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29 烈酒一杯 天地为证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时光如梭,岁月荏苒,转眼之间,已是一个月过去了。

    虽然每日都有八大势力的探子在九虚凌霄笼罩的范围内出没,但自始至终,八大势力都没有派人前来正式交涉。似乎,他们都选择性的遗忘了自己派人围攻张百忍的事情,忘了他们还各自有一个顶尖高手被天庭俘虏的事实。

    而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九虚凌霄笼罩的方圆百万里,又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无数的参天古木拔地而起,夹杂着灵气浓郁的仙草花卉,招引来遍地的珍禽异兽,行走原野,翱翔山峰。如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里不久之前,差点见证了天庭的毁灭,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只不过今日,群山遍野却似乎集体沉寂,群兽隐退,花草无声。

    如果此时有人在苍穹之上俯瞰九虚凌霄,就会发现方圆百万里,大风呜咽,无尽的寂寥和肃穆,笼罩其间。

    “呜!呜!呜!”

    一股低沉的号角声,远远地,传遍了群山遍野。

    这号角声,仿佛拥有魔力一样,冲破了时间的阻隔,穿越了岁月的沧桑,似缓慢,似急促,慢慢荡漾开来。

    而后,不管何种生灵,内心一股苍凉、悲鸣、庄重的伤感,从无到有,由小到大,逐渐强烈。有那修为弱或者未开灵智的小兽,不知不觉,如同魔怔一样,眼角渐渐出现泪水,呆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鹅毛般的大雪开始从天而降,眨眼之间,天地就如同展开了一片白幕,到处都是冰凉、洁净,似乎低声哀鸣的雪花。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厚,只不过半刻钟左右,群山遍野上就覆盖了足足三尺高的雪,放眼望去,无尽的白色,肃穆的白色。

    “祭奠开始,战鼓起!”

    万米高空之上,九虚凌霄九门之首的凯旋门前,足够容纳百万人的圣虚广场上,此时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上到张百忍,下到普通士兵,全部身穿白衣,面容庄重,寂寂无声。在正中央,一座圆形的,矗立着一个足足九十九层千米之高的祭坛,上面放着张百忍的神农鼎,鼎内燃烧着的,正是张百忍的生命之火,当初进阶太乙金仙,从混沌神焱那许了好处,换来的一丝本源之火,洪荒万火之祖的本源之力。

    正前方,太白金星左手掐道诀,右手持宝剑,脚踩罡步,疾走五圈之后大声喊道。

    围绕在祭坛周边,足足千人的巨大天兵们,听到太白金星的命令后,赤着胳膊,用荒古魔神之骨制成的鼓槌,用力的敲打在同样来自荒古的蛮兽之皮为材料,制作的鼓面上。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伴随着天兵们阳刚有力的手臂挥舞着巨大的鼓槌落在鼓面上,伴随着铿锵有力的节奏,扣人心弦、激昂高亢的战鼓声开始响起。天上的大雪还在往下落,天际之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好像塞满了整个天空。很快,就漫过了广场上静立的人群膝盖,往半腰窜了上去,可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动。

    所有人,都似乎成了青铜塑造的雕像,而静静地站立,是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

    鼓声由慢加快,越来越急,本就隆重、哀伤、悲壮的气息直接有若实质,扑面而来。众人眼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月前那场惨烈的大战,漫天的厮杀声中,刀光剑影,寒光冷冽,血肉横飞,战士们的怒吼声震动天地。无数战士们身上留下的鲜血,从点点滴滴,到血流如注,到汇集成河,一股腥臭的,似乎清晰可闻的血腥味,似乎就在鼻尖,充斥着天地。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伴随着天兵们节奏放缓,鼓声开始变的低沉、肃杀。画面中,昔日骄傲强大的天庭将士们,发髻散落,血迹满身,曾经擦拭的干干净净的铠甲,变的破破烂烂,缺钉少铁。战士们眼中看不见胜利的希望,只有同归于尽的悲壮。

    “轰!轰!轰!”

    虽然他们可以逃,可以投降,可身为战士的骄傲,让他们始终是那顶天立地的天庭将士。他们的自尊和傲骨,决不允许他们投降,做一个懦夫,面对无穷无尽的敌人,面对越来越少的同袍,他们怒吼,仰天长啸!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一个又一个,前赴后继,自爆元神,只为了不让人小瞧他们,只为了给身边的同伴们增加一丝活下去的机会,只为了不让天庭亡在他们手里面。他们义无反顾,慨然赴死,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

    只有那无数人的怒吼,汇成了一句;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仿佛还在天地间回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凄切悲壮的鼓声,终于停了下来,渐渐不闻。而此时大雪,已经漫过了广场中静静站立的人群胸口。

    还是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无数战士虽然无言,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珍珠,跌落在雪面上。同袍们战死,连轮回都入不了,他们却活了下来,其中的悲痛,没经历过,根本无法懂。

    人生不如意之事七八九,能与人言一二三都无,才算坎坷!

    他们,却是连口都张不开,只能容忍这种情绪,在心里面慢慢发酵,把悲痛,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陛下?”

    太白把目光望向了张百忍,语气有些嘶哑,他本是性情中人,又经历了当日的惨战,与战士们心有共戚,明白战士们这种悲伤的情绪。但他明白,这种情绪,绝对不能失控。这时候,他只能寄希望于张百忍,希望张百忍能够引导战士们,走出这种困境,不然放任下去,很容易形成心魔,对修行极为不利。

    “你做的很好,下去吧。下面的,朕来。”

    一晃出现在太白金星的身边,离开的地方,一个足足一米多高的人形雪坑表明,张百忍自始至终也没动过。

    冲太白金星说了一句,张百忍就把目光望向了静立的人群。

    “男人不哭,我天庭的战士们,收起你们的眼泪。那是弱者的表现,是对逝去英魂们的讽刺,是对自我努力的否定。眼泪,朕,不需要!你们,也不需要!”

    任由雪花飘在身上,张百忍声音贯穿法力,在每个人耳边响起。看到所有把目光望向自己,张百忍点了点头。

    “血染战袍,是男儿最美的衣服;马革裹尸,是英雄壮烈的归宿。英魂虽逝,但傲气犹存,不要让他们在冥冥之中,死的不值当。”

    “嘭!嘭!嘭!”

    接连用右拳在胸口锤了三下,如同雷鸣般炸裂在每个人耳边,张百忍大声说道:“我天庭虽四分五裂,虽困于一瓯,虽兵缺将少,但我天庭硬骨,任何时候,不能落泪,不能折腰,不能屈膝。告诉朕,你们能不能做到?”

    最后一声,张百忍是吼出来的,一语之下,连天地之间绵绵延延的大雪,都停顿了下来,不敢落下。

    “能!陛下,我们能!”

    直到包括勾陈这些文武大臣,以及无数战士们反应过来,同样用右拳锤击着胸口,发出震天彻底的响声时,雪花才落了下来。只不过,鹅毛般的大雪,此时却被震成了粉末,再不成块。

    “很好,记住你们今日的话,因为这就是我们天庭人的魂,是我们的魄,是我们顶天立地,堂堂正正行走这天地间最大的底气。这种底气,不是你们的实力有多高,你们的背景有多大,而是你们通过战争,铸造的魂魄。有了这种魂魄,上踏苍穹,下灭九幽,朕也敢放言,我天庭的战士,能做,而且能做到。”

    “嗷……嗷……嗷……”

    听到自家陛下的话,人群疯了一样,捶打着胸脯,扯着嗓子嚎叫了起来。

    声音扩散,群山回荡,余音滚滚,无数宵小之辈,被吓得屁滚尿流,头也不回的离去。因为这是天庭重新凝聚的大势,这是天庭重新铸造的信仰。这大势太过热血,这信仰太过刚烈,别说是些不入流的探子,就算是圣人前来,也不敢轻视。

    “脱胎换骨,岂在皮囊!从此以后,无论何时何地,跟随这你们亲手塑造的魂魄。没有人可以轻言亡我天庭,也绝没有人,敢无视你们,因为你们是你们灵魂的舵手,你们是你们生命的主宰!”

    霸道、自信、刚烈的气息宛若一个被缩小了无数倍的太阳,威力却没变小,张百忍身上的光芒越来越盛,所过之处,地上的积雪无声无息的被融华,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一扫刚才的沉沦萎靡,战士们身上的战意,前所未有的盎然炽烈。

    一个月之前的战争,虽然伤亡惨重,但失去也意味着得到。他们本是狼群,现在却是狮群,而且是彻底蜕变的狮群,脱胎换骨,不仅仅是外在,而且是从心到魂,与过去迥然不同。现在的他们,无惧任何人。

    言语可以诛心,言语也可以激励人心,这就是言语的力量,运用得到,甚至抵挡上百万大军。

    有的人是天生的王者,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可以给人无比的力量和自信,三尸合一,重返巅峰,张百忍配得上这个称呼。

    “那么现在告诉朕,你们统一洪荒,复我天庭之心,可曾退缩,可要改弦易辙?”

    张百忍很清楚,现在的天庭战士们,甚至是文武大臣们,需要信心,需要力量。而自己,就是那个最能给他们这种力量的人,所以他义务旁贷。达成统一认知,有共同的决心和目标,重新统一天庭,才有可能实现,而不是梦谈和空话。

    “不,陛下,臣等初衷不变。”

    整齐划一的怒吼,不约而同的响起,没有一丝杂音,彰显着他们的决心到底有多强烈。

    “统一途中,你们也许会失去同袍,也许会丢掉性命,你们不后悔?”

    “不后悔!”

    嘭嘭嘭,击打着胸部,声音刚烈有力。

    “重新崛起,你们可能会受伤,可能会失去肢体,可能要经历你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残酷战斗,可能得不到补给,没有后援,面对十几倍几十倍的敌人,你们吃得苦?”

    “吃得苦!”

    咚咚咚,双手互击,声音穿云裂石。

    “再回巅峰,你们可能面对敌人的轻视,对手的践踏,无数想象不到的耻辱随之而来,你们受得辱?”

    “受得辱!”

    哐哐哐,脚踩地面,声音震天骇地。

    “好,烈酒一杯,天地为证。记得你们今日的话,失败、苦难,耻辱三关能过,我天庭就一定能统一崛起,再回巅峰,朕与你们,共饮此杯。”

    大手一挥,一旁码的整整齐齐的大碗齐齐倒入了烈酒,出现在了每个人手里。

    “烈酒一杯,天地为证,臣等与陛下,共饮此杯。”

    惊天动地,此情此景,洪荒前无来人,也后无来者,是为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