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48 龙冢—同时撩拨三 十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话音刚落的同时,张百忍就如同沉寂了亿万年爆发的火山,又仿佛亘古沉睡被惊醒了的虚空巨兽。

    怒火冲天,战意破空!

    一片耀眼炫目的紫光闪烁之间,三个一模一样的张百忍就分别出现在了祖龙、死亡神犼和葬天帝面前,悍然出手。

    “老东西,这可不是你的年代,人老了就在祖龙世界老老实实窝着,不要整天做白日梦。老胳膊老腿,再挂了,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办法再活一次。”

    劈头盖脸,大耳光子就朝着祖龙那挂着阳光灿烂笑容的面庞上扇了过去。

    “骨头架子,连皮肉都没有了,却瞧不起我人族,真不知道你是傻还是傻。要学会面对现实,人族是现如今洪荒当之无愧第一种族,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这连肌肉都没有的腐朽脑袋,长点记性吧!”

    说完在死亡神犼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双手如同铁钳一样直接死死握住了死亡神犼那巨大,洁白如玉无比锋利,根根有一米多长的牙齿中的两根。

    而最后一个张百忍,面对着葬天帝,冷漠一笑。

    “朕面前,你不配称帝,更没有资格戴张面具装神弄鬼。”

    说话的时候,手已经牢牢抓住了葬天帝脸上那张阻挡着一切的面具,轻轻一扯。

    “啪!”

    伴随着响亮的手掌与面庞的接触,在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物理学原理下,张百忍的手扇在了祖龙的脸上。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对于骄傲的祖龙而言,这一巴掌无异于张百忍拿着一把刀子狠狠的戳在了他的心上,而且还是那种狠狠搅动了两圈的伤害。

    这下,就算是祖龙的心思足够深沉,城府的确深不可测,那张脸也如同烙铁印在了上面一样,只刹那间就红通通的,看着渗人。

    而还没等祖龙震怒,“咔嚓”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然后就见张百忍手中握着两把一米左右长短的骨牙,就像握着两把锋利的断矛。而死亡神犼,那巨大的嘴巴里,两根牙齿齐根而断,虽然这样的牙齿在他那张巨嘴里,密密麻麻有接近百根,少了这两根不碍事,但对死亡神犼强者尊严的挑衅与侮辱,却让死亡神犼几近崩溃。

    只是这一切,都抵不上张百忍对葬天帝做的事。

    在场的人,无疑都是万万里挑一的人物,道心坚定自不用说。但即使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当葬天帝面庞上的那张面具被揭下来的时候,他们的心都不约而同的跳动了一下。

    整个被混乱、狂暴和杂乱弥漫的真龙世界,刹那间,似乎亮了起来。

    明亮,即意味着秩序!

    而这一切,都源于那张被面具遮掩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面庞,用美丽形容肯定稍显逊色,用绝色形容好像有些低俗,匆忙之间根本找不到合适语言形容的面庞。

    因为这张脸,是一张女性的面孔。

    这张脸从外貌看上去最多只有普通女人的十七八岁,偏偏却沉静庄严,充满了岁月的古典。似乎诧异于张百忍能够揭开她的面具,那双墨黑色的眸子里,一丝惊讶还来不及隐去。

    如果不是之前亲眼目睹了这位强悍的战斗力以及贴身肉搏时残暴血腥的战斗风格,第一次见她的人,谁都无法将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和九幽魔族十帝之首的葬天帝联系在一起。可是但凡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葬天帝的传说,自从九幽魔族存在的时候就已经流传。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这位那双略微男性化的双眉一挑,有些恼怒的望向了张百忍。

    于是下一刻,所有人都察觉到一片法力的无尽海洋!

    这片海洋,海面无光,底下却暗流涌动波涛汹涌,给人感觉随时可以毁灭真龙世界一样。就如同一个只能装下十斤左右的木桶,却承载了过吨的重量,随时可能崩塌,连一点渣滓都留不下。

    而此刻偏偏所有的人,都挤在这承载量有限的木桶里。

    即使,真龙世界广袤无边,是一处进化完整的世界,但众人的这种感觉,却如此强烈。

    “你不该,如此做的。”

    不似原本那有些嘶哑中性的嗓音,这次葬天帝的声音,清脆悦耳。不知为什么,明明应该是杀气肆意的话语,张百忍偏偏听出了其中好像蕴含着与众不同的味道,仔细思考,却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

    说实话,他此刻的惊讶毫不弱于其他人,因为他一直以为,葬天帝是个爷们。倒不是他瞧不起女性,洪荒强大的女人多了去了,前段时间都不用亲自动手就差点把他玩死的女蜗圣人,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实在是,葬天帝无论战斗风格还是个人做派,都太爷们,大男子主义到了极点,根本让人无法把她想象为女人。

    可现在,似乎揭开面具释放了这位压抑多年的女性本能一样,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完全充满了女人味。只是没有人会觉得,葬天帝这个女人,如同看上去那么赏心悦目。

    伴随着对张百忍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这位彻底解放了战斗力的女人,就像成千上万个被捆扎在一起,而且还是已经点燃的炸药包,危险性呈指数上升。

    “大哥,这位玉皇大帝什么来头,这也太彪了点吧?同时撩拨三个,他是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吗?”

    慢慢替老大囚牛止血疗伤,看到似乎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过,但偏偏胆大至极同时对三位至强者出手还大获全胜的张百忍,四龙蒲牢忍不住感叹。

    能不彪嘛?

    一巴掌朝自己父亲祖龙一巴掌,本就是不可思议的胜利了。偏偏这位,与此同时还折断了死亡神犼那亡族灭种的怪胎两根牙齿,摘下了葬天帝这老东西,不,老娘们的面具。这这这,简直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话说,你到底是多想和别人打架,这是找死好不好?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的出来,张百忍应该是擅长空间大道,并且推演到了极点,才能够完成这样的壮举。实际上,正真论战斗力,对上被撩拨的三位其中任何一个,谁输谁赢都两说。

    “不知道,我族与外界隔离太久,已经有些脱轨了。”

    说到这里老大囚牛眼神一暗,语气有些萧索憋屈,不过很快就振奋了起来:“只是不管他是谁,如此行径都是自己寻死,不过这样一来,更有利于父亲展开那个计划。到时候,一个更加强大和不可战胜的龙族,将君临天下,重临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