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20 我玉帝 从来不是窝囊废啊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满脸肿胀的跟猪头一样的被张百忍封住法力,祖巫蓐收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杨戬,要不是刚才杨戬死死拽住张百忍,他说不定现在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想到自己有可能成为洪荒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人用拳头活活给打死的混沌金仙,祖巫蓐收心里那个憋屈啊!本来好好的计划,出来游山玩水逛逛洪荒,顺便杀了张百忍,灭了天庭这个费了好大劲才抢到手的美差,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一群蠢货,难道你们以为,老子吃亏,你们就好过了嘛?”

    对于把自己揍成这幅模样的张百忍,祖巫蓐收虽然痛恨,却也敬佩。巫族是真正的靠着强大的肉身吃饭的,自打出生以后人生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剩下的时间几乎就是在打磨锻炼肉身中度过,每一个巫族的肉身,都是他们最强的法宝和最大的依仗。

    当年共工撞倒不周山,就是最好的证明,更不要说蓐收自己,掌握的还是金之法则,肉身防御力在十二祖巫里也是出类拔萃,属于顶尖。别看现在这么惨,要是换在场另外任何一个人,祖巫蓐收都不惧。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祖巫蓐收虽然没听过这句话,但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认知。

    在他看来,如果刚才按照自己说的,大家伙一起出手,蚁多咬死象,那里还能让张百忍这么嚣张。更别说,他们可不是蚂蚁,而是跺一跺脚,洪荒都畏惧的大人物。

    “呸,大哥还想和这些废物联手,真是幼稚,回头必须劝劝大哥。”

    心里面思量着,被扔在地上的祖巫蓐收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别头一看,原来是自己身边第一个被俘虏的弃天帝。这厮不知道是早醒了还是刚刚醒来,正一眼怪异的瞅着自己,祖巫蓐收当下心里就来气:“瞅什么瞅,再瞅信不信老子踹死你。”

    这厮被玉帝俘虏的比自己还早,挨了一拳就倒下了,在祖巫蓐收看来,那就是比自己弱。你说你一个弱者,用这种眼神看老子,几个意思?

    自我安慰,寻求对比,这是很多人的正常心理,即使祖巫蓐收,也不能例外。

    “桀桀,你还有这等本事?”

    弃天帝也是不屑,你这么牛逼,还不是被人家俘虏了,神奇个毛线啊!再说,老子好歹还保持了点尊严,没被打脸,你瞅瞅你自己,脸都被揍成花了,还好意思这么嘚瑟,属螃蟹的啊你,走那横那。可那又怎样,现在还不是让人打跪了。

    背过了头,弃天帝觉得自己跟祖巫蓐收这白痴继续斗嘴,简直是自我拉低智商。

    “嘭!”

    就在两个人互相拌嘴的时候,又一道身影华丽丽的被扔进了他们旁边,原来是西方太极天皇,同样是是一拳,被张百忍给收拾了。

    “噗嗤,老子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看到弃天帝别过头,大感无趣的祖巫蓐收,一看就乐了,原来西方太极天皇就跟古惑仔一样,身上衣服破破烂烂不说。平日里整理的极为干净的头发,此时却是根根竖起,上面还有电光缠绕,身上还有被被雷烤焦的味道,就跟一个烤乳猪一样。

    而此时,张百忍的声音才缓缓落下。

    “易经八卦第四拳,震卦:渐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震为雷,最是能消除心中沉闷,让内心亨通畅达,一声雷响,万物共鸣,齐声雷动。只见张百忍这一拳落下,之前那无穷无尽的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就是密密麻麻的雷,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闪电,简直就像一个雷组成的海洋一样。

    “五十步笑百步,蓐收,先撒泼尿照照自己,再来耻笑于我。”

    大家都是一个窝里的,只不过你早被俘虏了一会,现在反倒来嘲笑于我,西方太极天皇对于祖巫蓐收这个奇葩,也是够够的了。扭过头,也不想和祖巫蓐收说话了,被人俘虏了,还这么放肆,果然只有巫族这些肌肉男,心才这么大。

    “如果因为怕死才废话连篇的话,你放心,这位玉帝虽然行事张狂,可目前为止并没有杀意,你可以闭嘴了。”

    觉得还不够,扭过头的西方太极天皇又来了一句。

    而这时,张百忍已经是彻地释放战斗力,大杀四方,心中的邪火发泄出去之后,心意畅快,随之就是法力轰鸣。

    “易经八卦第五拳,坎卦:善如水,君子以作事谋始。”

    “易经八卦第六拳,离卦: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

    “易经八卦第七拳,兑卦:步泽履,君子以辨民安志。”

    “易经八卦第八拳,艮卦:艮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

    如同一尊不败战神,张百忍连连轰出四拳,轰向了一直看戏的玉鼎真人,玄都大法师二人,同时把燃灯古佛、鲲鹏祖师和已经被打的解体变成三人的魔佛波旬也笼罩了进去。法力如同连绵不绝的水,焚天灭地的火,缠绕黑暗的沼泽,深沉厚重的巨山一样,变幻多端,让人十分难受。

    “我玉帝,从来不是窝囊废啊!我天庭,也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啊!你们,才是那案板上待宰的鱼,造化之力,给朕镇压!”

    看到众人纷纷祭出法宝,试图抵抗自己,张百忍冷笑一声,一股如混沌初开时无可披靡的大道造化之力,绵延而出。

    在这股造化之力之下,不管是燃灯古佛祭出的二十颗定海神珠,还是鲲鹏祖师祭出的洛河图书,玄都大法师的八卦紫金炉,波旬三人再次强行合体祭出的欲界至宝玉海九轮盘,都如同遇上天敌一样,全部颤抖不止,轰鸣不停,畏惧不前。

    “造化之力,老师,原来你一直,如此偏心啊!”

    正在女蜗宫精修的女蜗圣人,忽然有感,朝着泰山所在地方双眼复杂的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闭眼静修。除非她出手,想要杀死张百忍,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朕说过,我玉帝,从来不是窝囊废!”

    没了法宝依仗,几人就如同没了利齿的老虎,单凭法力,根本不是张百忍的对手,冷然一笑,张百忍法力浑然爆发。这些人,也该好好揍一顿,让他们知道,来泰山,是他们修行中,犯的最大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