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四十一章 岁月最荒诞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院落比少年之前的房子好上不知几何,但少年阴沉着脸,咬牙走进了房间,赶出来了里面被人早就安排的那几名貌美侍女。

    他手里拿着一本心法,是刚才带路的人给他的,这个心法,比他之前所有见过的心法都要精明厉害千万倍。

    千离看着少年人在这座奢华无比的白虎城里,从曾经的万人敬仰到了如今的任人欺辱。

    而少年人之前在的世界,千离看着他的家族以极快的速度破败,曾经在少年身后卑躬屈膝的家伙一个个在耀武扬威,好不风光。

    少年苦修,日复一日,天赋异禀,可惜修炼的太晚了,难有成就。

    千离暗中替少年惋惜,他也是一个修炼之人,自然知道少年修炼比别人晚了太多,已经错过了修炼的年龄,就是再努力,也没有多大的成就。

    像是少年人这种少爷小姐,在这样的大族之中的结果只有联姻,或者更可悲的被送给大人物当禁脔玩宠。

    少年自然不例外,虽然修为比不上这些人,但少年的脸庞绝对是继承了亲生父母的一切优点并进化而来的。

    很快,少年的姿色就入了一个老妖婆的眼,那个老妖婆有多强呢?少年来到这里见到最厉害的人无疑是自称他生母的那个夫人,但那个人却可以轻松的杀了她。

    暗中打听,这个人的癖好很多而且让人厌恶,当然,对这个家族绝对是好事,少年被盛装打扮送去了老妖婆的手里。

    根本没有反驳逃离的机会。

    千离跟着少年人身边,看着少年在那个老妖婆的手上死里逃生,终于逃了出来,天下之大,无他容身之所。

    修为不堪入目,样貌却极其引人,最关键的是,老妖婆盛怒,对天下人说他是极好的炉鼎之体。

    那几年他躲躲逃逃,庆幸少年人还未被幸运女神彻底抛弃,一个天大的机缘被他得到了。

    他的体质发生了巨变,成了集大道厚爱的宠儿,与此同时,他得到了一把新的武器,是一把极其沉重的重剑,看上去比千离的荒还要大上一圈。

    少年还是多年前一如初见的稚嫩面孔,握着那把重剑,披荆斩棘,在这天下人的围堵种杀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血路,终,站到了当初与他为敌的那些家伙面前,曾蔑视他,侮辱他,厌弃他的人,都死在了他的重剑之下。

    他们狰狞的脸庞,卑微的祈求,少年人还是那个少年人,只是一身的杀气,孽根深葬。

    少年人仍旧是在生死中突破,一次又一次的危机,终于,接引之光降落下来。

    千离以为少年人可以到了上界,然后喜乐安康再无如此忧扰。

    可惜,孽果深恶,旷古罚雷涛涛而降,不留闲暇降在少年身上,那把重剑为他抵挡了很多威力,少年拼尽底牌终于活了下来,上界不收此界不留,他浑浑噩噩跌到了魔界。

    那把重剑破碎不堪,已经没了昔日的威力,少年人被一个女孩儿救了回家。

    很俗套的故事,少年人渐渐爱上了女孩儿,可女孩儿心里住着一个人,那个人高高在上,是整个魔界的君王。

    少年的伤在女孩儿的静心照料下渐渐恢复,但他却不打算离开,偌大魔界,只有女孩儿所在之处让他心安,不似无根浮萍。

    一步步,少年人因为守护女孩儿而展现出来的实力慢慢入了魔君手下的眼。

    在女孩儿的苦苦哀求下,他不顾手段,最后成了魔君的左右手,可谓一君之下臣,万生顶上王,好不风光。

    女孩儿进了魔君的后宫,仗着他的威势在后宫无人欺凌,又因为性子皮囊,颇受魔君宠爱。

    千离看着少年人如此,心里有些不屑,这就是喜欢一个人?这么付出,真是够了。

    若是他,就是将其囚之毁之,也不会拱手让人。

    “子宸,这是本君的天下,是吧?”魔君站在魔界最高处,问少年。

    少年仍旧少年模样,嘴角的笑千篇一律又温润如玉,“当然,偌大江山,都是您的,在这片世界的一切,都是您的。”

    少年名叫秦子宸,不是好人,不算坏人,不过大多数世人,都厌恶他,这也是一种本事,不是吗?

    “我手下的臣千千万万,只有你最会阿谀奉承让我开心。”魔界比人界好就好在,他们说话都太过直白,而少年人的行事作风,言行举止,都会思量再三,人界不好之处,沾染个尽。

    少年人脸上的笑没有丝毫变化,却也没有回应。

    “孟溪因为你,越来越目中无人了。”魔君说着,一脸的厌恶。

    千离看着子宸,他仍旧没有表情,“她是我的恩人,我帮她。”

    “是吗?子宸,我是不善心计,但也不是傻子!你看孟溪一副含情脉脉当我看不见吗?”魔君的声音拔高。

    少年的脸变了又变,最后只能露出一抹苦笑,“有这么明显吗?”

    “我喜欢她,她喜欢您……”子宸轻声说,眼中的苦涩不经意流露。

    魔君也和千离一样的不解,“你喜欢她为什么把她给我?抢过来不就好了吗?”

    “可是她会不高兴,他喜欢您。”子宸说着,似乎要据理力争。

    “我又不喜欢她,真是不理解你们这种人类生物的思维。”魔界有飞升的人,也有本界出生的,但魔君一向不屑那些飞升的人。

    再也没有话说,久久沉寂魔君最后甩袖而去,少年人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又露出苦笑。

    “过了太久,卑微如尘,我都快忘了我曾经的骄傲,那个受天下人敬仰的人,仿佛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再也找不到了。”

    “我如此卑微的爱着,真的是爱了吗?”

    子宸自言自语,也慢慢离开了此处。

    千离也问,“他是谁?已经记不清了,好像,地位很高的,可是,到底是谁来着?”

    “我跟在他身边,有多久了?”

    法则千千万,岁月最荒诞,千离飘荡在少年人身边,虚虚实实,飘飘荡荡,“好像有什么东西必须要记起来。”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