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二十九章 朕来问问,你们说说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陛、陛下?”

    看着就那么站在自己面前,离自己不足一指远的张百忍,司禄星君都快尿了。心里面满是怨念,那边不是还有一个存禄星君呢嘛,咋就这么倒霉,找上我了啊!

    张百忍刚才怒斥的时候,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言出法随的大神通,连大鹏一招不慎,都被坑得死去活来的。司禄星君虽然实力不错,境界也有,满打满算却也只不过是天仙。在南斗六司里面,是实力最垫底的一个。

    再加上张百忍主要是针对他,一时间,司禄星君满脑子都是两个字,说啊。

    “说啊,说啊,说啊……”

    无数个说啊如同小蜜蜂一样勤快,在脑子里面飞舞盘旋,境界上巨大的差异让司禄星君直接跪了。勉强叫出来一声陛下,就跌倒在地,汗流浃背,成了软脚虾。

    “看来你的确是把朕说话当放屁,轻飘飘的不当回事。别说你我乃是君臣,就算是陌生人,朕问一句,按照礼仪观念,你也应该回答一句不是。”

    面色平静,语气平缓中带着嘲讽,张百忍一字一句的问着。

    言语的震撼力不在声音的大小,却与身份、力度、本身所表达的意思息息相关。你是个乞丐,站在大街上哪怕撕破了喉咙打搅,也没人搭理你,人家只当你是个神经病。可如果你是个亿万富翁,你是个达官贵人,哪怕低声细语,也有无数人争着抢着想要听你说些什么。

    世界,无论那个空间,都是如此有趣不是。

    “朕这个人,最喜欢和人讲道理,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可朕和讲道理,你却不想和朕讲道理,这就有些不合情意了。你这么做,实在让朕很难堪啊!你看看,这是凌霄宝殿,乃是三界中枢。站着的呢,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这么让朕为难,是铁了心要和朕过不去吗?”

    微微低下头,直视着司禄星君,张百忍问的很认真。

    “陛下,臣……”

    “嘭!”

    一脚踩在司禄星君的胸口,完完全全封锁死了司禄星君的法力,此刻的司禄星君在张百忍脚下,不比一个普通人强多少。

    “咔擦!”

    一脚踩碎了司禄星君的胸部,眼看着半个身体的都塌陷进去了,张百忍摇了摇头:“抱歉啊,回答太慢,朕等不住了。你看看,你不屑和朕讲道理,朕为人最是公平、公正、公道,直接满足您的心愿。”

    “那么,你呢?朕的爱卿,你是要和朕讲道理,还是不讲道理?”

    不理睬昏死过去,如同一条癞皮狗一样惨不忍睹的司禄星君,张百忍把目光转向了存禄星君。“朕刚刚也听你说了,觉得你思路清晰,讲话呢很有条理性,表述的意思也明确。你这样的人,应该能谈得来吧?”

    “咕哝。”

    觉得嗓子有些干的存禄星君,看了一眼斗了一辈子的老对手,眼睛里面闪过一丝黯然,他并不觉得自己应该高兴。此时的他有些后悔,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不站出来,偏偏要等,现在陷入这等局面。

    只是他明白,后悔乃是世上最无用的事情。有那功夫,不如想想眼前应该怎么办。也许,以进为退是个不错的选择。

    恭恭敬敬的施了个礼,存禄星君满脸真诚的说道:“陛下,臣一时鬼迷心窍,臣错了,愿受陛下处置。”

    解释再多,也比不上一句认错来的有效。别看刚才存禄星君昏招迭出,其实人老成精,看问题看得很透彻。

    “哦?”

    张百忍笑了笑,脸上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笑着说道:“你倒是光棍的很,也是个明白人,比刚才这个蠢货懂事多了。如果朕一味纠缠,倒是显得朕小肚鸡肠,不讲道理。朕刚才说了,朕这个人最喜欢和人讲道理,你看看,现在我们不是谈得很高兴嘛。”

    摊了摊双手,张百忍习惯性的耸了耸肩:“那么现在朕问几个问题,你负责回答。如果你答对了,今天的事,朕一概不追究,你看可好?”

    “陛下请讲。”

    面对张百忍的强势,完完全全以势压人,存禄星君觉得自己如果不想变的和司禄星君一个下场,还是老老实实配合为好。不管张百忍是想拿自己立威,还是有其他用意,他都认了。

    “很好,很好。”

    当着众仙的面,张百忍却是拍了拍存禄星君的肩膀,很是亲热。

    “那么请听第一个问题,朕听闻下界那英明的帝王一言九鼎,权势无双,很是得臣子的信赖。朝野上下,君贤明臣和睦,是为盛世。朕呢,身为三年界至尊,这些年也算勤勤勉勉,也没下界那么多规矩,对你们还算可以。那么为什么,朕说话的时候,都没有人搭理呢?你觉得,是不是因为朕是个昏君,才会这样?”

    “不是。”

    存禄星君回答的很干脆,想都没想说了出来。

    “啪!”

    张百忍耳光扇的也很干脆,思考都没思考,存禄星君话音刚落就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力道如此之大,分寸却掌控的极好。存禄星君的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嘴角却没有任何血流下来。

    “很可惜,你回答错了。很简单的逻辑道理,如果朕不是昏君,那么问话的时候就应该有人回答。可是没有,那么就说明朕是个昏君,你瞧,思路很清晰是不是。”

    背着手,张百忍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贪污呢?是不是你觉得朕是个白痴,发现不了。或者是你有恃无恐,知道就算朕发现了,也拿你没办法,因为你觉得你有靠山,关系很硬,能在这三界,能在这天庭为所欲为?”

    “不是。”

    死的心都有了,存禄星君很想说是,但他不敢,说完之后就眯上了眼。他已经能想到,接下来的情景了。

    “啪!”

    果不其然,右脸又挨了一下,和左脸一般肿胀,很是对称。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就没事了。你觉得,这件事朕怎么处理,才算合情合理,能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答案。包括你,都拍手称赞,大呼英明,说说?朕听闻但凡敢贪污的人都是心思灵巧,手段圆滑之人,想来你一定有答案吧?”

    这下,存禄星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处理自己,他该怎么说。

    沉默,这是他能想到唯一的方式。

    “嘭!”

    直接想打地桩一样,把存禄星君锤进凌霄宝殿的地面,留了一个脑袋在上面,张百忍摇了摇头。“我们有个愉快的开始,因为你的选择,却变成了一个糟糕的结束。看来,你也不喜欢和我讲道理,那么我也不强求你了,你歇一会。”

    一脚踢在存禄星君那猪头一样的脸上,紧赶着司禄星君,又一个昏死了过去。

    “你们呢?今天我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有一脑袋的道理要讲,有一腔的烦恼憋在心里面。”看着面部表情个赛个精彩的众仙,张百忍的表情很无辜:“君有忧愁,臣子自当排忧解难。我来问问题,你们谁来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