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78 强大的女人不讲理 真可怕 四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托着冥金祖火本体的是一个高达三丈,宽一丈,厚一米的巨大石碑。看材质,似乎和幽风神焱的大道之石同出一源,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

    只是不比大道之石的清晰可见,这巨大石碑瞧起来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它明明就在那里,但你仔细去看,它却好像并不存在。葬天帝就有这种感觉,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到了她的这个实力境界,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看见就是看见了,看不见就是看不见。

    更何况,它的神识之中,这巨大石碑根本就不存在,偏偏它就在那里。

    “应该是空间一类的宝物,只可惜这冥金祖火很少出现在洪荒,没有和人交战的资料,也就无从推测。”

    未知就意味着危险,葬天帝虽然疯狂,但也不喜欢这种感觉。内心一动,她就想把深渊醉心藤收回来,事情已经超出了控制,她不知道,这样做值不值得,毕竟面对两大强者的联手,一个不小心,她有可能陨落。

    “桀桀,道友,此时想要抽身离去,是不是迟了点。”

    大道之石照射出一道道幽蓝色光芒,虽然对深渊醉心藤没有造成什么威胁,但深渊醉心藤却被死死缠住。任凭葬天帝如何催动法力,也不见动静,仿佛深渊醉心藤脱离了她的控制一样。

    “这是,这老贼,竟然在跟我争夺深渊醉心藤的控制权。”

    神识中感受到深渊醉心藤传来的意念,纠结、挣扎、彷徨以及痛苦,葬天帝大怒。此刻的深渊醉心藤,如果按照人类智慧而言,也就不过四五岁的聪慧程度,除了基本的喜怒,根本没有什么分辨的能力。而且当初她得到深渊醉心藤之后,为了保持深渊醉心藤的独立性,并没有使用霸道的手段,而是当做伙伴来培养。

    也就是说,一旦深渊醉心藤被幽风神焱诱惑离去,她根本没有办法挽回。

    “卑鄙无耻之徒,该死!”

    在神识中向深渊醉心藤传递着安抚的情绪,葬天帝的双眼彻底变得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宛若无底深渊一样。她是葬天帝,九幽魔族第一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她。

    没有懊恼,没有悔恨,这一刻的葬天帝,冰冷的如同机器,所有的七情六欲都被冻结,只剩下纯粹的杀戮欲望。

    手中的黑色长矛无声无息的出现,轻轻一点,一道道针状的黑色闪电,像是无形的利剑,无视大道之石的防御,狠狠刺向幽风神焱的本体。

    这一刻的葬天帝,冰冷无情,但战斗直觉却无比敏锐。既然大道之石能够防御下实体攻击,那么精神攻击呢,她不相信,大道之石连无声无息的精神攻击都能防御下来。

    果不其然,这些黑色闪电穿过大道之石布置下的防御,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然后一分为八,狠狠的扎向幽风神焱本体的八片叶子。

    “桀桀,战斗经验倒是挺丰富,不过怕要让你失望了。”

    冷笑一声,幽风神焱毫不吃惊,暂时放下了和深渊醉心藤的联系,全力应对起葬天帝的精神力攻击。在精神力方面,它也掌握了一门极其诡异的秘术,要不然也不会短短时间内就让跟了葬天帝不知道多少年的深渊醉心藤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波动起伏,烦躁不安。

    要知道它自从修炼精神力以来,还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可以在精神力方面和自己抗衡的对手,此时见到葬天帝竟然也精通此道,一时技痒,忍不住就要较量一番。

    精神力的对局是一种无形的较量,无声无息,没有华丽的对撞和鲜血飞溅,也没有法宝碰撞的火花和惊天动地的气势。但是却要更为惊险,如同表面平静的大海,海面之下的潜流却足以摧毁山岳,绝对算得上于无声处听惊雷。

    另一边。

    葬天帝和幽风神焱交手的一瞬间,冥金祖火就察觉到了,长长的触手胡乱的摆动着,这是它即将出手的前奏。

    葬天帝有些惊讶。

    虽然已经有了准备,毕竟深渊醉心藤的异动证明了,幽风神焱也深谙此道,但她没想到,幽风神焱对于精神力的掌控已经到了化境。她以秘法催动精神力,却是丝毫奈何不了对方,要知道往日,她一旦催动这种秘法,都是要奠定胜局的时候,擅长用诡异难测的精神力摧枯拉朽的击溃对手,这是贴在她九幽魔族第一帝身上的标签。

    可今天,引以为傲的东西,却根本奈何不了幽风神焱,别说击溃对方,想要靠近那八瓣幽风神焱的本体叶子都做不到。

    震惊之余,黑色面具下的双眸浮现一股狠辣,葬天帝全力催动磅礴如海的精神力,朝着幽风神焱展开了无情狠戾的攻击。

    她决不允许,自己最擅长的东西输给幽风神焱这个天生玩火的。

    “桀桀,这是发狠了,不过,想要击溃我,还是不够。”幽风神焱一直小心谨慎的应对着,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强悍的对手,也是第一次和这样的高手在精神力方面相抗,所以表现的小心翼翼,只防守不进攻,避免被葬天帝抓住破绽。

    渐渐地,幽风神焱放下心了,它发现葬天帝的精神力对它的威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一直仔细观察,时间流逝,让它发现了不少东西。

    葬天帝的精神力浩瀚程度,要比它至少强上一倍,如同无尽虚空一样源源不绝无穷无尽,比精神力之雄厚,它远远不如。但如果说凝练程度和攻击手段,它发现自己比葬天帝强出许多。因为葬天帝的攻击手段,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招。

    “看来,我得到的精神秘术,要比葬天帝强上许多。更何况,你的精神秘术,那位已经给我看过了,所有的缺陷我都一清二楚。既然如此,就让我,送你一份见面礼吧,九幽魔族第一帝。”

    实战中,幽风神焱感觉自己操控精神力的手段和技巧纯熟了许多,按耐不住,展开了反击。

    “该死!”

    闷哼一声,身形晃了晃,葬天帝又惊又怒,不可思议的望向了幽风神焱。就在刚才,幽风神焱竟然抓住了她秘术的唯一缺陷,给了她致命一击。可那个缺陷,除了自己,就只有那个人知道了,幽风神焱如何得知。刚才一番交战,虽然承认幽风神焱的精神力操控不弱,但绝不可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现她精神秘术的缺陷。

    “哈哈哈哈,老东西,现在就按耐不住了吗?”

    张狂大笑,一股比上古魔神还要森然邪恶的气息在葬天帝身上浮现,气势直线上升:“既然你想见证我的真正实力,那么,就好好看看吧。

    魔祖,罗睺!”

    声音泣血,直达九幽。

    而九幽魔族的大本营,无尽深渊的最深处,一道古老的声音幽幽一叹,似乎有所感应。不过却再无其他动作,仍然是静坐在那里,就如同当年龙汉初劫结束后,他一直坐在这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