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五十八章 今天 你看报了吗?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清晨,街道上还没有许多人,整个天庭就如同一个远古巨兽一样还在酣睡之中,可八仙居酒楼已经人满为患!

    八仙居是最近天庭新开起来的酒楼,不但菜式丰富,而且服务周到。最重要的是,这里是天庭第一报的购买地点。

    只见此刻八仙居里面的客人,人手一份天庭第一报,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还和周边的人讨论讨论。不过就在翻开第二版头条新闻时,人虽多,却瞬间鸦雀无声。直到过了很久,轰天的议论声忽然掀起,整个八仙居变得嘈杂不堪,争辩声不绝于耳。

    不知不觉中,生活在天庭里的人似乎觉得生活丰富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无聊了。大家彼此见面之后,也都会停下来,互相说几句,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打个招呼,就走了。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来源于天庭第一报的建立。

    一开始,大家对这个新鲜事物并不感冒,薄薄的一张纸就得几块下品灵石,谁钱多人傻,会买那玩意。

    可慢慢的,情况就变了。

    “老张,你今天看报了吗?”

    增长天王手下八将之一的陶元信,看到对面的张元伯走了过来,连忙问道,语气颇为着急。也难怪,以前不看还好,毕竟这东西没有,可现在一日不看,却总觉得别扭。

    因为大家相互谈论一些事的时候,你却参与不进去,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原本的陶元信对天庭会第一报,根本不屑一顾,现在却是每日必读。只是这天庭第一报数额有限,去的迟了根本抢不到。

    今天他府上的家丁就告诉他,报纸早就被抢的一干二净,高价索取也没人给。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大家都兴高采烈的讨论着,唾沫星子横飞。听家丁说完,陶元信更加好奇。可今日轮到他值班南天门,不敢耽搁差事,就先赶了过来。

    本来往日里值守南天门,他都安之如素,因为这是一种荣耀。可今天,他的心却跟猫爪一样,安定不下来,一直捉摸着家丁说的大事,到底是什么。

    因此一看到张元伯走了走来,比见了老婆还亲,急急忙忙的搓着手问道。

    “就知道你要这么问,听说今天的报纸都被抢疯了,现在十块中品灵石都抢不上。这不,还好我家那小子机灵,早早的就去排队,抢来了一份。我寻思着你可能没有,就过来了.”

    说完手里面出现了一份报纸,颇为得意的递给了陶元信,那叫一个得意。仿佛手里面有一份报纸,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而诡异的是,陶元信还一脸羡慕,砸吧着嘴说道:“你家那小崽子可真机灵,本事不错。哪像我们家的那个,整天宅在家里面,也不知道折腾着什么,简直气死我了。”

    、

    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陶元信忽然问道:“今天的报纸,是不是又出什么大事了?”

    难怪陶元信有这么一问,实在是自从这个天庭第一报成立以来,隔一天就爆出一个惊人的消息,让人缓冲之余又应接不暇。

    至今为止,天庭第一报已经搞出了好几件大新闻。

    而它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原模原样的把那天张百忍大闹早朝,突破太乙金仙的事给呈现了出来。据那些有幸亲眼见证的人说,事情竟然是一点差错都没有。比如玉帝说了什么话啊,比如贪狼星君临死之前怎么挣扎的表情啊,都一应俱全。

    这一下,就把无数人的眼球给吸引了过去,毕竟很多人对当日的事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可这种事,有资格参加见证的又都是闭口不谈,很多人想知道也无法了解。

    这下好了,天庭第一报胆子够大,竟然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的开始进行还原和报道,实在是太给力了。一时间,天庭第一报就这么打开了局面,而比较让人无语的是,大早朝事件竟然被分成了好几期,每次都是说到一半,看到关键处就戛然而止,实在是讨厌得很。

    偏偏天庭第一报还限制发行数量,有固定的销售地点,去买的话还必须排队。因此很多人,为了关注事情的进展,很早就去排队。一时间,天庭第一报在天庭,甚至是天界都迅速传开,风头一时无二。

    “你今天看报了吗?”

    这已经成为人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和最常见的一句话。好像已经成了一种时尚风气,似乎你没看报,就没资格和我说话。

    “的确是发生大事了,天庭第一报专门腾出了一面,开辟了一个专栏,说是什么反腐第一线。啧啧,里面的内容可不得了。”

    “啊?都有什么,你快说说?”

    陶元信一听急了,示意张元伯赶紧说,他自己也翻开看了起来。

    “还有什么,也不知道天庭第一报从那请来的狂人,就是那个号称第一狂笔的李白,号称诗仙的小子,又开骂了。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把申公豹骂了个狗血淋头,说申公豹和那些贪污枉法的家伙是蛇鼠一窝,官官相护,蒙蔽了陛下。”

    边说边摇头,张元伯脸上都有些后怕:“这小子,那文章简直如剑一般,直戳人心。语句华丽也就罢了,偏偏还有理有据,让你信服。我看啊,那位申公豹,这回是有难了。”

    “老张,我看啊,你是太心急,忽略了重头戏。”

    急急忙忙看完,听张元伯一说,感觉不对的陶元信又仔细读了一遍。直到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才意外深长的说道。

    “哦,陶兄弟,我知道你为人心细,想事情深刻,你赶紧给我说说?”

    看到陶元信一副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的表情,换张元伯这一下不安稳了。示意张元伯稍安勿躁,左右看看了一下,引张元伯到一个僻静地,陶元信才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张兄,你怎么不想想,这天庭第一报,是谁首先向陛下建议成立的?”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啊,是申公豹。咦,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不对,他自己办的报纸骂自己,这是有点奇怪啊!”话一出口,张元伯反应了过来。

    “哼哼,你且听这一句。”哼了一句,陶元信一副看透一切的睿智,眼睛贼亮的读到:“天庭789年,二月初七,原司禄星君属下柳时元在奇珍阁花费万颗中品灵石。想那柳时元,俸禄几何,竟然如此开销。作为查办贪污案主帅,申公豹却不闻不问……”

    念完之后,陶元信笑着说道:“现在证据有了,时间地点也有,这位柳时元你以为还能逍遥下去嘛?最重要的是,李白这个狂人的这篇文章,里面说到的,可不止柳时元一人啊!哈哈哈,高,实在是高。”

    “陶兄,你的意思是……”

    “哼,拭目以待吧,我看啊,一直温温火火的贪污一案,很快就要出大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