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50 不死祭坛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这老龙,到底在干什么?”

    一系列的变化实在是太过于突然,让人措手不及之余,除了愕然,随后升起的就是满脑袋的不可思议。

    祖龙,到底在唱哪一出戏。

    轻微摇了摇头,张百忍否决了自己脑海里升起的荒唐想法,就是祖龙心理素质太差,被自己连番打击之下直接想不开自杀了。想要让祖龙这等强者想不开抹脖子,几率比母猪上树笑了一万倍,那是天地崩塌,也绝无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到底想干什么。”

    脑海里一瞬间浮现出千万种可能,但都被张百忍一一否决,排除到最后,他的脑海里空白一片,连一个能够供自己参考的答案都没有。

    “桀桀,那什么叫玉皇大帝的人族小子,你实力的确不错,竟然毫发无损接下了老泥鳅的独门绝技真龙问路。勉勉强强,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不过敢掰断我的牙齿,我要生吃了你小子,以表示对你的尊重,桀桀桀……”

    巨大的骷髅头颅朝向张百忍,死亡神犼桀桀怪笑。

    “老泥鳅这老玩意,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八成又在整什么幺蛾子,不过我不在乎。早早晚晚,他终归会死在我手里,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料理了你小子,再跟那老泥鳅算账。”

    “自以为是,坐井观天,滚一边去,没工夫跟你磨叽。”

    对于不管是祖龙,还是死亡神犼这样自认为是荒古时代的大人物,就不把现在的强者看在眼里这种不只由何而来的心理,张百忍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灵气可能会稀薄,但对大道的认知以及修真的研究,只会越来越精妙,接近大道。

    时代在进步,所有的东西都只会向前进步,更何况这样一个和平时代,有着充沛的土壤让无数人进步。

    他真搞不懂,这些家伙到底嘚瑟高傲个什么劲。

    不过死亡神犼的话倒是提醒了他,最了解的人并不是你的亲人朋友,而是你的敌人。既然自己搞不清楚祖龙到底想干什么,何不让死亡神犼帮自己忙。作为老对手和冤家,这两人相互之间的了解,绝对要超出任何人。

    不过具体怎么问,就得使点小计策了。

    境界高,实力强,并不意味着脑袋也无敌。死亡神犼,怎么着也不像心有七窍的‘仙精’,张百忍决定套套这位的话。

    “玉皇大帝,我知道你,能够活着出现在这里,看来弃天帝那些蠢货联手设局对你,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倒是有几分自傲的本钱。”

    只是张百忍的算盘还没打响,就被一直沉默的葬天帝插话打断。

    这位倒也洒脱,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被张百忍摘下面具之后,并没有再戴上那副面具。只能用完美形容的五官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瞧不出任何内心活动,冷漠如冰的看着张百忍说道:“我不知道你如何出现在这里,目的是什么,也没兴趣知道。偌大的一个天庭被你搞得四分五裂,自己更是如同丧家之犬,就应该老老实实找个地方躲起来,毕竟要你命的人太多。可你却偏偏不惜命,还有心情四处招惹是非,真是十足的蠢货。”

    听到葬天帝的话,张百忍眉峰一挑,觉得这位初次见面的女人,不知为何有些针对自己。不就是被摘下了面具嘛,你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还遮遮掩掩的,老子帮你个忙,让你的美重现世间,不感激也就算了,这么针锋相对几个意思。

    说实话,从内心深处,张百忍并不想和这位为敌。他自己的敌人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到处树敌,那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如果可以,他希望双方能澄清误解。

    双目中满是真诚,张百忍正声说道:“世事纷扰,谁能尽知?吾辈行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自问问心无愧。至于些许宵小作乱,分裂朕的天庭,那又如何?朕坚信,不久之后,一个更加强大团结的天庭,当再次重立洪荒,倒是不劳道友担心。”

    眉目之间一片洒脱,张百忍从来不觉得,重新统一天庭,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

    “你的破事,谁有心情担心?”

    葬天帝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变化,可是骤然变冷的气温,却表明这位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自然是道友,此番关心之语,不是亲近之人,怎会说出口,道友何须遮遮掩掩。”

    这细微的变化,张百忍瞬间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升起了一股调戏的念头。能够让这位一直冷若冰霜的强者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产生心理上的波动,不知为何,张百忍就有一种成就感。下意识的,有些无赖的话语就崩了出来。

    “死!”

    那紧握在手中的黑色长矛,矛尖对准了张百忍的心脏,疾刺而至!

    “呵呵,关心则乱,道友何须掩耳盗铃。”

    微微一笑,张百忍看似没有任何动作,其实却已经在自己面前布置了不知多少空间屏障。看起来他仍然站在原地,但和葬天帝之间,已经隔了千千万万的空间。葬天帝的黑色长矛想要刺中他,除非戳破这些空间,才能到达他面前。

    只是除了当事人双方,谁也没有发现其中奥妙。

    因此在死亡神犼看来,葬天帝的黑色长矛停在张百忍胸前之后,就堪堪停住,不进一步。所以看向葬天帝和张百忍的目光,有些奇怪,直到葬天帝望了他一眼,才扭头看向了别处,至于内心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在这时,大地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一道红中透着黑色的光柱自那座自形成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的龙形白骨祭坛中直射而出,喷上天际,把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黑之色,整个真龙世界被红黑之色笼罩。

    一股极度压抑的窒息感,四下蔓延。

    这次,就连还在斗个你死我活,互相吞噬对方的三大异火,都停了下来。它们,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咦,这,这是不死祭坛?这种东西,不是已经绝迹了吗?”

    伴随着死亡神犼的惊异,葬天帝默默收回了已经突破一半空间隔绝的黑色长矛,暂时停止了对张百忍的攻击,望向了万龙之巅上动静非凡的祭坛。只不过扭头之前望向张百忍的清冷目光,让张百忍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女人,真是麻烦,跟修为一点关系也没有。”

    嘀咕了一句,张百忍把关注点移了过去,跟这娘们的事,慢慢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