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35 正者不邪 一者不杂 是谓正一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陛下,按照我们现在的脚力,再有两个时辰,就到青城山了。”

    南部瞻洲,大唐地界,巴蜀地区。

    五个全部身穿青色道衣的道士,缓步而行,领头一人,看模样极为俊俏年轻。左右各跟随着两个中年模样的道士,望向年轻道士的目光火热尊重,行走之间不多不少,永远落后一米,此时左边的一个身材高大的道士开口说道。

    “辅汉,你看你,又忘了我们的君子约定了。”

    微微摇头,张百忍有些无奈,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带四大天师出来了。一路上对自己恭恭敬敬不说,张口闭口之间永远谨守礼仪,把自己当宝贝一样供着,实在难受的紧。

    “陛下,言不可失,礼不可废。”

    听到张百忍的话,四大天师之首,身材极为高大的张道陵微微一笑,仍然坚持。

    “算了,以你的智慧,知道何时该说,何时不该说,朕也就不当那烦人的长舌妇了。”张百忍倒也理解张道陵等人的心思,就如同人间那些臣子一样,即使和君王关系再好,也不会有丝毫越矩之行。

    四大天师本为人间飞升,道教又极其注重长幼有别,自己也就别难为四人了。

    再者说,以他现在的法力境界,再加上师叔造化玉蝶护持,就算是圣人,也没办法推演他的踪迹。

    “辅汉,听说你小时候出生时满室异香,整月不散,黄云罩顶,紫气弥院,可有此事?”辅汉乃是张道陵的字,左右无事,张百忍索性拉起了家常。

    “陛下面前,不敢妄言,臣出生之时,的确有异象,不过没有如此夸张。”

    听到张百忍的话,张道陵微微一愣,这些小事,自家陛下是如何得知。不过想到张百忍那些不可思议的手段神通,也就释然,苦笑着解释道:“说来也不怕陛下和几位道友笑话,臣后来修道有成,实在好奇,推算了一下,结果发现当年出生异象也不过持续了一刻钟。只是后来年少轻狂,有了些名气,世人厚爱,自行加长了时间,倒是受之有愧。”

    “哈哈,辅汉,以我之见,这可能就是陛下常说的名人效应。”

    听到张道陵的解释,四大天师里的葛玄大笑,凑趣接过了话茬。

    “我也曾听说过你的事迹,据说你小时候聪慧过人,七岁便通读《道德经》,天文地理、河洛谶纬之书无所不晓,乃天生奇才。为太学书生时,博通《五经》,后来感叹‘这些书都无法解决生死问题’,于是弃儒学道,改学长生之术,苦修三年,乃有所成。”

    葛天师显然很了解,婉婉道来:“树大招风,名气渐长之后,辅汉你志在青山,不堪俗物嘈杂和骚扰,决心云游名山大川,访道求仙,古稀之年,定居蜀地。”

    说到这里,葛天师却是停了下来,暗骂自己糊涂,嘴巴真是没个把门的。在自家陛下面前,怎么提起这一茬了。

    “呵呵,孝先,直言畅语,道之本性,切莫着相。”

    看到葛玄停了下来,张百忍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天师再想什么,开口说道。

    “陛下赎罪,臣着相了。”

    暗骂自己糊涂,这么一停,岂不是说自家陛下小肚鸡肠嘛!真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光的葛玄,赶紧弥补:“辅汉古稀之年,老君受陛下所托,降临蜀地,传授辅汉《太平洞极经》、《正一盟威二十四品法箓》、三五都功玉印、雌雄斩邪剑等经书、法器,拜为天师,嘱咐辅汉广行正一盟威之道,扫除妖魔,救护生民。于是辅汉苦修之后,登青城山,会八部鬼帅,大战众鬼,制服外道恶魔,诛绝邪伪,当时辅汉道法有成,法术通玄,诸魔不能敌,全部降服,愿意皈依正道,于是辅汉勒命五方八部六天鬼神,在青城山黄帝坛下盟誓,人处阳间,鬼处幽冥,使六天鬼王囚禁于北阴酆都城,八部鬼帅流放边陲。从此妖魔降服,人民安乐,此乃大造化。”

    “善!”

    听完葛玄的描述,其余等人,齐齐说道。

    其实当年是太上老君传授张天师经书法器,后来张百忍参了一脚,涉及到道教内部权益之争。葛天师这下却是耍了个心眼,全部说成了张百忍的功劳。张百忍不提,其它几个人自然也不会说破在,自讨没趣。

    “自那以后,因为辅汉降妖伏魔,救护众生,蜀地人民感动,愿意听受张道友教化。按照陛下谕旨,上应天意,下顺民心,张道友于是设立二十四治,广收门徒,教化于民,建立正一教,也就是正一道。而后陛下派遣使者持玉册,勒封张道友为正一真人,张道友阳寿一百二十三岁,白日飞升。”

    对于四人之首的张道陵,其余三大天师都很尊敬,听完葛玄的话,另一名天师萨守坚萨天师也感叹道。

    “自此之后,张道友和我等侍奉陛下左右,说来已有千余年。这,还是张道友第一回来吧?”

    “蒙受天恩,贫道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几位道友,切莫再如此夸赞。”一直静静的听两人说完,张天师才开口说道:“人间有春秋,天上得长生,天凡有别,我等身为天师,自当以身作则。”

    “何为正一?”

    听到几位臣子的话,张百忍也是有感而发,自问自答。

    “正者不邪,一者不杂。正一之心则万法归一,故曰正一。辅汉为人,身体力行,言行如一,无愧天师之名。”

    这句话算是张百忍的诚恳之言,极尽褒扬,即使张天师心境,也是激动的不能自己,面庞通红。虽然连连表示谦虚,但显然极为受用。

    “前面诸位道友,让一让,让一让。”

    就在君臣几人谈笑生风,气氛很是融洽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粗狂的声音。以几人的实力,早在千里之外,就知道有人过来。微微一笑,看到来人骑着异兽狂奔,大有从几人头上一跃而过的趋势,四大天师里一直没说话的邱天师,邱弘济站了出来。

    也不见任何动作,前一刻还处于极速的异兽,就安静的停了下来,异兽背上的人,不知不觉中也从上面下来。

    “这位朋友,不知何事如此着急?”

    张百忍在此,来人自然不能在高高在上说话,施展神通,让对方戳在地上之后,邱天师耐着性子温和的问道。

    “你们是正一教邀请来的帮手吧,怎么还不清楚?”

    来人虽然粗狂,却不傻,见了邱天师的手段,哪敢装大。虽然纳闷,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佛教的普贤菩萨知道不,真身降临峨眉山,要和正一教坐而论道,大家都赶去凑热闹呢!”

    “呵呵,我们去瞧瞧。”

    来人还准备说什么,却只听到一句话,张百忍五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知道遇到了大神通之人,来人也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骑上了自己降服的异兽,继续狂奔。

    蜀地道教第一大教正一教和佛教领头羊峨眉山杠上了,这等盛事,他可不想错过。而和这位修士打同样主意的人,不在少数。

    蜀地,佛道之争,吸引了无数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