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九十二章 是谁 抢走了玉皇大帝?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看来,我赶来的不算晚,只是现在,却还不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就在张百忍被背后之人以蚊道人重创为饵,诱导张百忍出手,反而重创张百忍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一道身影悄悄出现在万米之上的罡风中。

    不管是张百忍,还是洪荒五虫,似乎都没有察觉到。

    来人看模样是要助张百忍一臂之力,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立刻出手。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九天息壤,眼神里面颇为复杂,良久之后,幽幽叹了一句。

    “果然是她,三番两次,却还是不甘心吗?”

    再说下方战场,眼看着张百忍被洪荒四虫催动大五行俱灭阵引动九天息壤,牢牢的控制,蚊道人口角流血,也不擦拭,飞回了自己的位置。至此,大五行俱灭阵人员配备再次到位,没了轻视之心的蚊道人,联手另外四个,法力全部输出,开始通过大五行俱灭阵为链接,催动九天息壤。

    “玉皇大帝,你本是天地正统,三界共主,我等不欲杀你,免得沾染了那因果。只是好言相劝,你却不听,就你这道行,有什么资格做那天庭之主。既然你不识好歹,些许因果之力沾了也就沾了,今日却饶你不得。”

    其实按照背后那人的指示,一开始就应该下死手致张百忍于死地,只是蚊道人有自己考虑,才没有痛下杀手。

    却那知道,现在生出如此这般多的事端,害得自己法力大损,伤势严重,短时间内很难恢复,蚊道人心里如何不恨。

    偏偏那位他得罪不起,明知道刚才对方是拿自己做饵,一来为了重创张百忍,更多的却是警告自己,蚊道人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只不过内心恼怒,实在难平,所以一股脑的把怨恨都对准了张百忍。

    动了真火,说话那还会像刚才那本客气。

    “蚊道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只能怪你道行不够,却在这里叽叽歪歪,徒惹人耻笑,被朕瞧不起罢了!来,让朕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要饶不了朕。”

    冷笑之间望向蚊道人,张百忍语气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刚才被朕打得跟狗一样,差点就身死道消,可惜,你狗命不该绝。不过也莫得意,你那头暂且寄存在那,有朝一日,朕会亲自摘下来的。”

    “桀桀桀,诸位兄弟,何必听他废话,合理干死他,些许因果算什么。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三界之主,老蝎子我还从未吃过,也不知道什么味道。”

    看到蚊道人斗嘴不是张百忍的对手,九尾地蝎看不下去,接过了话茬。

    他的本体,是一头不知道放大了多少倍的蝎子,只不过后面却有九条挥舞之间就散发着无比腥臭味道的巨尾。九为至尊,妖族里面,但凡能够修炼出九数的大妖,无一不是凶名在外的存在。

    别的不说,单看九尾地蝎九尾之间空气都被腐蚀得噼里啪啦的作响,就知道那毒到底有多烈。

    “蝎子这话说到了我心里,天帝的尸体的确是大补之物,不比咱们妖族圣物帝流浆差,这买卖做的。”

    只差一个头就凑齐九颗狰狞丑陋的硕大之物,九头虫在一旁也凑热闹。

    “正事要紧,莫要误了那位大事,吃不吃,人先死了再说。”

    一旁的多目金蜈蚣比起几个肆无忌惮的老妖,性子沉稳了许多,声音沉闷,只不过话里话外,却也势在必得。

    几人在一起不是一日两日,磨练大五行俱灭阵也是无比纯熟,说话间,已经是把大五行俱灭阵催动到了极致。不等张百忍再有任何多余动作,就见一道磅礴森然的妖族气息被引动,先前一直温温火火给人其实也不过如此的九条息壤,宛若被惊醒的古老生灵摇晃了几下,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波纹蔓延扩散。

    也不见何等惊天动地的气势,只是轻轻一动,整个空间似乎都被九天息壤所震慑完全凝固。尤其是被完全针对的张百忍,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蓬软的毛巾,被这股无可阻挡的伟力前后左右上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挤压,整个身体发出了刺耳的咯吱咯吱声,身体变得扁平、矮小,完全缩水变形。

    “这,就是圣人的力量吗?”

    似乎连思维都被凝固了一样,法力完全调动不了,隐藏极深的系统根本联系不上,任何以往为之自豪的手段都毫无用武之地,张百忍心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这股气势来得快,去的也快,却只是一个照面间,就让张百忍差点半死。

    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见一道毒雾喷到了张百忍身上,往日里一般法器都无法破损的坚韧肉体,却如同豆腐放在了宝剑上,层层绽开。毒雾宛若有灵性一般,很快就顺着张百忍的血液,经脉,遍布了整个身体。

    这还没完,好不容易赶过来的蚊道人,不多言语,尖嘴就刺在了张百忍的身体上。只听噗嗤噗嗤几声,张百忍的脑门、手腕、腿脚之上就被穿了好几个大洞,在一种无法阻挡的吸力下,全身精血开始流失,模糊间,似乎连元神都有些不稳。

    紧接着又是多目金蜈蚣和九头虫,又各自喷出本命毒物,一道阴暗怪异,一道霸道炙热,和之前的毒雾侵蚀破坏着张百忍的生机。

    几个呼吸间,张百忍的肉体就变得腐烂难闻,看着就像一头被在毒池里面浸泡了很多年月的尸体。实际上,只不过被几个毒虫老祖宗才叮了几口,可见这几头毒虫老祖宗的本命之毒,何其伤人害命。

    就在张百忍被连番致命,将要昏厥过去的时候,蚊道人真嘎嘎怪笑,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时候,一道声音却宛若惊雷炸响:“大胆妖孽,怎敢如此猖狂!”

    就见黑气弥漫,毒雾当空的困兽谷一道正气浩然的紫光闪过,轻轻一卷,张百忍已然消失不见。

    却是危机时刻,来人出手,卷走了张百忍,顷刻间就不见了踪迹,徒留气势汹汹的洪荒五虫,面面相觑,羞愧难当。

    忙活了半天,还动用了那位隐藏在九天息壤的一道力量,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让他们,如何交代?

    是谁,抢走了玉皇大帝,这是五个人心中共同的念头。

    找到他,追到他,杀了他,这是他们唯一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