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第十一章 镇元大仙 是敌是友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心里面有了主意,张百忍就想着这件事应该怎么来。虽然他有一定的把握,但贸然前去,却也不妥。

    很多事情就怕想当然,你想当然的以为会成功,但现实却会告诉你想当然只会失败。

    上一世他就是吃了这亏,本来以为镇元大仙是天庭天然的盟友,但谁知道事实根本不是如此。

    天庭不但跟镇元大仙关系不好,而且还有恩怨,导致镇元大仙早就倾向了佛教。这也是日后天庭四分五裂,张百忍本以为镇元大仙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结果镇元大仙当了闭嘴先生,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的事。

    此事还得从天庭每隔一段时间举行的蟠桃胜会说起,因为梁子就是从这结下来的。

    张百忍以前也不知道,但后来就发现事情不对,因为蟠桃胜会,但凡是三界内外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接受到邀请。

    那镇元大仙是何等人物,号称地仙之祖,道号镇元子,混名与天同君,意思只有天才有资格当人家老子。地位显赫,人家弟子介绍起来的时候都是倍自豪,满脸骄傲的说:“三清是家师的朋友,四帝是家师的故人,九耀是家师的晚辈,元辰是家师的下宾。”

    在玄门的地位,差不多与三清平等,最次也是“三清候补”的级别。人家教徒弟的本事也不差,门下走出去的散仙不计其数,身边还留着四十八个徒弟,都是得道的全真。得道的全真,按照实力境界划分的话,起码都是真人级别。所以号称地仙之祖,人家那不是白叫的。

    因此不管是个人实力还是身后势力,都没的说,妥妥的大牛。

    可就是这样的人物,竟然每次都不在蟠桃胜会的邀请名单里面,为什么?

    我们再看看蟠桃胜会的嘉宾都有哪些:按照蟠桃胜会的规矩,每次请的是西天佛老、菩萨、圣僧、罗汉,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十洲三岛仙仙翁,北方北极玄灵,中央黄极黄角大仙,这个是五方五老。还有五斗星君,上八洞三清、四帝、太乙天仙等众,中八洞玉皇,九垒,海岳神仙,下八洞幽冥教主、注世地仙。各宫各殿大小尊神,一应赴会。

    从这份名单就可以看出,但凡有点名气的,一个不拉。

    可就是没有镇元大仙的位置,岂不怪哉!

    原因说来也简单,原来是很久以前一次蟠桃胜会的时候,镇元大仙带着自己的人参果去参加。结果在会上,被那个不知道缺心眼的奚落了一顿,说他的人生果比不上天庭的蟠桃,是专门跑去蹭吃蹭喝的。镇元大仙对自己的人参果一向自傲得很,当下就心里不悦,拂袖而去。

    你请我,我还不屑去呢!

    这是最为靠谱,也比较可信的解释。不一定为真,但却代表了一定的原因,说明镇元大仙的确是与天庭有矛盾的。要不然,为什么镇元大仙每次不参加天庭举办的蟠桃胜会,可每当佛门举办兰盆胜会的时候,屁颠屁颠的就去了,一次都没拉下。

    虽然没有证据,但张百忍敢打赌,这件事后面少不了那些秃驴的谋划。

    让天庭四分五裂,这是多大的一盘棋。一着不慎,就会导致满盘皆输。为了减少阻力,少一些阻拦,镇元大仙这个玄门之中的大牛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不让镇元大仙节外生枝,佛门早早地就和镇元大仙搭上了线,才有后来这位的沉默。要知道圣人不出,一位混沌金仙级别的绝世人物,话语权是多么的重要。

    “可悲可叹,从种种细节,都会发现佛门早就下着一盘大棋。可我道教,还兀自人心不齐,内部勾心斗角。”

    想起种种,张百忍就不免一阵唏嘘。

    自己不但要阻止佛门的阴谋,还要和道家内部那些猪一样的队友玩心眼,实在是太累。可偏偏这些,自己却不能向任何人说,说了也不会有人信。

    更重要的是,离发现那个主世界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一想到将来另外一个文明程度丝毫不落后于洪荒世界的种族文明,趁着洪荒内部内斗不止,打到了家门口,在洪荒扬武耀威,杀戮无数洪荒生灵,张百忍的心就在滴血。

    时不我待啊!

    “佛门那些家伙,别的暂且不提,但会来事会做人,你却不得不佩服。在把握人心上,在考虑事情上,一个利益至上,就能拉拢无数人啊!”

    站起来走了两圈,张百忍忽然失口大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就算现在镇元大仙和佛门已经有了勾结,但并不意味着这位大牛就不会改变立场。毕竟,只有永恒的利益,而没有永远的朋友。现在一切只不过是说明了,那位的确对佛门有好感,对天庭有怨念,但并不意味着就无法改变啊!

    自己与其在这里苦思无果,何不亲自去证明一下,毕竟上一世自己与那位也没有面对面交流过。现在很多东西,都是根据未来发生的事情做出的推测。

    既然如此,试一试,又没什么坏处。

    “不过见这位大牛之前,还得有几件事去办。让系统重新开机,十二品灭世金莲,还是远了点。而那位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却是近在眼前。那女人法力稀薄,却拿着那等宝贝,简直是找死啊!”

    眼睛眯了眯,张百忍已经把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我再想想,还有什么好东西,现在就能得到。对了,那大鹏金翅鸟的阴阳二气瓶也是好东西,只是这大鹏实力有点棘手。罢了罢了,先把芭蕉扇弄到手,看能不能让系统苏醒过来,再做谋划。”

    整个天庭本身乃是一件巨大的法宝,没有仙箓作为证明刷卡,一般人根本出不去。张百忍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但也不愿意偷偷摸摸的。

    想了一下,张百忍写下了一道谕旨,施施然出了门。

    今天南天门值班的乃是增长天王,看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面貌走了过来,当下挡住:“你是何人,因何要出南天门?”

    “回天王,我乃陛下跟前的侍卫,陛下有事要唤灌江口的二郎真君,命我前去传旨。”说着,递给了增长天王一道圣旨。

    “呵呵,原来是李将军,失礼了。既然是陛下差将军办事,将军且去吧!”

    一听是玉皇大帝跟前的人,增长天王那张本来严肃的脸硬生生扯出一丝笑容。只不过是个侍卫,却直接被他开口闭口喊成了将军,装模作样看了一下圣旨,直接放行。

    “呵呵,这厮也是个秒人,以后倒是可以当做心腹培养。”

    假扮成自己侍卫的张百忍点了点头,直接出了南天门,转眼间就不见了踪迹。对于这些实力不高的天兵天将,玉皇大帝的名头还是很好使得。

    “天王,不是传言陛下和那位二郎真君的关系并不好吗?这怎么,陛下还专门差人去请那位了?”增长天王身边的八将之一庞江军开口问道。

    “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问,用心值班吧!”

    眼神闪烁了一下,增长天王没有搭理满脸问号的手下。他为人谨慎惯了,只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其它跟他都没关系。也正是他这种性格,未来天庭四分五裂时并没有背叛天庭,意味着不会被张百忍接下来清洗掉,反而会重用。造化弄人,谁又能想得到呢?

    ******,站队永远是一门大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