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七十八章 别样的香饽饽 狮子精和白象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既然底气足了,那么事情也就能掰开说了。就如同如来想的一样,张百忍费尽心思,付出巨大的代价请了一帮子道教牛人来,可不是来灵山一日游,看风景来了。

    “诸位道友,今日请大家来,是因为一件事,一件让朕,让天庭蒙羞的事。”

    前面都是开胃菜,现在才是上大菜的时候,看到众人都把目光望向自己,张百忍面容严峻。“申公豹,把今日的早报,给诸位道友各一份,包括六位佛祖。”

    “是,陛下。”

    听到张百忍叫到自己的名字,一直缩在天庭百万大军队伍里的申公豹,精神一振,手里面拿着一叠报纸站了出来。有的人擅长战斗,而有的人擅长阴谋,申公豹无疑是后者,张百忍一喊他,他就知道大戏正式开场了。

    刚才一阵戏剧性的演变,看得他是眼花缭乱,心惊肉跳。他相信,很多天庭自己这边的人,都是和自己一个想法。

    原本吧,大家来的时候,心里面底气就不足,因为佛门势大现在那是三界公认的。而事实呢,也和大家担心的一样,来之后不但没给人家下马威,反倒被人家啪啪啪的打脸,以至于陛下连话都说不出来。

    如此侮辱性的开始,让天庭太多人都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去,太丢人了,实在是太丢人了。这还没完,那些佛门的弟子们,本就以嘴毒舌刁出名,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

    好么,这家伙,左一句右一句的,连申公豹觉得自己脸皮够厚了,都听不下去。

    打脸不成反被欺,骂人不成反被骂,堂堂的天庭,愣是拿自己的下属佛教没办法。申公豹已经能够想象,这件事结束之后,佛门会如何趁机在三界大肆宣扬这件事了。

    可就在这是,陛下的反击却开始了。

    先是天蓬元帅出手,申公豹敢肯定,是自家陛下指使的,把那个上跳下窜看着就让人想掐死的阿难给打的神魂出窍,肉体不保。紧接着,燃灯想出手,结果又被以强势出名的勾陈大帝逼退。这还没完,后面又是一大波惊喜而来。

    先是南极仙翁带着曾经的十二金仙,现在剩下的几个人,最次也是大罗金仙的众人前来,紧接着又是号称地仙之祖的镇元子。原本以为这就完了,谁知道,连大名鼎鼎的原始九子,除了王母娘娘之外很少露面,其余的八子也来了。

    只是粗略一算,陛下请来的人就接近二十个大牛,最低境界也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大罗金仙啊,往日里极少见的人物,如今却因为陛下聚集了如此多,这是何等的魅力。

    亲眼看着佛门的那些弟子从高兴到沉默,一直到现在的脸色凝重跟便秘一样,申公豹感觉自己跟吃了蜂蜜一样,心里美滋滋的。跟着这样算无遗策,又作风强硬的陛下,申公豹感觉是人生最正确的决定。就在申公豹感觉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就听到陛下发话了,这让申公豹这个以计谋见长的家伙,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趁你病,要你命,就是要让你知道,谁才是这洪荒的主人。哼,让你们再嘚瑟!”

    态度恭敬的让任何人挑不出毛病,把手中的报纸发放给诸位大佬,退到张百忍身后的申公豹,内心恨恨的想到。

    “《狮驼岭惨案,人间可还有太平?》”

    不知道是谁,看到题目,轻轻地念了出来。慢慢的,一众大佬的脸色难看了起来,虽然说仙凡有别,但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正因为有着亿亿万万的凡人,才有他们的存在。

    可现在,却有人大肆杀戮凡人,其残忍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好一个‘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简直是贼胆包天,该死!”

    目光如刀,常年掌管兵戈的勾陈大帝,身上散溢出一股浓郁至极的杀气,盯着如来喝到:“如来,这里是你西牛贺洲的管辖范围吧?你不要告诉我,出现了这档子事,你不知道?”

    “阿弥陀佛!”

    念了一句佛号,如来一副悲天伶人的慈悲模样,似乎被报纸上所说的惨景给震惊到了。“勾陈大帝,此言差矣!此等罪孽,我佛门岂会坐视不管,只是说西牛贺洲归我佛门管辖,却不妥当。众所周知,这三界所有地界,都归天庭下属,我佛门也只是在灵山宣扬佛意,教化民众罢了。”

    这种事,如来怎么会承认,轻飘飘的推开。

    “倒是勾陈大帝,这三界的兵事,都归你辖制吧?现如今出现这等惨案,难道勾陈大帝一点不知,这?”

    “你……”

    被如来挤兑,勾陈大怒,但无奈如来此番话还真是无懈可击,瞬间有些接不上话。

    “够了,申公豹,把记忆石给诸位道友看看。”

    眼看勾陈词穷,打嘴仗根本不是如来的对手,张百忍怎会容忍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优势,被如来如此轻易的化解。

    等到记忆石里面的场景播放完,张百忍一脸悲痛的开口。

    “诸位,你们都知道记忆石是做不了假的,这桩惨案既然已经发生,多说无益。当务之急,是要揪出元凶,给我洪荒子民一个交代。”冷笑着看向如来,张百忍一脸冷漠的说道:“如来,现在已经有确凿证据,这个爱吃人心的妖怪狮子精,还有白象,一个是观音文殊的坐骑,一个是普贤的坐骑。”

    向前踏出一步,张百忍看向了佛门弟子:“朕现在想当着他们的面问问,为什么他们的坐骑,会成为狮驼岭惨案的元凶,文殊、普贤何在?”

    “文殊、普贤因为传播教义的缘故,今日并不在。”

    对于张百忍能够知道狮子精和白象是文殊普贤的坐骑,如来倒也不吃惊,这件事只要用心,很快就能查到。要是张百忍不知道,反倒让如来小看了。

    “妖之所被称为妖,乃是因为它们本性凶残,野性未泯。虽然我佛门教义精妙,但对于这等凶物,也不是一日可以度化。依我之见,何不把这两头妖精捉拿,当面问个清楚?”

    对于文殊和普贤的实力和办事能力,如来还是很放心,他已经安排两个人去灭了那两个妖精,那么这件事就是死无对证。到时候,他张百忍想拿这件事做文章,也叫他有口难言。

    “呵呵,看来这老东西,已经派文殊普贤去灭口了。现在,就看杨戬猴子他们了。”

    对于如来打的算盘,张百忍心里清楚,有证据自然一切好说,如果没证据,这件事自己就不好结尾了。“如此甚好,来之前,我已经派杨戬去捉拿此妖,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事情的关键,再次回到狮驼岭,谁先拿下狮子精和白象,谁就掌握主动权。也不知道狮子精和白象知道,自己这等小妖成了玉皇大帝,如来等一众大人物眼中的香饽饽,会不会哭出来。

    而成为天庭和佛门博弈焦点的狮驼岭,此时却是大战正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