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八十章 不公平的战斗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咦,你这猢狲,倒是有点本事。”

    不管南天门的粉丝们如何激动,战斗还是开始了。不过眼看自己虽然没使出全力,但也绝对不是金仙境界能够抵挡的法力,被猴子硬生生给扛了下来,除了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脚步动都没动,文殊神色一冷。

    紧接着,就是有些恼羞成怒的全力出手。

    “我倒要看看,你能抗几下。”

    坐骑特意选成狮子,自然有特殊的寓意,文殊虽然被称为大智,但性格特点却是勇敢无畏,粉碎一切。这次一出手,直接就是下死手。当年西方教度化的时候,自然不是什么道教的人都要,而是有选择性的,文殊就是此中代表。

    进入佛教之后,文殊在佛门奥以上展现出了让人为之惊叹的天赋和智慧。

    其中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就是文殊结合了佛门奥义和道门法术,自创的五字真言。而今天,面对猴子,他就使出了他从未向外界展现过的这门自创的得意之作。

    除了想要斩杀猴子之外,也不乏想要检验这些年的苦修成果。

    “阿!”

    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仿佛凝聚了无穷无尽的回音。一个又一个肉眼可见的金色阿字,根本不容猴子反抗,开始前赴后继的钻入了脑海消失不见。虽然比不上言出法随,但也是极为厉害的法术。

    文殊的五字真言分别是:阿啰跛者娜,这门成就了文殊智慧之法的法术,‘阿’代表无生义,有着消除一切法的玄义。能够让修行者不知不觉中,忘记自己曾经苦心修炼的法术,逐渐沉沦,沦为平庸,最后别说拥有智慧,白痴就是最好的下场。

    看到猴子眼神迷离,哪里还有刚才的桀骜不驯,文殊冷冷一笑,继续出手:“八不智慧剑,斩!”

    这是为了配合五字真言,为了断证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的佛门奥义,文殊独创的剑法。和寻常的修仙剑术不同,这门剑术专斩智慧,专攻人心,歹毒至极又厉害诡异。

    这就是道教修行与佛门的最大区别,一个直来直去,比的就是一个对大道的理解,对天地的领悟。而佛门呢,更倾向于人性、人心,度化不了你,智慧不能贡献我佛,那你的智慧也留之无用,不如消弭。

    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战斗。

    眼见自己这位曾经的师叔悍然出手,撕破脸皮,杨戬也不再妇人之仁。当机立断,扭头冲着梅山兄弟喊道:“袁洪留下帮孙悟空,其余的人,和哪吒一起把这两个人带往灵山,去见陛下。”

    这么安排,也是无奈。

    除了袁洪之外,其他人的实力都太低,不但帮不上忙,反而可能成为对方的攻击目标。对于这两位师叔,杨戬可是知道,他们有多腹黑手辣。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目前灵山什么状况,杨戬统筹全局,做出了决定。

    “呵呵,师侄,你这可让师叔很为难啊!”

    皮笑肉不笑,普贤扯了扯嘴角,脸色也冷了下来,先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猢狲,现在又是这位师侄与自己两人作对,可恶至极。

    “师侄,可不要说师叔不给你机会,再说一次,人留下,你们离开。”

    曾经的玉虚门下三代弟子,杨戬是公认的天赋最好,修行速度最快的,这一点即使是普贤,也不得不承认。多年未见,现如今的杨戬境界之高,修行速度简直逆天。普贤不敢想象,要是再过些年,杨戬能达到何等地步。

    最重要的是,隐隐约约的,他从杨戬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虽然说出去没人信,真君境界的人对大罗金仙的人能造成威胁,但普贤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是多年修行的宝贵经验。

    当然,这话普贤自然不会说出口:“看在你师父的面上,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让了。”

    “师叔,何必多言。没有赌上性命的决心,又怎能突破自己。放手一战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哪怕战死在师叔手里,师傅也不会说什么的。”

    有些鄙视普贤,怕我师父玉鼎真人就直说罢,扯这么多干什么。不过杨戬为人厚道,这话却是没说出口。

    只是听在普贤耳朵里,就不是这么个意思了,杨戬不但不领情,反倒有借助自己突破的意思。把自己当什么了,你大道上的磨刀石?

    “金吒,木吒,拦住你弟弟。我倒要领教领教,你师兄的法术。”不过让人吃惊的是,这位菩萨,除了吴钩剑已经赠给了自己的爱徒木吒之外,随身法宝里面最好的却都拿了出来,分别是太极符印、长虹锁和三品金莲。

    其中太极符印是元始天尊赠与普贤的,威力无穷,是一个有着太极符号的大印,理论上能够抵御一切法术的攻击,善防。而长虹锁是普贤自己机缘所得,可以捆住他人的去处,能够抑制进攻者的攻击,使用起来很方便,善攻。至于三品金莲,却是作用不详。

    法力上占优势,法宝上也是全面压制,随着两个人的战斗开始,虽然天资卓越,但杨戬还是被死死压制。

    这又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老东西,真不要脸,替你臊得慌。”狠狠的骂了一句,看着站到自己身前的金吒和木吒,哪咤面色有些难看:“大哥,二哥,你们真要和我动手?”

    “怎么,三海大元帅,看不上我们两?”

    祭出了自己的法宝遁龙桩,金吒毫不留情的讽刺道:“你还真是威风,父亲如今身在天牢,不知死活,你却在这里逍遥自在,当上了三海大元帅。呸,我金吒可高攀不上你这等天庭大官,战。”

    “二哥?”

    没想到金吒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哪咤一脸愕然,看向了木吒。却见木吒摇了摇头,也祭出了法宝。

    “哈,哈哈哈,我哪咤还真是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认。也罢,也罢!”脸色一片凄然,哪咤对梅山兄弟说道:“诸位,拜托你们去灵山,今日,我索性断了过去。”

    看到虽然没见过几次,却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的梅山兄弟,再看看眼前一副和自己深仇大恨的亲兄弟,哪咤心里凄苦至极。只是一味躲闪,并不攻击,话虽然决绝,但他内心却是一片茫然。

    又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只是,公平从来都是一个创造出来的词汇,在这洪荒,更不值钱。遥远的南天门,诸多粉丝,看的是心里戚戚然。有那感性的,已经忍不住洒下了泪。

    猴子有生命危险,杨戬被普贤借助法宝大发神威打的是节节倒退,鲜血肆意,而哪咤虽然法力比金吒木吒高,却被亲情束缚,束手束脚。

    “难道,这世上,容不下有情有义之人,却让薄情寡义之贼横行霸道吗?”眼神迷离,李白面对着无数人群,仿佛是再问他们,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