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30 赳赳老兵 魂兮归来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轰隆!”

    伴随着手中的烈酒一饮而下,那声‘烈酒一杯,天地为证,天庭重新统一’忽然响彻了整个洪荒,三界之内所有修士耳边却是都响起了这句话。大道之誓,这乃是大道之誓,只有能够引起天地关注的大宏愿才能引起的大道之誓。

    西牛贺洲,灵山深处,静坐的如来一怔,呐呐自语:“竟然是大道之誓,玉帝,你还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清了。”随后,念了一句禅语,继续静修了起来。

    东天庭,紫薇大帝沉默不语,一言不发,眼神闪烁,不知道想着什么,却是打开了一坛尘封已久的老酒,自饮自酌了起来。

    西天庭,王母娘娘和东王公对视了一眼,笑着说道:“大哥,婉妗没说错吧,玉帝,的确是有大智慧、大魄力,大担当之人。”听到王母娘娘的话,东王公冷冷一笑,摇了摇头:“这话言之过早,等到他天庭何时能够征服两家势力的时候,我才会陪你去说服母亲,助他一臂之力。在此之前,静观其变即可,大道之誓,岂是那么好发的。”

    “哼,玉帝,斩三尸证道成圣走不通,又把主意打到了功德证道上面了嘛?某佩服你的勇气,可不看好你的未来。”

    内心念头一闪而过,东王公自有自己的看法。

    现在的洪荒有六圣,皆是功德证道而成,证明了此法可行。但此法看似成功率极高,很简单,但其实却是最难。要以无量功德感动大道,大道皆为其所感动,讲下无边功德气运,方能至仁成圣。但要以诺大的功德、愿力、气运,直接引动大道宏念,破开自身枷锁,何其困难。

    当年三清、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虽然融合立教功德,引发开天大功德成圣,但并不代表现在仍然可行。

    因为现在功德证道的两个条件,都不具备。第一就是洪荒早已成型,天地间开天大功德所剩无几,第二就是鸿蒙紫气除了圣人拥有,天地再无,现在圣人不知所踪,而女蜗又摆明和张百忍不对头,所以张百忍也不可能拥有。

    这样一来,张百忍此举,无疑是自寻死路。

    要知道大道之誓,可不是那么好发的,完成了好处无数。完不成,包括张百忍在内,绝对没有一个人面对大道的反噬,可以活下来。大道无情,可不管你是谁,完不成就得死。

    九幽魔族,无尽的魔气之中,也传来了一声冷笑:“哼,众人皆醉,老祖独醒。狗屁的大道之誓,只不过是天道之誓罢了,也不知道有几个老东西,能够看明白。鸿钧啊鸿钧,你个老不修,布下的这棋子,倒是有趣,只不过你倒行逆施,你的几个徒弟也看不下去了,和你对着干,还真是有趣。桀桀桀,老祖我,真期待和你再次见面啊!”

    ……

    一道道神念,伴随着张百忍引发的动静,不断响起。只不过除了他们自己,不被人知罢了。

    “呵呵,朕的谋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们去猜吧,最好都以为是大道之誓,那可就有趣了。”

    看到天地异象出现,张百忍似乎听到了那些死对头的冷笑,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冷漠,自言自语。只是如果他听到魔祖罗睺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如此自信。

    扭头望向广场山的人群,张百忍继续说道:“刚才的天地异象,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没有退路。就在刚才,洪荒所有修士都听到了我们的怒吼,朕不管他们是怎么想,怎么看,朕不在乎,因为我们本就不需要退路。”

    “要么生,要么死,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策马向前,永不退缩。告诉朕,你们能做到吗?”

    “能!能!能!”

    又是那骇人心魄的怒吼,好像从腹腔里面直接蹦出来一样,响了起来。

    “青史只论成败,不问因由,千秋功过,自有后人去说。但我们不能忘,朕要你们记住一句话,那就是我天庭之人,始终要记住八个字:不移、不易、不离、不弃。”

    语气悲痛,张百忍缓缓说道:“一个月前,我天庭退守泰山,总计九十万三千六百七十二人,大战过后,剩余十万六千一百零八人,也是在场的诸位。其中三十万人,找到了骸骨,他们虽死,却能进入轮回,我们祝愿他们,下一世幸福。但还有四十万七千五百六十四人,自爆元神,不入轮回。”

    说出这一连串令人心痛的数字之后,张百忍深呼吸一口,强压下内心的悲痛,声音有些嘶哑的说到:“洪荒所有人都可以忘了他们,但唯独我们不行,我们不能忘了他们。而今天,在这里,朕要和你们一同祭奠他们,朕要,逆天改命。那怕入不了轮回,他们也绝不应该在天地间就如此消失,朕不同意,真要让他们的英灵,回来。”

    斩钉截铁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显示着张百忍的决心,而广场上的战士们,呼吸却是前所未有的急促了起来。

    本以为自爆元神的同袍们,不入轮回,自此天地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连魂魄都没有了。可听自家陛下的意思,却有神通,让死去的同袍们,英灵归来。

    这,这简直,简直太让人激动了。

    “太白,开始。”

    冲太白金星点了点头,张百忍出现在了九层祭坛的最顶端,端坐到神农鼎里面,把生命之火吸进口中,双手掐诀,施展起了招魂之术。

    “助陛下一臂之力,召唤英灵,让他们回家。”

    扯着嗓子,早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的太白,喊了起来:“鼓起!号鸣!随我一起念祭文!”

    “呜!呜!呜!”

    “咚!咚!咚!”

    ……

    连绵不绝,低沉悲壮的号角声,震颤人心的战鼓声,再次响起。而随着太白金星的引领,张百忍亲手执笔的祭文也被众人众人吟唱了起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赳赳老兵,魂兮归来!驰骋万里,雄心无挂!

    赳赳老兵,魂兮归来!吾辈锐士,谁与争锋!

    赳赳老兵,魂兮归来!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赳赳老兵,魂兮归来!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

    声音苍凉、古老、饱含战士们的炙热和思念,难舍与难忘,在天地间响起。风,不知何时吹起,发出呜呜的声音,越刮越大。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地间,终于出现了一丝类似魂魄的光点。

    大风起,魂兮归来!

    英灵,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