,却遭受了无妄之灾。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他们对犯人而言,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一样风流人物,可在老龙,葬天帝,玉虚等等这些强者眼中,也只不过是蝼蚁。狂躁的空间之力席卷而过,巨大的撕扯力让他们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瞬间成为粉末,似乎从未出现过一样。

    在场的绝世强者,没人在意这些小意外,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身上。真龙世界暴露在洪荒大世界,被人发现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但正真的强者赶来,绝不会表现如此的无知大意。

    狂躁暴烈的异火包裹着大道之石和天空神碑,对上了这道无可披靡的剑光。

    天昏地暗!天崩地裂!天翻地覆!

    难以计量的能量互相冲击,无数神奇的画面开始出现,在虚空轮番上演。所有可以看见的一切,就连之前张百忍牵扯的星球不管是破碎的还是完整的,都开始变为粉末,被尽数碾平。这些在无尽虚空不知漂浮了多少年的陨石星球,没有被无尽虚空的各种灾难摧毁,没有在之前的大战中毁掉,此刻却脆弱的宛如破布片。

    只是短短的瞬间,却像过去了无数个日夜。

    直到剑光消失不见,仿佛才迎来了崭新的黎明,随手又是一剑挥出,却比刚才更强大了几分,似乎对玉虚而言,这样的剑光她想挥出多少就有多少。仍然是无视幽风神焱和冥金祖火的联手,此刻的玉虚,表现出了圣人一样的战斗力,要不然绝不会如此轻松写意,无视两位亚圣强者的联手。

    “考虑的如何?”

    无面的脸庞面对着葬天帝,玉虚的语气仍然闲适:“如果你不同意,你就是我的敌人,敌人,不应该活着站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