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七十三章 佛门从上到下的霸道嚣张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不知陛下,所为何事而来?”

    语气平静,没有任何的嘲讽,不带一滴的感情,如来似乎对于张百忍带着天庭百万大军近乎打脸一样降临灵山毫不在乎。但实际上,这句话却本就是最大的讽刺。

    难道如来真的不知道,张百忍带着百万大军来到灵山,所为何事嘛!

    在场的人,那怕是智商再低的人都明白,张百忍此次前来不管什么目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么简单的事,如来自然心里面清楚的很,若是一般人,早就跳起来大声嚷嚷,要讨个说法。

    可如来呢,并没有,而是在强势反击,以势压人,完全在气势上压制住张百忍之后,才问张百忍为什么来。

    换句话说,之前主动权在张百忍手里面的话,现在主动权已经到了如来手里面。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强盗提着一把刀气势汹汹的闯入了主人家,主人不但不慌乱,反而拿着一杆枪在那里等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巨大的反差。

    就在张百忍张嘴想说什么的时候,如来却根本不给张百忍说话的机会。佛门的六位佛祖默契度十足,身上法力不约而同大涨,原本占据绝对优势的佛光气势嚣张至极,压制的张百忍和太上老君联手的绿光节节败退。

    虽然不是直接交手,但期间的凶险,却是一点也不差。稍有不慎,就可能法力大损,阴沟里面翻船,吃个暗亏。

    修仙者一呼一吸都沟通天地,如来摆明了,就是不准备让张百忍回答他的问题。你要想说,也行,那得付出代价。

    只不过这里面的说道,除了当事人,外人那里知道。眼见如来提问,张百忍仿佛理亏一样沉默,佛门弟子瞬间炸开了锅,嗡嗡嗡如同煮开的水一样,喧嚣了起来。

    “呵呵,这玉帝自知理亏,面对佛祖的问题,竟然连话都说不出口。也不知道是臊得慌,还是无话可说。”

    暴脾气的降龙罗汉面带冷笑,语气不屑的对着身边的罗汉说道。

    “自然,我佛不论那一位,都是证了般若波罗蜜正果的无量寿佛,法力不可思议,那一个不是拥有大神通。想那玉帝,虽然占有无数资源,却也只不过在前不久才突破太乙金仙罢了,却不知天高地厚,犯我灵山,却是好来不好去。”

    点头附和,伏虎罗汉也有些好笑的赞同道。

    也不知道那位玉帝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以为,凭借他那人心不齐的天庭众仙,以及训练一般的百万大军,就能把灵山怎么样嘛!

    不说六位佛祖,单单灵山这些年成长起来的高手,就能让张百忍和他身后的百万大军有来无回。这些年西牛贺洲的亿万居民,除了个别因为佛祖不想动之外,那一个不是佛门教徒。

    更不要说,有六位佛祖在,就如同六座巍峨的大山一样,别说张百忍,就是圣人前来,也不惧。

    不止降龙伏虎两位罗汉这么想,其他佛门重要人物,甚至一些普通弟子也都是这么想的。更有那思想激进,除了佛门不知天庭为何物的佛门鹰派,更是大声嚷嚷了起来。

    “滚出去,天庭的人滚出我佛门圣地,这里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对,说的对,西牛贺洲是我佛门的西牛贺洲,不属于你天庭管辖范围。我佛慈悲,以你为尊,你却如此不把我佛门眼里,公然打上门来,简直是岂有此理。今日不给个说法,不付出代价,休想离开西牛贺洲。”

    “何必啰嗦,我佛慈悲,未免手软。没有霹雳手段,岂能显示菩萨心肠,佛祖,你下令吧,我等弟子灭了这些宵小之徒。”

    ……

    “休得放肆,天尊威严,尔等岂敢肆意污蔑。”

    眼看着佛门弟子越说越不像话,不把玉皇大帝放在眼里,不把天庭百万大军放在眼里。尤其是如来等人,不闻不问,高高在上,天蓬元帅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蹿了起来。

    说实话,相比翊圣元帅这些张百忍军中的铁杆嫡系,他别说嫡系,外围都算不上。某些程度上,他甚至还站在张百忍的对立面,可最近一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慢慢改变了想法。

    说实话,他之前也是看不上张百忍的,因为张百忍的脾气太好了,任凭天庭众仙拉帮结派。尤其是佛门,这些年行事越来越霸道,有佛门带头,也让三界内越来越多的人不把天庭放在眼里,他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可不管他如何着急,玉帝却是不作为,无奈之下,他只能慢慢靠向天庭里的鹰派人物。而他投靠的那位,正是执掌三界兵事,杀气最重,被无数人畏惧的勾陈大帝。

    相比曾经温文尔雅的玉皇大帝,杀伐果断做派强硬的勾陈大帝,被众多一心想要树立天庭威严的军中人物所崇拜和认可。

    可最近,张百忍前所未有的强硬,却让天蓬元帅对自己的直系老板有了重新的认识。尤其是此次张百忍一言不合,就带人上了灵山,更是让天蓬元帅眼前一亮,内心振奋。

    虽然从策略,从长远,从实力等方面看,都有些操之过急,有些儿戏。但那又怎样,要的就是你的态度。既然从根本上,双方的目的是一致的,那曾经的别扭完全可以搁置一边。

    这样的情况下,天蓬元帅绝不允许,有人侮辱天庭,蔑视张百忍。那怕那个人,是如来也不行。

    狠狠地呵斥了一句,天蓬元帅把目光转向了如来,大声问道:“敢问佛祖,佛门弟子此言是否代表你的言论?西牛贺洲是你们佛门灵山的自留地,也就是说,佛门现在已经不接受天庭的管辖,不属于天庭的下属了吗?”

    如来没有搭话,双方不是一个等级,自然有人替他回答。

    “天蓬元帅,此言差矣!”

    眼神一闪,如来的嫡系弟子阿难站了出来,他的身份,却是在佛门那边,一点也不比天蓬元帅在天庭差,倒也在一个等级。

    “心中有怨,自然要说出来。众生平等,我佛门弟子自然有说话的权利,他想要表达什么,乃是他的自由,没有人会限制。至于对错,却不可一概而论。”

    看到天蓬元帅还想说什么,阿难摇了摇头。

    “天蓬元帅,还是那句话,你们天庭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还望给我佛门一个交代,不然今日,多说无益。”

    不软不硬的把天蓬元帅的话顶了回去,阿难的态度再明显不过,现在应该是你们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不然此事不好解决。你还是省省力气,别再想其他事了。

    从上到下,佛门是如此的的强硬,如此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