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六十一章 令人发指的狮驼岭惨案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贪污基层官员俸禄一案,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随着当日的天庭第一报在反腐第一线专栏刊登了延寿星君主动承认贪污事件,供认不讳交代了所有事情出来之后,整个天庭一片哗然。

    对于不清楚事情经过的普通仙民,和已经抹去了所有记忆的二品以下大臣们,造成的冲击波实在是难以想象。原本在他们看来,只是一直小打小闹的反腐调查事件,看着热闹,却没有戳中病根。

    可现在,事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

    “我曾见过那延寿星君一面,可也是老实和蔼,鼎鼎有名的正人君子一个,却想不到会做出这种糊涂事来。”

    “这就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些当官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我看那申公豹大人就不错,顶着压力,不是让案件有了实质性进展嘛!我看呀,有了延寿星君配合,这次贪污事件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还不知道,有多人面兽心的畜生,被我们看错了。”

    “这倒也是,不过我看啊还是天庭第一报那些记者啊狗仔们厉害,往日怎么就查不出来呢!这些个人还真是有本事,嘿嘿,这往后的日子,可就不那么无趣了。”

    “说的也是,我现在一日看不到那天庭第一报,就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没干一样,烦躁的很。”

    “谁说不是呢,走走走,去那八仙居,看看有没有什么最新消息。”

    ……

    而天庭第一报,果然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

    继延寿星君主动承认贪污一事之后,又一件震惊天庭的大事,被他们抖了出来。不过这次,他们的目标不再仅仅限于天庭,而是扩大到了三界。此次头版头条,一行醒目的标题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题目是《狮驼岭惨案,人间可还有太平?》

    就在此次报纸出来以前,天庭第一报报社,申公豹神情严肃,看着天庭第一报的骨干们:“诸位,此次事件,简直令人发指,闻所未闻。我需要你们每个人尽心尽力,一定要全力配合,把这桩惨案写出来,报道出去。”

    一身青衣,样貌英俊,被誉为如今天庭第一报第一笔的李白脸色也十分难看。一开始被委以重任的时候,他只是想着自己一身才华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可现在,他却是真心实意的爱上了这份工作。

    用手中的笔批判三界的一些丑闻,报道一些让人触目惊心的事实,已经成为了他人生的终极目标,他将为此奉献一生。

    “大人,你就放心吧!人证物证俱在,惨案恍若浮现在眼前,历历在目,我恨不能立刻写出来。”

    “很好,大家开始工作吧,一定要让陛下,要让三界看到这件惨案。”

    ……

    又是一日大早朝,例行的,张百忍和众仙翻起了手中的报纸。

    不过慢慢的,包括所有人在内,即使是王母娘娘和太上老君,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天蓬元帅,你,给大家读一读这头版头条。”扫了一圈,张百忍点了天蓬元帅的将。

    “是,陛下。”

    没想到张百忍会叫到自己,他对于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清清楚楚,他自己也参与到了贪污基层官员俸禄一案中。对张百忍手段佩服的同时,又很纳闷,为什么张百忍不对他出手,现在对张百忍,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现在既然张百忍让他读,他老老实实的照做就是了。

    “自从天庭建立以来,三界太平,一片祥和,当真是繁荣昌华之世界。可没有人知道,在下界西牛贺洲,在一处名为狮驼岭的地界,众生却过着人间地狱的生活。那里没有相夫教子的祥和生活,没有国泰民安的景象,有的,只是如同地狱般,永无出头之日的绝望和死寂。”

    顿了一下,天蓬元帅继续读到:“可怜,可叹,可悲。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造成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人间惨案。”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这简直是惨绝人寰,无法想象啊!”眼前仿佛浮现了诗句里面的残像,作为一个军人,天蓬元帅心里面升起一丝怒火,也想知道,到底是谁造成了这一切。

    “原来,在那狮驼岭,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有一妖怪,换做狮子精,以八百里狮驼岭为基地,建立了一个魔窟。他的大本营,设在了狮驼洞,他还有两兄弟:一个是白象精,一个是大鹏精。这三个魔头,神通广大,在此聚揽了无数小妖,号称要吃尽那阎浮世上人。”

    “狂妄,简直是贼胆包天。”

    不知道是谁,骂了一句,吃光阎浮世上人,你是想让天庭喝西北风,当光杆司令嘛!

    天蓬没有搭理,他只想尽快读完,然后去杀光这群狗胆包天之辈。

    “若说那狮驼岭有多大,走直路,东西越有八百里长,四周围更不知道有多少里路。下界生民若想路过这里,绕路也难。而这狮子精手底下,到底有多少小妖呢?让我们来看一组数据,南岭上有五千,北岭上有五千,东路口有一万,西路口有一万。巡哨的有四五千,把门的也有一万。烧火的无数,打柴的无数。具体合计下来,大概有四万七八千,还都是些有名字带牌的。”

    好像成了写这篇文章的人,天蓬的语气很不平静,带着些嘲讽念叨:“你们要问,什么是有名字带牌的,换句话就是说,这位狮子精让他的小妖们有了正规编制,这些人就有四万七八千。至于那些没名字不带牌的,也许是法力太低了,不够资格。”

    “而这,也是让我们不禁想问的事情,这只妖怪组成的军队律法森严,分工明确,烧火的只管烧火,巡山的只管巡山……到那都得出示证件,不许乱窜,他们,到底意欲何为?”

    “哼,一群土鸡瓦狗之辈,也敢号称军队,痴心妄想。”

    冷哼了一句,天蓬继续念道:“也许你们不屑一顾,认为他们不能被称为军队,但我认为他们是。单拿那巡山的妖怪举例,分四十名为一班,每十班共四百名,设有一长官。每日排列刀枪剑戟,演绎武艺,旌旗蔽日,妖喊马嘶。我不是军伍之人,也能看出来,这是军务之事。”

    长出了一口气,天蓬也不得不说,人家写的对,这不就是自己部队平常干的事嘛?只不过,这些妖怪没那么正规罢了。

    又接着读了下去,这下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为了一探究竟,我天庭第一报记着深入狮驼岭基地,用记忆石拍下了里面的场景。”

    读到这里,天蓬愣住了,考虑都自己不可能眼花才读到:“只见那狮驼洞洞口,人脑袋骷髅头堆积的像一座山,人尸体骨骸摆放的像一片树林,人头发黏在一起成了毡毛毯,人皮撑开了,晾在树上风干,人肉烂在地上,都变了色像泥浆,人精缠在树上,晒干了晃亮如银。恐怖至极,惨不忍睹,真是尸山血海,腥臭难闻。有那小妖,将活人按住宰杀,正在剐肉洗刷,还有那泼魔,把人肉拿去鲜煮鲜烹,还往里面加作料……”

    “够了,不用念了。”

    目光冷冽如刀,张百忍杀气肆意:“申公豹,去把那记忆石拿来,让朕和众仙,一起看看。”

    这是惨案,正真的惨案,所有人都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