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03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二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人有气场、气质一说,有的人看着就猥-琐,有的人看着很伟岸,有的人看着脸正义,相由心生,这是凡人的理解。

    而作为修仙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寻找到自己的大道,

    但道无可述,唯有自悟!

    这是一种完全无法用语言形容,无法记录,无法流传,无法传授,唯有自己领悟的境界。但当你寻找到了自己的路,不再无头乱撞,而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种大道的气质在你的身上就会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突出,形成一种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和标志。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书读的多了,其义自见,对于人生和道理就悟的愈加透彻,自然会形成气质。或者久在官场,身居要位,日积月累,也会形成官威;或者长在商界,勾心斗角,兢兢业业,自强不息,给人商场男精英或者女强人的感觉,大抵都是如此。

    个人如此,抱团后的集体或者组织,甚至大一点的势力或者国家,自然也会形成属于自己的独树一帜的东西。

    这种东西叫文化,也叫理念,说法很多,总之就是被自己人普遍接受和执行,被外人认可和赞同的东西。

    过去的天庭,很少给人这样的东西,即使有,也大概是无为而治,凡事以和为贵。

    可这一刻,当由上而下,无数人共同呐喊:我是xxx,谁敢一战的时候,一种新的属于天庭,与过去截然不同的信念诞生了。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这个一开始只是寥寥几人喊起,最后被无数人含着眼泪,憋着怒火,捶着胸膛大声喊出来的话,何止响彻云霄,根本就是震撼人心,绝唱洪荒。

    当一个又一个普通的战士们喊着这句话,面对着比自己更加强大,装备更加完善,资源更还丰富的对手扑上去的时候,这句话是有力量的。这不是口号,而是他们的心声,他们如此呐喊,他们也如此实践。

    当正常的手段战胜不了敌人,他们就利用自己能利用的一切,和对手干。

    怂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一个不要命的还好说,可当两个、三个、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甚至全部,都不要命的时候,那种扑面而来的惨烈气场,那种压抑的沉重,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的。

    没有防御,只管进攻。

    你要砍我胳膊,砍吧,老子送给你,老子戳你心脏。你要刺我心脏,刺吧,老子无所谓,拉你赔命。打不过,没事,我自爆元神,境界太高,别急,一个自爆元神不够,那么两个,三个呢?够不够,不够我们兄弟都不怕丢性命,你怕不怕?

    这就是天庭无数人的心声,想要打垮我们,吓破我们的胆,压碎我们的膝盖,折断我们的脊梁,碾碎我们的精气神,不可能。

    “老子来世,还要做天庭的兵,还要做元帅的兵,杂碎,来吧,和爷爷一起下地狱。”

    王铁魂是天蓬元帅手底下最平常不过的一个战士,长的普普通通,实力也普普通通,之前是人仙境界,现在勉强步入地仙境界。像他这样的战士,在天蓬元帅麾下,数不胜数,毕竟经过在阴间和阿修罗一族连番大战而不死,回到南部瞻洲之后又是和东天庭连番大战,只要不死,突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毕竟,对于一个和平时代的军人而言,战争是他们促使他们成长和进步最好的催化剂。

    王铁魂要死了,他只不过勉强步入地仙一重天,而他的对手,却是一个地仙九重天的强大战士。虽然他的搏杀经验更丰富,对灵气法力的运用更加娴熟节省,但架不住对方比他高了整整八个小境界,即使使用起来很浪费,很不合理,但谁叫人家法力储备多呢?

    所以,现在留给他的,只有自爆元神这一步了。

    在洪荒,修士相争,即使仇恨再大,也很少自爆元神,因为那等于你断了自己轮回的路。正常死亡,或者被人杀死,都可以魂入阴间,命过轮回,再生为人,但一旦自爆元神,七魂六魄消散无踪,那怕是圣人出手,也绝对没有来生。

    正因为如此,东天庭此时的大军虽然人数众多,却个个面如土色,不要说打的固守泰山的天庭将士们溃退,反而是自己往外一退再退。

    “你疯了吗?你可要想清楚,玉皇大帝至今下落不明,天庭成为历史只不过是弹指之间,你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即将不复存在的势力而搭上性命,断了自己轮回的路。”

    几次试图挣脱,可奈何王铁魂的法力阴柔凝实,攻击力不足,缠绕防御却是厉害无比,顷刻间根本挣脱不了。可那股越来越混乱,越来越强大,根本不应该在一个地仙境界身上出现的法力波动,在王铁魂身上清晰可见,林三一张脸就阴沉的快滴出水了。

    本以为挑了个软柿子为自己增添功勋,即使对方自爆元神,也可瞬间遁去,不为所伤,可谁知道这厮法力如难缠。

    “疯子,疯子,你们tm都是一群疯子,一群魔鬼。”

    生死之间自有大恐怖,见到自己苦苦相劝,对方却视若无睹,只顾死死缠住自己不让自己逃脱,自知必死的林三,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巨大的风险伴随着巨大的利益,何况是自爆元神这等自断轮回之路的疯狂举动,别说差了八个小境界,那怕是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结结实实挨一下,也生不如死。

    “兄弟们,俺王铁魂先走了,即使没来世,我们还做兄弟。”

    这是从头到尾,王铁魂唯一说的一句话,目光留恋的扫过一起不知待了多少年的兄弟们,熟的不能再熟的手足们,王铁魂眼含热泪。如果可以不死,他真的不想死,但现在,只有靠死自爆元神才能杀死敌人的时候,他义无反顾。

    别了,柳钱,你这个爱钱如命的家伙,还欠着我一百灵钱呢!恩,知道你小子家里穷,那么,我就不要了。别了,队长,虽然你总是黑着一张脸,总爱教训我们,可我知道,你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好好活下去。别了,老幺,我知道你喜欢我家丫头,虽然我一直不同意,可你知道吗?丫头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为此还和我闹翻了脸,我其实已经在为她准备嫁妆了,可惜啊,看不到了,如果你活着,照顾好她。

    别了,这个生我养我的洪荒啊!

    “轰!”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无比留恋的看了一眼想要努力记住的东西,王铁魂毅然决然的自爆元神。

    “老王,老子还欠你钱呢,你tm给老子等着,老子很快来陪你。我柳钱欠命不欠钱,说给你还,就给你还。”

    “兄弟,走好!”

    “王叔叔,啊,死死死,你去给我死吧,东天庭的逆臣贼子们。”

    ……

    一个又一个和王铁魂熟知还未死去的战士,内心流血,无语哽咽,却没有更多的时间感伤。因为身边的对手,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和时间。

    王铁魂死了,自爆元神死了。

    而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轰!轰!轰!”

    ……

    接二连三,无数熟悉的声音响起,无数熟悉的身影消失。天庭无论将军还是战士,无论是总揽全局的勾陈,还是普普通通的战士,内心都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响亮,也愈发坚定。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来吧,我辈有膝,却天生不会弯,要么死,要么断;来吧,我辈有心,却天生一根筋,要么死,要么赢;来吧,我辈有魂,却天生认天庭,要么散,要么凝……

    来吧,唯死战而已!

    唯一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