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17 魔佛波旬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今天,朕要把你打出屎!

    今天,朕要把你打出屎!

    ……

    这一句话就像一句咒语一样,钻进了自在天波旬的脑海里,盘旋不止。一种巨大的耻辱感,羞辱感,在这位强者的心头,蓦然出现。

    “嘭!”

    那裹在身上的黑袍直接四散炸裂,这位神秘的阿修罗一族强者露出了原本面目,只见一个三面六臂的魔佛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面对着张百忍的正脸面容深邃,血红的双眼镶在脸上,两颗巨大的獠牙凸出,一身胸肌看起来整齐健美看,起来十分凶悍、强大。

    而在左侧,则是一个身材矮小,五官几乎挤在一起,额头皱纹密布,满脸诡异笑容的面孔。任何人看到这张脸的第一反应,都会觉得这是个笑里操刀,城府深不可测,急难对付的角色。

    相随心转,有诸内,必行诸于外,气质二字再虚渺,至少这个气子,是实实在在的。修者修行,法力各有特性,长久累积,表现在外在上,就能看出这个人气质性格。不同于第一张面孔表现出来的狂暴凶悍,这张面孔的表现的就是诡秘阴柔,由此可以推测,这位修炼的法力必然也是走的阴柔路线。

    而最后一张面孔则是女性,面部浓妆雕饰,看起来极为妖艳。通体穿着血红的衣衫,除了三点之外,大多裸露。尤其格外引人注意的是她的两条怒眉,偏偏生的粗壮笔直,直插云霄,看起来比男人还男人,霸道无比。

    “我道是谁,原来是冥河老祖座下四魔谛里的老大,自在天波旬。”

    看到对方露出面貌,张百忍了然,记起了对方的来历,冷漠问道:“不知道刚才是谁,要威胁朕?恶体阎达、智体迷达还是女体女琊,是了,不管是阎达还是女琊,都是脾气暴躁之人,肯定想不出这等损招,那么就是你了,智体迷达?”

    认出了对方身份,张百忍也是惊讶,没想到阿修罗一族竟然把这位派来了。

    自在天波旬,由恶体阎达、智体迷达和女体女琊三人合体而成,融合三人无与伦比的力量,实力强大至极。传说三人共有灵佛心,却分别保有三人意识,可合体也可各自独立,身心魂不死不灭,平时并不一直维持合体状态,只有修炼战斗的时候,才会合而为一。

    有一点倒是和自己很相像,那就是同样憎恨佛门,只不过更加直接,以铲除西天灵山佛门为追求,被称为魔佛,天生对佛门法术有强大的克制。常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末法毁天道,波旬杀如来’,是灵山佛门,以及如来的死敌。

    “不想陛下,对我三人却是如此熟悉,实在出乎某的意料。”

    智体迷达那张几乎挤在一起的五官转向了张百忍,和之前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挂着诡异难测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听说陛下同样憎恶佛门,曾经做出了百万大军降灵山此等壮举,不若我们联手,先灭了燃灯这秃驴可好?”

    似乎多年老友相见一样,智体迷达轻飘飘的扔出了这个诱人的建议。

    “迷达,就算这玉帝是亚圣又如何,我三人联手,何曾怕了他。你如此啰啰嗦嗦,实在不痛快,让人难受。”

    三人共有灵佛心,因此一人意念一动,另外两个人就能知晓,听到智体迷达不急不躁,反而和张百忍商量起了的别的事,恶体阎达颇为不耐的问道。

    “休要急躁,我阿修罗一族避世多年,自从当年老祖创阿修罗教,立下杀之道,惹怒了东方四圣,联手镇压封印了我阿修罗一教,从此再未出世。即使有些恩怨,也全都是和佛教有关,你我以心魔形式出现,这玉帝,从何得知?”

    “知晓又如何?”

    女体女琊冷漠开口:“管他是玉帝还是亚圣,在我手下,只有死掉的人和活着的人,打一场。打的过,就杀了他,打不过,就同归于尽,没有人,可以羞辱我魔佛波旬。”

    这女体女琊,说话却是简单粗暴,脾气比恶体阎达还暴躁。

    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无奈,智体迷达也是无语问天,当初怎么就和这么两个肌肉发达的暴力狂同为一体了呢?不过虽然无语,却还是耐心解释:“此次前来,老祖特意吩咐,搞清楚八大势力彼此之间关系,合纵连横,为我阿修罗教出世做最后准备,此乃大事,相比之下,干不干掉玉帝倒是其次,你二人暂且心安,谈不拢,再打也不迟。”

    不说这三人商量如何,张百忍眉头一挑,笑了。

    “迷达,看来你是承认了,都说佛门最善蛊惑人心,不过和你这老成稳健的狐狸相比,我看还是差了点。”自在天又被称为欲界,乃依托于洪荒亿万生灵七情六欲而生,作为欲界之主,智体迷达代表的是波旬智相化体,代表智慧象征,最擅长谋略擘画,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擅长临敌的时候施展镜射之招,模拟、洞悉对手内心细微处。

    就在这厮说话的时候,以自己亚圣的心境,竟然也跃跃欲试,对这个提议颇为心动,可见迷达在挑拨人心方面,已经是无比厉害。不过也不奇怪,作为七情六欲衍化成的世界之主,在这方面擅长,倒也说得过去。

    欲界乃是依托七情六欲生存,佛门却是要清心寡欲,天然对立,因此迷达说的话绝对做不了假。

    稳住心神,张百忍摇了摇头:“弱者声嘶力竭,亦无人在意;强者轻声细语,却深入人心。既然是合作,总得有主有次,你这合作,朕倒是很心动,而且还可以更上一个层面。只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定下合作的基调,最起码,你要为你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再谈也不迟。”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张百忍是真不反对迷达的提议,也有意借对方的口向冥河老祖传递一些信息。毕竟,八大势力不是铁板一块,拉拢合作几个,干倒几个,最快速度统一洪荒,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不过就像他所说的,这之前,还得做过一场,亮肌肉也好,出口气也好,总得表现出实力,才有资格谈合作。

    “不想玉帝,也是秒人,既如此,善!”

    迷达是正真的聪明人,瞬间明白了张百忍想要表达的意思,见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就点头表示同意。张百忍想展示力量,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打架总得有目的,不然还不如不战。

    既然如此,战!

    譬如欲界诸神力,天魔波旬为第一,对于战斗,波旬从来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