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二十七章 基层官员联合上访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陛下,臣有事要奏,此事事关巨大,若不及时处理,恐怕直接影响我天庭在三界的统治地位。”

    语不惊人死不休,作为张百忍第一心腹,首席军师,天庭重臣,太白金星率先开炮。一开始关于此事在大早朝上小题大做还是平铺直叙,众人其实有不同意见。最后还是张百忍拍了板,那就是怎么夸张怎么来,怎么劲爆怎么说。

    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张百忍,回去之后才想明白的太白金星,对自己的老板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他还清楚地记得前几日小型会议上张百忍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此次大早朝,是我们夺权的第一炮,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可能一次性就全部通过,但并不妨碍达成几个重要的目标。这就需要你们操作的漂亮,那就是抛烟雾弹,用小计划掩盖大计划,用大计划扶持小计划,他们不可能全部同意,但也得做出让步。他们退一步,就意味着我们进一步,那就是我们的成功。”

    果然,太白金星一张口,众仙就议论纷纷。

    刚刚向张百忍提出建议的许旌阳真人作为一贯的开路先锋,率先发问:“太白大人,说话是需要证据的。自从我天庭建立以来,三界安康,众生和平相处,人人夸赞我天庭统治有方。你此话,是何意?”

    “呵呵,原来是监察部的许大人,你们司法一脉凡事讲究证据,我一向佩服。”因为许旌阳真人站的比较靠后,太白金星朝张百忍施了一礼,转过身去说道:“老道不敢信口开河,自然有证据。”

    “那我就等着看大人的证据,只是不知道大人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我监察部门监管三界都不知道,大人却如此笃定,小臣还真是好奇。”

    也难怪许旌阳如此反应激烈,如果真有这等重要的大事发生,岂不是他们部门的失职。太白金星张张嘴皮子倒是轻松,可追究下来,责任却得他们担着。这种事,一定要问个明白不可。

    “陛下,娘娘,还有众同僚,我要说的是在我天庭有那大奸大恶的贪污腐败之徒。这些蛀虫,借助官职便利,不为众生谋福利,却中饱私囊,败坏我天庭清廉,实在罪该万死。依我之见,全部应该送上斩仙台,还望陛下明察。”

    “哗。”

    这一下众仙可真炸了锅了,凌霄宝殿瞬间就热闹的跟菜市场一样。

    “太白金星这老东西疯了,提这事干嘛,这可是吃不讨好的差事。哎,老朋友啊,这里面水深着呢,谁都查不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呢?”这是和太白金星关系比较好的人,内心真实的想法。

    而一些和太白金星关系不好的,心里有鬼的却是直接破口大骂:“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天庭律法森严,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我看某人啊,是借机出风头,炫耀自己的存在。”

    “对对对,但凡为仙者,都是千挑万选,经历过红尘历练,道心坚定之辈。追求的是无上大道,上有三清,下有万民,怎么会做出如此自损道心的龌龊事。”

    “说的也是,不是说有证据吗?证据在哪,拿出来让大伙都瞅瞅,看看到底是那个王八蛋贪污腐败。该不会是某人监守自盗,事发了在这博人眼球吧!”

    ……

    说话的,大多是文职仙官。作为天庭税收最大消费者的武职仙官,却个个闭口不言,好像事情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够了,都给朕闭嘴。”

    嚯的一下站起来,倒是把旁边的王母吓了一大跳,心想这人也太没风度了,以前不是这样啊。张百忍才不管王母咋想呢,拍着桌子就破口大骂。

    “你们都把这当什么地方了,青楼还是你们家后花园,一个个吵吵嚷嚷成何体统。哼,下界有句话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贪没贪污你们自己心里面不清楚吗?老子把话撂在这,不管是谁,只要查出来确有其事,老子就送谁上斩仙台。所以啊,如果干了这事,最好把屁股擦干净,不然当时候老子可没这么好说话。”

    皮笑肉不笑,环伺了一圈众仙,张百忍把目光转向了太白金星:“太白,此事你可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给我滚出凌霄宝殿。信口雌黄,夸大事实之人,我天庭容不下。”

    “陛下,臣自是有确凿证据。大殿外面就有我请来的证人,还望陛下开恩,让他们进凌霄宝殿,当面叙述。”

    太白金星也不恼,心里面暗夸了一句陛下演技惊人,不慌不忙的说道。

    “宣。”

    黑着一张脸,屁又坐回了龙椅,任谁都看的出来,陛下的心情很不好。而上一次心情不好,李靖被当场破了相,至今还在天牢待着呢。这次,又该谁倒霉了。面对性情大变,根本无法捉摸的张百忍,众仙觉得有点跟不上节奏。

    “臣等乃下界各地土地、城隍、山神、河伯,见过陛下,娘娘,众位上仙。”

    哗啦啦,随着张天师宣旨觐见,足足有一百多号人走进了凌霄宝殿,看上去黑压压一片。进了凌霄宝殿,趴下就跪。

    “都起来吧,今日正朕给你们撑腰,有任何冤情,只管说来。”

    “尼玛,我不是说了让稍微控制点人数嘛。这倒好,直接找来了一百多票人,比天朝当年上访也不差啊!不过办事效率不错,值得夸奖。”

    嘴上说着,心里面嘀咕着,请这些人来也是张百忍的主意。天庭内部早就被各个势力控制得严严实实的,要想造成巨大的效果,根本不可能。张百忍索性反其道而行,让太白金星他们从下界入手。毕竟在下界,这些天庭的基层人员,对自己还是很敬畏的,也好控制。

    “陛下,这些只是其中的代表,外面还有将近一千人候着。臣怕人太多,扰了凌霄宝殿的清净。诸位,既然陛下让你们说,那你们就放心大胆的说说吧。今日有众仙见证,陛下撑腰,谁也不用怕。”

    太白金星冲着张百忍解释了一下,向着众人说道。他看的出来,众人多少有些紧张。毕竟之前,他们从未来到过的天庭的中枢凌霄宝殿,级别太低了。而且这次是捅马蜂窝,戳一些高官的脊梁骨来了,风险很大。

    “陛下,小丞先说吧,臣乃黄河河神巨灵。官职虽小,却也录入仙籍,享受天庭气运。这些年臣承受天恩,唯恐失职,勤勤恳恳,从未懈怠。原本臣并不敢直达天庭,陈述冤屈,奈何一些人欺人太甚,臣诉求无果,只能面见陛下。”

    这位自称巨灵的黄河神,乃是一位中年模样,老实巴交的汉子。穿着朴素,一看就是条件艰苦之辈。说着说着,竟然是两行热泪流下,扑倒在地。

    “陛下,臣已经将近五百年没见过俸禄了。臣的俸禄并不高。每年只不过中等灵石万颗左右,丹药数十枚,并不多。臣本指望着这些俸禄,来提升自己实力,可将近五百年却一粒未见,导致臣的实力境界多年未曾长进。”

    七尺汉子,都快哭成泪人了,真是见者心酸,闻着伤感。

    巨灵以头叩地,很快就见了血:“陛下,臣对于提升自己境界并不看重,但这些年黄河多灾,妖魔横行,肆虐一方。作为一方河神,却无力阻止,每每思来,实在是愧对天恩。臣死不足惜,可因为臣实力不济,导致下界百姓对天庭失去信心,实在是罪该万死。还望陛下,做主啊!”

    “这尼玛,看着可不像做戏啊!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位巨灵说的全是真的。”

    眉头皱了一下,所有人都没看清张百忍是怎么动的,包括实力最高的太上老君,王母娘娘等人,张百忍就出现在了黄河神巨灵面前。期间一丝法力波动都没有,让很多人都是暗暗一惊。

    “起来吧,朕给你做主。”

    张百忍也没想到,事情严重到了这个地步,黄河神可是五岳四渎之一,四渎龙神里面的黄河河神。别看一口一个小臣的,其实在下界也算得上一方大员,实力也不差,看着都真人境界

    了。可就是这样的大员,都如此明目张胆的被人克扣工资,其他一些基层官员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接下来每个人的遭遇是一个比一个惨。

    “陛下,臣乃大唐境内城隍代表,我们所有人都接近千年没见过俸禄了。现如今,城隍庙破败不堪,已经很少有人去上奉香火了。”

    “陛下,臣乃是平顶山的土地,方圆万里的土地也将近千年未受天恩。现在大部分同伴,都不得不靠干一些副业维持生计。有一部分同僚,惨不忍睹,却是被那些实力强大的妖怪奴役,被人当牛做马,无出头之日。”

    ……

    一桩桩,一件件,这些个土地、城隍、山神、河伯别说没人发俸禄,现在连基本的生机都维持不下去了。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想到灵霄宝殿外面还有一千号人等着。这些好歹还能来到天庭,下界呢,下界那些来不了的,他们是死是活,可还曾记得天庭。

    “好!好!好!都是朕的好臣子啊!哈哈哈哈……”

    怒到极致,即为癫狂。

    张百忍从来没觉得有一刻,自己如现在这般愤怒。那怕上一世天庭被四分五裂,都没这样生气过,那是自己技不如人。可现在他却知道,有这么一群明目张胆,挖天庭根基的人存在,就是没如来,天庭也得走向没落。

    语气冰冷的都能掉下渣,这一刻的张百忍,收敛了全部的情感,成为了上一世那个人人畏惧的冷血玉帝。

    “那么谁来告诉我,这些年,是谁负责发放俸禄啊?”

    齐刷刷的打了个哆嗦,那怕众仙早都脱离了凡体俗胎,不畏惧寒冷,可这一刻,他们感觉自己的心是冷的。似乎连血液,都冻僵了,不能顺利的流通。看着张百忍那逐渐血红的双眼,太白金星都忍不住退了几步,这时候的老板,有些陌生,陌生的让人害怕。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

    将近一千多人的下界天庭基层干部联合上访,基本上都是五百一千年没见过俸禄,这事太大了。最重要的是,现在人证就站在这里,想抵赖都无法抵赖,某些人,要遭殃了。

    这一刻,终于有人觉得,平静了无数年的天庭,将因为此次大早朝,发生变化了。大早朝,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