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二十八章 两宫开撕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沉默,无尽的沉默,众仙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回应着张百忍,回应着他们的陛下。

    怒极反笑,张百忍咧着嘴,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从一开始的微笑,到最后的狂笑,眼泪都快笑下来了。众仙都被笑蒙了,心想这位脾气越来越喜怒无常的陛下,莫不是失心疯了。

    “好,敢做不敢当,这就是你们给朕的答案?你们是不是以为,用这种方式,朕就拿你们没办法了是吗?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的屁股都很干净,跟你们没关系是吧?你们是不是以为,个个身后都有大靠山,朕不敢动你们是不是?”

    三个是不是,张百忍的语气却是越来越缓和,最后表情竟然和善的跟个邻家老大爷一样。仿佛他说的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是在和众仙午后喝茶聊天。

    “没有人站出来,那是不是说明,我天庭的官职体系有漏洞,竟然连发放俸禄的官员都没有。这是朕的失职啊,这么大的问题,都没察觉到。”

    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龙椅,张百忍笑着说道:“这些年,也是苦了你们了,辛辛苦苦为三界操心,完全白干。品德之高尚,节操之深厚,亘古未闻。朕能拥有你们这样一批臣子,真是幸运,不仅仅是朕的幸运,也是天庭的幸运,更是三界亿万子民的幸运。既然如此,以后这俸禄,我看也不用发了。”

    “陛下,臣建议,应该效仿下界,成立户部,专门掌管着一块。”太白金星适时的站了出来,提出了建议:“这天底下,那有白干活的道理。就拿臣自己来说,还有一府的人靠臣养活,没有俸禄,臣活不下去啊!”

    “恩,说的也有道理,你具体说说,这户部都有些什么职能啊。”

    眼看着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似乎要重新成立一个掌管钱财的部门,刚才还沉默的众仙,看不下去了,也坐不住了。

    他们好像有些看明白了,这位重拿轻放,这是要收权的节奏啊!这还得了,要是被张百忍一脉的人掌握了钱财俸禄,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还怎么贪污,还怎么得到好处。

    “陛下,臣认为此举不妥。想我天庭,一直以来体系完善,职责分明,各司其职,才有我天庭现在的长治久安。冒然增加新的部门,与原来的官职冲突不说。单单牵扯到其中庞大的人力物力的转移,钱财的交涉,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成。”

    长头大耳短身躯,手里面拄着一根蟠龙拐杖的南极寿星,忽然从凌霄宝殿外面走了进来。冲着张百忍施了一礼,缓缓开口。

    作为元始天尊的大弟子,真正的老资格,他有平日里不上朝的特权。只是情况紧急,原本在修炼的他,接到玉符传信,了解到具体情况后,那还做得住,匆匆就赶来了。

    “陛下,仙翁说的对啊。此事其中应该另有隐情,臣这些年兢兢业业,从来未曾克扣过下界官员俸禄啊!”

    撑腰的来了,南斗六司里面的司禄星君不再沉默,站出来叫怨。“还望陛下明察秋毫,这里面绝对是有小人挑拨离间,想要我天相宫难堪。而且,下界的俸禄,很早以前已经不属于天相宫下辖范围了。”

    “仙翁和星君的话言之有理啊,陛下,此事万万不可。”

    一直沉默的天蓬元帅,军方的大人物,也发话了。这些年,为了壮大手底下的军队,这件事他也有牵扯。刚才一直不说话,就是想看看张百忍到底什么目的。现在张百忍的目的已经暴露,前面还有南极仙翁顶缸,他再沉默下去,会寒了自己人的心。

    表明了态度,朝身后看了一眼,天蓬又站了回去。

    “陛下,司禄星君的话,恕臣不敢苟同。”这尼玛,你们南斗六司也欺人太甚了,想要把脏水泼给我们北斗七元。你们有靠山,难道我们就没有嘛?和司禄星君一样,也是掌管这一块的天玑宫老大存禄星君不干了。

    来啊,撕b吧,互相伤害吧,老子怕你不成。

    “好你个司禄星君,你们天相宫这些年来作威作福,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这也要管,那也要管,怎么,现在出事了就想赖到我们天玑宫头上。我告诉你,自己屁股上的屎没擦干净自己想办法,想让我们替你擦,门都没有。”

    当初天庭为了平衡权力,避免一家独大。不仅仅成立天相宫管理钱财,还建立了天玑宫制衡。这些年,司禄星君和存禄星君两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那是数也数不清。每次见了面都跟仇人一样,存禄星君岂会放过现在这种落井下石的好机会。

    “陛下,此事一查账簿便知道真假。这些年他天相宫掌管下界俸禄,外人根本插不进去手。哼,这事就是他们干的。臣一直觉得司禄星君有问题,可就是苦于没有证据,像这种败类,陛下就应该推上斩仙台问斩。”

    “放你娘的臭狗屁,休要血口喷人。”

    听到存禄星君的话,司禄星君直接跳了出来,指着存禄星君的鼻子就破口大骂:“查就查,我现在就敢把账簿拿来,当着陛下和众官的面对质。倒是你,哼,负责三界官员府邸维修,衣物发放,法宝回收,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回扣。”

    指着远处就差磕着瓜子喝着水,对这些上仙有了全新认识,一脸新鲜的基层官员,一脸同情的说道:“我们这些可亲可敬的同僚,奋斗在第一线,可你听到了吗?他们住的地方破烂不堪,穿的衣服衣不遮体,使用的法宝接近报废。而这些,都是你们天玑宫干的好事,你有何脸面,站在凌霄宝殿?”

    “够了。”

    老脸一黑,南极仙翁觉得自己今天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这两个猪脑子一样的家伙,虽然早就听说不对付,可也不能一见面红眼成智障啊!你听听,你听听,哪有这样互相揭短的,再下去。你们的那点破事,还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咦,仙翁,什么够了啊?”

    张百忍满脸不解,尽是疑惑:“不够,还远远不够。让他们继续说,接着说,朕还没听够呢!这会朕倒是有些明白了,原来我天庭,设立了负责俸禄的官职,还不止一个。那么刚才朕问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呢?”

    站起了神情幽幽,语气瑟瑟的接了一句:“朕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在你们耳朵里,朕的话都是狗屁,听也行不听也行?”

    “说啊!”

    声若雷霆,张百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