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02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一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三日后,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轰隆隆!”

    南部瞻洲,泰山,一声大响,宛如天地崩塌,只见整个泰山上空,阴云密布,雷霆连闪,恍若地狱。

    “哈哈哈,此时不破,更待何时!”

    泰山正南,西方太极天皇大手一挥,只见他身后的五极战神,指挥立在空中密密麻麻的东天庭天兵天将,运转起破阵仙法。整个大军上方五股清气冲霄而起,合为一股,结成一道无比巨大的宝剑,不断旋转,斩向了泰山。

    “咔嚓!”

    只见一道青光劈开长空,仿佛天地都被分成了两半,随后又是炸雷连响,惊天动地,震得整个泰山都动摇了起来,无数罡风宛若利刃,劈面刮来,好似刀割,连骨髓都似乎被冻结了起来。

    “泰山守护大阵破了,众将士,按照原计划,攻下泰山,一举消灭旧天庭,统一南部瞻洲。”

    面色肃穆,西方太极天皇宣判死刑一样,冷冷说道。

    “喏!”

    五极战神齐齐拱手,各自安排麾下军马,大军如潮水一般涌入泰山。

    “哼,螳臂挡车,不堪一击。”

    眼见一切进展顺利,西方太极天皇当下脚踩紫云,也是去往泰山。征战多日,旧天庭这块顽疾终于要被清除,以他心境,也颇为喜悦。

    修仙,修仙,一日不登顶,终归是虚的,他西方太极天皇为什么如此热心与要灭掉旧天庭,还不是其中蕴含的巨大利益。现在别看其余八大势力个个闹得欢腾,纷纷自立,但终归不是正统,没有得到天道的承认,而只要张百忍一日不死,他们就名不正言不顺,因为天地气运还在笼罩着张百忍的旧天庭。

    要不然,现在旧天庭绝对撑不到现在。

    可正是因为如此,因为这些目前算得上是唯一正统的天庭文武大臣,个个身上气运笼罩,杀了他们之后,就能够得到一定好处的反馈。别小看这些气运功德,等到东天庭成为正统,那么这些就会对于修炼的帮助,境界的提升,发挥莫大的好处,这才是他如此积极主动的最大动力。

    无利不起早,对他们这些超凡脱俗的仙人们来说,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一定的目的,为了相应的利益。吃力不讨好的事,他们不会干,也不屑干。

    “诸位,战吧!”

    这边,环顾众人,勾陈大帝拨出腰间宝剑,劈断了面前的桌子。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哈哈哈,勾陈陛下,说的好。吾辈修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安逸的日子,实在是过得太久了,久的都让人忘了,我天庭的人,也是有血性的,也是有尊严的,也是敢拼命的。今天,就让洪荒这些鼠辈们看看,我们,才是这天地的主人,若谁想当家做主,得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闻言大笑,壮阔雄伟之气尽显无疑,隐隐已经成为武官之首的天蓬元帅,双眼明亮,吐露心声,鼓舞士气。

    “是极是极!诸位兄弟,俺老孙的大棒已经饥渴难耐了,俺先走了,杀个痛快。”

    猴子最是性急,本就视战如命,浑身的血早就如同岩浆一样翻滚个不停,咕咚咕咚的往外翻腾,那里用得着激励。尤其是被众人一说,浑身那好战的细胞早就雀跃舞动,当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听得泰山上空他那桀骜不驯的声音遍布苍穹:“战!战!战!俺齐天大圣,今日要替这老天,讨个公道。”

    就见天空金光闪烁,一道万丈的巨大身影等天齐高,无数巨大的棍影无处不在,所过之处惨叫连连,却是猴子施展金身逞起了威风。

    “这厮,实在气人。”

    袁洪看的眼热,却不能像猴子这般无法无天,没有规矩,双眼炙热的望向了杨戬:“大哥……”后面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了。因为他很明白,今日出去之后,多年兄弟,恐怕再难团圆。

    “去吧,今日对你没有约束,你怎么痛快,就怎么来吧。”

    走到梅山兄弟跟前,看着这些虽然不是人族,和自己却情同手足的兄弟们,杨戬心头一热:“兄弟们,大哥自私一回,今日就和你们并肩再战一次,有来生,我们再做兄弟。”

    说实话,梅山兄弟其实没必要为了旧天庭死战,他也可以带着他们离开。但杨戬明白,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梅山兄弟,这种事都做不出来,因此哪怕知道今日一战,可能身死道灭,杨戬也没说出让众人离开的话,那是对他们的侮辱。

    对这些热血男儿而言,忠义就是他们的大道,就是他门的本心。

    今日一旦退了,一旦怯了,那他们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东西,所追寻的大道,也就彻底奔溃了。这,绝对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也做不来的事情。

    “大哥,何须儿女情长,天崩地裂,你我也是兄弟。”

    郑重一拜,装逼大将军袁洪也是消失不见,泰山之上继猴子之后,又响起了他那略显尖锐的大笑:“杀!杀!杀!陛下御赐,天庭装逼大将军袁洪的大好头颅在这,谁有本事,过来拿啊,哈哈哈……”

    一种无言的感觉,慢慢的在还未离去的众人心头荡起;一种久违的激情,渐渐的在众人心头燃烧;一种逆天而行的豪情,充斥着、填塞着、并且化成了巨大的笑声回荡在大殿之内。

    风过,空无一人。

    “吾乃陛下肱骨勾陈,谁敢一战?”

    “吾乃天庭天蓬元帅,谁敢一战?”

    “吾乃天庭天猷元帅,谁敢一战?”

    “吾乃天庭翊圣元帅,谁敢一战?”

    “吾乃天庭真武元帅,谁敢一战?”

    “吾乃三海大元帅哪咤,谁敢一战?”

    ……

    一声声,豪迈之声,响彻天地!

    一句句,邀战之言,激荡人心!

    谁敢一战?

    如此直白,如此决绝,如此的,大快人心。

    你,你,还是你,你们谁敢与我们一战?

    我们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想把心中的憋屈、难受、迷茫和种种的滔天怒火发泄出来,那怕血染苍穹,那怕尸骨无存,也在所不惜,只为一战。我们要的,只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我们要的,只是一场生死不计的战斗,我们要的,只是一场名扬史册的战斗。

    那么,你们呢?你们可曾做好了准备,可曾有有了死的觉悟?

    我天庭只有断头之士,没有屈膝鼠辈。

    那么,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