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七十五章 欺我道教无人? 下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阿弥陀佛,天蓬将军,却是过了。”

    危急关头,佛门六祖里面,却是燃灯率先出手。念了一句佛号,头上那二十四颗定海珠化成的二十四座洞府,直接连成了一串。佛光闪烁之间,分开了阿难刚刚被洞穿肉体散落的血雨,护住了阿难的元神,直接从天蓬的九齿钉耙下拉了出来,才避开神行俱灭的惨祸。

    “该死的贼子。”

    残损的元神如风中残叶,破败不堪。饶是修行多年,佛法深厚,阿难也忍不住爆了句粗。

    生死之间自有大恐怖,他虽然痴迷佛法,修行不浅,可还未曾到参悟透生死,视自己生死如无物的境界。

    他却忘了,刚刚他那般羞辱张百忍和天庭,是何等的嚣张跋扈,视天庭一干人如空气。正是如此,才惹的天蓬大怒,在得到张百忍肯定之后含怒出手,威力之大,岂是他那本命佛珠能够抵挡的,要不是燃灯出手,二十四颗定海珠又都是先天法宝,如何能得救。

    偏偏阿难没有这等觉悟,心里暗骂之后,回过神来,就在燃灯的庇护下发难:“天蓬,你竟然如此不知好歹,说是切磋,却暗下毒手,是何居心?”

    “哼。”

    冷笑一声,对于这等手下败将,靠的他人庇护方才躲过一劫,却不知悔改,天蓬根本懒得搭理。面容一肃,看着忽然出手的燃灯,缓缓开口。

    “佛祖,是要保这伶牙俐齿,却徒有其表的弟子了?”

    即使面对现在身为佛门六祖之一的燃灯,天蓬却仍然是不卑不亢。想当初,即使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张百忍,为了保住手下,他也是悍然出手,不顾生死。看的张百忍是暗暗点头,觉得天蓬元帅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既然上一世没在自己手下效力,那么这一世无论如何也要拉拢过来。

    毕竟,这洪荒世界,高手很多,但有情有义不畏强权的高手,实在罕见。

    燃灯没有开口,觉得自己被轻视,全靠一张嘴过活的阿难却受不了了。想他身为如来的弟子,平日里在灵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被无数佛门弟子崇拜和敬仰,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对于这个当着无数佛门弟子,亲手撕碎了自己的一切,把自己从高高在上的神坛拉下的天蓬,阿难可谓恨到了极点。当下一思索,言语之间,就无形中给天蓬挖坑,我是打不过你,可有的是人能灭你。

    “天蓬,你还不速速退去,难道还想当着佛祖的面行凶不成?莫说你现在修为,就是修为再高上十倍、百倍,也抵不过佛祖的一根指头。速速离去,休要不知好歹,不知轻重,也就是我佛慈悲为怀,能容下你道门这等背后下手的小人。”

    听到阿难的话,如来暗暗点头,这番话既捧了燃灯,给燃灯给足了面子。同时,又形成了佛门慈悲和道门阴暗的鲜明对比,如果天蓬按耐不住,向燃灯出手,就更好不过了。

    要知道,即使是他,也无法左右燃灯的选择和行为。也只有两位佛门圣人,才能对燃灯的行为有所影响。想到这里,看阿难的眼神,不由得更为和蔼起来。

    他座下弟子无数,但他独独偏爱两人。一个是年龄较大,修为时间长的迦叶,虽然为人刻板,固执,但修为天赋没得说,对他更是忠心耿耿。刚才要是换做迦叶出手,此时估计天蓬早就死翘翘了。

    但即使这样,对于修行时间不长,天赋说实话也一般的阿难,如来却更为欣赏和疼爱。因为阿难博闻强记,领悟力十足,凡是他讲过的佛法,阿难只要听一遍,就能完全领悟,有时候甚至可以举一反三。在很多事上,只要他一个意思,阿难就能办的妥妥当当,和自己想的不差分毫。

    现在的佛门,正值扩张阶段,相对于迦叶的守旧和保守,更具有扩张精神的阿难,无疑更得他的信赖。尤其是在佛门,一个能传承自己佛法见解的弟子,比一个武力值爆棚的弟子更为难得。

    可这样一个自己苦苦寻找了多年才培养起来的弟子,却差点被天蓬一耙子给干掉,相对于看阿难那和蔼的眼神,看向天蓬的眼神,如来就不怎么和蔼了。这位慈悲为怀的佛祖,已经寻思着,怎么一巴掌拍死天蓬替心爱的弟子出气了。

    “辱我天庭不说,更是狗胆包天,言语上对我陛下不敬。我不管你是谁,你有什么背景,又是怎样的巧舌如簧,都罪该万死。佛祖,如果你佛门还归天庭管辖,知道自己的归属,还望把这个人交给我。”

    仍然无视,天蓬面对如渊如狱,气势十足的燃灯,浑然不惧。

    “哼,多嘴。”

    燃灯本来只是想化解一场恩怨,卖如来一个面子,也给天庭一个台阶下。不想天蓬如此不识抬举,当下就面色一冷,说了一句。

    他本是元始天尊座下,玉虚门人,后来破教而出入了佛门,虽然也是修成正果,成了燃灯古佛,但终究也是叛教忘典。偏偏天蓬话里话外,处处讲究一个天庭才是正统,佛门是天庭的下属单位,面子上就有些挂不住了。

    大概是不成圣人,无论多大法力,总会有自己的执念。即使是燃灯,法力滔天,这些年当初破教而出入了佛门的事,也是他心中的一道疤痕。为了避免天蓬再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燃灯道了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何苦如此执着,一念之争,不得善终,非我想见。”

    说话间,二十四颗定海珠佛光闪耀,化成一张巨掌,朝天蓬按下。显然是想要用绝对武力,完结这件事了。

    “哼,燃灯,你这个叛教忘典的秃驴,老是拿别人的法宝装神弄鬼,羞也不羞。”

    就在燃灯出手时,天地间一声冷笑响起,紧接着,一道紫色雷光一闪而过,已经是撞在了燃灯那定海珠化成的巨大手掌之上。相持不足一秒,双方却宛若银瓶乍裂水浆迸般,夺目的色彩闪烁之间,消失不见,却是拼了个平手。

    “勾陈。”

    面色有些难看,盯着眼前出现的浑身紫雷缠绕,给人至刚至阳,刚猛无比的身影,燃灯缓缓吐出了对方的来历。

    “哼,怎么,燃灯,欺我道教无人?”

    别人怕燃灯,身为洪荒统御万雷的勾陈大帝,却根本不惧对方。这些年,众所周知,这位性格强硬的勾陈大帝和玉皇大帝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平日里早朝都不去。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却出现了。

    “那就让我试试,你有几斤几两。”

    和天蓬指桑骂槐不一样,勾陈大帝一句叛教忘典,一句欺我道教无人,彻底点燃了燃灯的怒火。他偏偏,就要让洪荒众生看看,你道教,现在还真是阿猫阿狗没几个。

    一波浪未平,一波战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