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四十章 凰翎寒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重剑在手,纵千军万马,但所向披睨。

    这就是千离此时的气势。

    身陷千万异变生物之中,千离横刀立马,七进七出不成问题,不过为了保护身后的巫熙,千离只能在原地等他们攻击然后反击取其首级。

    一来一往,如此数次,他们就不敢进攻了,围成了个圈,围住了千离,不过离近千离的地方却没有生物。

    这般持续了很久,异变生物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千离看了过去,发现他们都恭恭敬敬的让出了一条路。

    千离露出一抹笑意,“领头的总算出来了,果然还是直接解决最方便了。”

    荒身上已经被染上了太多的血,通体都是血红的颜色,十分骇然,煞气肆溢。

    千离已经慢慢适应了荒的重量,越来越得心顺手,拔出了荒,指向了群众一眼瞩目的怪物,准确来说,是一个人形的怪物,身高还未到千离的胸前,长相乖巧甜美,一副邻家小妹妹的模样,如果不是这里的古怪以及如此的出场,千离根本不可能把剑指向她。

    荒剑刃上那些骇人的小刺纯属是装饰品,已经被血给填没了,不过荒的气势更加厉害了,煞气让在场的众人都难以克制。

    “咦?小哥哥你终于来了~翎儿已经等了好久。”女孩儿朦胧着睡眼,似梦似醒,看到千离的一刻却直接跑向了千离。

    千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她扑了个满怀,女孩儿笑嘻嘻的抬起了头,“你怎么才找到翎儿啊……”

    千离嘴唇颤抖着,瞪大了眼睛,“你……”

    心口一个窟窿,直接看到千离身后,千离紧握在手中的荒哐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抱歉啊,翎儿已经,回不到小哥哥身边了,你已经,忘了翎儿吧?”女孩儿可怜兮兮的模样,一张水灵灵的大眼睛烟雾朦胧。

    下一刻却又笑了起来,尖锐刺耳“你忘了我!你背叛我!你背叛了我,你就去死吧!”

    千离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又喜又悲,已经没了力气,失去了心脏,就算他修为再高强,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灵魂的核心,也被一起抓了过去,他根本不可能用被苍占据的那个元神重生夺舍!

    千离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那个小女孩儿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他。

    苍皱着眉,看着千离生机消散的身躯,他也没想到这个家伙会这样,看着女孩儿,一脸寒冰。

    至于冰姬,也是瞪着千离,不过她没了千离,也只是一座冰雕,根本动弹不得。

    此时最幸福的无疑是巫熙因为他还在冰姬的背后,没有意识。

    “凰翎寒!你,你为什么杀了他?”苍怒喊着,似乎认识这个女孩儿。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认识我。”女孩儿歪着脑袋,又恢复了那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我是什么与你无关,但你为什么杀了他?你不是……爱他吗?你明明甘愿为他历万千世俗的啊……”苍说着,越说越难以置信。

    女孩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千离的心脏还被他捏在手里,她咬紧牙关,“不,不一样的,他只是他的一抹残魂,我只是不想让他被人玷污!”

    “对,就是这样……而且,他早就不要我了,不怪我,不是我的错。”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还是不喜欢我……”

    女孩儿语无伦次,思维越来越混乱,慢慢抱着头,蹲了下去,满是鲜血的手抱住了头,乌黑的长发染上了血腥。

    苍叹了一口气,看着千离的尸体,“是死是活……只能看你自己了,除了他,这世间再无人有将你起死回生的能力了。”

    而千离已经缺失了灵魂本源的魂体飘飘荡荡,似乎是过了千千万万个岁月,又似乎只是一刹那,他的魂体终于停泊了下来。

    他看见一少年人,持剑而凌天下。

    这一幕让他想起那个在苍古秘境的幻境,如此相似,可面前的人,他却没有印象。

    少年人手中的剑,轻巧而长,出鞘剑身颤抖,发出龙吟虎啸,很华丽,也很实用。

    千离就在少年人身边,看着少年用手上那把剑,在座无虚席的竞技场擂台上,赢了一场又一场,此中或轻松或艰难,非言语所诉。

    少年人名声越来越大,世间大多人敬他畏他,他皆轻笑而不足道。

    千离感觉这少年的经历真是幸运,也很厉害,毕竟这么多天骄踩上了赫赫名声,若要他来,也绝不可能比他更优秀。

    少年人是个大家族的嫡少爷,父亲是那个家族的族长,虽然没了母亲,但整个家族的人都很敬仰他。

    千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在他身边,也有些遗忘了自己的一切,感觉记忆正在淡化。

    风平浪静,一年,又一年。

    直到,少年人所在的世界,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几个身着白袍,胸口带有白虎徽标的人从那里走了出来。

    他们走的极慢,却在下一秒来到了少年人的眼前,少年人挣扎着,呐喊着,那把一直陪他的剑出鞘声仍旧未变,却被一个白袍子直接捏碎。

    他们把少年人带走了,千离的魂体被分成了两份,一份和少年一起走了,一份留在了这里。

    千离看着少年人被带去了一个很华丽的府苑,占地比少年人之前在的那个世界还大,里面有很多白袍子的家伙,之前在少年人面前高高在上的那些家伙,在这里不过只是最卑微的下人。

    少年人看见一个夫人,也是白袍子,不过胸口的白虎徽章比那些下人的要精致好多。

    夫人抬起了头,细细的打量着少年人,千离感觉就像是打量着一件货物一样,心里莫名升起一抹厌恶。

    “你就是我的孩子,在那下等的地方活了这么久,修为如此不堪入目,罢了罢了,带下去吧,给他旁系少爷的待遇,至于其他的,就不要来让我看见了。”夫人的态度很不好,少年人纂紧了拳头,却只能恨自己无能。

    少年离开了这里,被安排到了一间房子。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