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十四章 太污了 毁三观的贵圈啊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你这道人,倒是胆子挺大。”

    也许是修仙之人性情淡薄,亦或者是本身脾气也胆大,铁扇公主自从放弃抵抗之后就没再挣扎过,认命了一样。老老实实的靠在张百忍怀里,俏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戏虐。

    “你放心,我的故事包你满意。可我就怕你这道人也就是有色心没色胆,跟那牛魔王一路货色。你要真是听完之后还敢对我如此毛手毛脚,我铁扇就是从了你,又有何不可?”

    “这尼玛,这是传说中的投怀送抱吗?难道三世的积累,已经让爷的男性魅力如此爆棚,稍微王霸之躯一震,就有美娇娘拜倒在金刚身之下。”

    说实话,张百忍这下是真正来的兴趣了:“你放心大胆的说吧,这洪荒,还没有我不敢听的故事,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哼,暂且容你这贼道人嚣张一会,等会等我脱身,非要用芭蕉扇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厉害。”

    美丽的大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寒光,铁扇公主自有一番你算计。她被人称为铁扇公主,一身厉害全在那件大名鼎鼎的法宝芭蕉扇上。她相信,只要脱得了身,任凭这道人法力无双,也不是她宝扇的对手。

    区别只不过在于,看这贼道人能受得住几扇子罢了。

    原来被铁扇公主道破伪装之后,张百忍也光棍,直接又变回了自己。他本来就长的不差,模样俊朗,刀削斧砍线条硬朗,阳刚气十足,气质又不赖。属于那种少到学步小丫头老至邻居老大妈通杀的成熟男性,铁扇公主不再挣扎说不上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女人啊女人,从来都是一个看脸的生物,难以捉摸的物种。

    “贼道,你且听好了。我本是那太上老君的伴侣,我那小儿圣婴也是他的孩子。只可惜那无情无义之辈,死守天庭的规矩,说不能坏了天挺制度,把我送给了牛魔王。说的好听,说我俗缘未断,该在这下界过那常人生活。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己执念,追寻大道罢了。”

    白晃晃的玉牙咬得咯嘣咯嘣直作响,听着都膈应的慌,神情冰冷的说道:“所以我最恨你们这些贼道人,一个个无情无义,当真是天地间最心狠手辣的一群人。亲生儿子说不要就不要,结发妻子说送人就送人,连畜生都不如。”

    用一个字形容张百忍此刻的心情,那就是一个大写的‘污’。

    “为何,这等劲爆的能上头条的新闻,我竟然听都没听过。”

    张百忍感觉自己过去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他不觉得铁扇公主是在说假话。因为对方的心跳,因为对方的神情,都太tm情真意切了。如果说有人能在他面前演戏演到这份上,他心服口服。

    “难怪,难怪,我就说铁扇公主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人物,手里面竟然能拥有芭蕉扇这等巨宝。如果说是太上老君送给她护身的,这解释完全就合理了啊!”

    联想起自己知道的一些信息,张百忍开始推理其这件怎么看怎么荒唐的事:“据说这芭蕉扇本是昆仑山后,自混沌开辟以来,天地产生的一个灵宝,乃太阴之叶。这把扇子算得上‘纯阴宝扇’,而那太上老君那不就还有一把‘纯阳宝扇’嘛,是用来炼丹的,是太阳之叶。和他的另一件宝贝,紫金红葫芦都是得自昆仑山脚下的一缕仙藤。”

    长出了一口气,张百忍的脸色有些古怪。这些东西都是太上老君的,铁扇公主自然没有本事从太上老君手里面抢来这芭蕉扇,那能肯定的就是铁扇公主的这把扇子是太上老君送的!

    太上老君为什么要把如灵宝送给铁扇公主,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铁扇公主是太上老君的小情人。本来这事不可能,可太上老君其实是道德天尊斩出来的一具分身,动了凡念也是可能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和眼前的铁扇公主有了露水之缘。

    当然,铁扇公主口中的结发之妻就有点夸大了。那可是相当于道侣了,绝对是正妻一样的人物,而且是唯一性的,怎么可能被一脚踹开。修行者对于道侣的选择,可不是一般的严肃和认真。也就是不知道怎么遇上了,老君看人家长得漂亮,就管不住老二了,犯了错误。

    结果爽是爽了,提起裤子的时候却后悔了,于是有了现在的处置。送给了铁扇公主一把宝扇防身,还找了牛魔王这样一个下界混得比较好的人物罩着,处理的也算有情有义了。没有和那些白眼狼一样,爽的时候屁话一堆,提起裤子就翻脸不认人。

    “那就只有一点了,红孩儿,也就是铁扇公主的儿子圣婴到底是不是太上老君的私生子?”

    摸了摸下巴,张百忍继续推理:“还真有可能是,根据遗传理念,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看,红孩儿和老牛半毛钱关系没有。第一,当年听说观音收复小屁孩的时候,红孩儿被天罡刀穿了也没现原形,就证明身上没有老牛的血脉。”

    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张百忍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第二也是最重要的,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可不会玩火,三昧真火可是道教的不传之秘。红孩儿自己再聪明,也不可能自己学会这等法术,那只能是太上老君教得了。啧啧,观音这娘们也是胆大,太上老君的孩子说收就收了,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哼,贼道人,怎么,被吓傻了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铁扇公主从张百忍的怀里面已经钻了出去,手里面拿着一把扇子。和普通扇子一般大小,不过整个扇子却被紫气环绕,拿出来之后,整个芭蕉洞好像都被一股至阴之气笼罩。这种气息并不阴冷,只是纯粹的一种冰冷。

    冷笑着看着张百忍,铁扇公主的满面寒霜:“你这该死的贼道士,想怎们办,哈哈哈,现在是不是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呵呵。”

    动都没动,张百忍笑了:“还真是有趣,我说老牛放着你这么个美娇娘不敢动,在外面厮混呢!你本只不过是太上老君和老牛之间交易的一个附属品罢了,老牛从太上老君那得到好处,估计也就是丹药啥的。而太上老君呢,对你也算是有始有终,找了个人罩着你,自此和你再没有关系。”

    摇了摇头,张百忍有些感叹:“想那老牛也算是一方人物,法力不错,江湖上名气又大。可偏偏自己的正妻,能看不能动。作为一个男人,自然受不了,所以他就在外面明目张胆的找二-奶。你呢,估计也是认命了,知道反对也无效,干脆不反对。只是和那狐狸精有了约定,每年让她给你送吃送喝,衣食不愁。”

    “哈哈哈哈,污啊,真是太污了!没想到,贵圈真乱,在这洪荒也适用啊!老子的世界观,彻底被毁了。”眼泪都笑出来了,张百忍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找死!”

    虽然不知道这贼道士最后在说些什么,但前面的话却直接揭开了她最深的伤疤,铁扇公主双目发红,手中芭蕉扇劈头盖脸的冲张百忍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