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三十一章 再度入魔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千离直接离开了皇城,也没去找冷孓,直接不告而别。

    一出皇城,御剑离开天泽,踪迹全无。

    而苍雪之戈,归栖与墨璇也躲了许久,“风归栖,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啊?”墨璇在冰冷的大殿里无聊的坐着,散漫的问。

    “快了,只要我把他们都杀了就好。”风归栖笑嘻嘻的下一刻又阴沉下去,“出来吧,各位,真是太高看我了吧?出动了这么多位凤族前辈。”

    墨璇四处张望,也没发现什么踪迹,心想归栖是诈他呢吧?

    结果十余个大红袍子绣金凤的人就走了出来,为首的那家伙墨璇记得,就是当初烧他巢穴的那个。

    大长老拍手夸奖,“不愧是曾经的第一天才,洞察力敏锐。”

    “那就谢谢大长老夸奖了。”归栖笑的一脸灿烂,浑身邪气更加妖冶,一挥袖,一只墨色凤凰化作一道光直接放倒了大长老身后的两个凤族。

    脖颈流出凤族神裔的金色血液,将这座寒冷的冰殿染出了绚丽的色彩。

    墨璇已经逃得远远的躲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实力不够,在那里也能能添麻烦,反而是躲起来才是对归栖最好的帮助。

    “你!孽障!”大长老指着归栖的鼻子破口大骂。

    归栖无所谓的说,“没关系,反正你心里一直当我是孽障,口舌爽利不如实力来说话。”

    “邪凤·冥火天灾。”归栖说着,黑火从天而降砸向凤族。

    又死了几个,十余个,就剩下了七八个,还都多多少少带伤了。

    归栖来到苍雪之戈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同为火凤,但他体内的魔族血统不至于让他在这想其他凤族那么压制。

    “孽障!拿命来!”归栖不屑的笑着,手露出尖锐的指尖,轻松的划破了一个凤族的脖子。

    “你们还真是愚蠢,居然还真敢追到这来,也不想想这对你们的压制有多厉害。”归栖眼中的轻蔑刺激了一向高高在上的凤族。

    黑火融化了宫殿,扑灭了大长老身上的火种,归栖知道,大长老不是任性狂徒,他敢进来,定是有杀了他的把握,但是没关系,这么些同族的血液,足够他再一次涅槃了。

    不幸中的万幸,整个偌大凤族,无一人知道他涅槃所需要的条件。

    当然了,这些死去的凤族身上一定带着可以让他们涅槃的诱因和条件,凤族毕竟是不死鸟的血脉。

    这一场是火与火的战争,墨璇在远处观看着,惊心动魄,他们战斗的方圆千里都已经破败不堪变了模样,也庆幸这里荒无人烟,不然血流成河平白填了罪孽。

    归栖死了,自爆带走了余下的那些家伙。

    墨璇又呆了好久,直到那里已经沉寂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往那里走去,十几个巨大的茧子,最特别的还是归栖的,让墨璇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归栖带着一股独特的邪气。

    墨璇左看右看,也不清楚凤族涅槃是怎么弄得,也不敢乱动,只能守在这里了。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啊?”那个家伙问。

    “不知道,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千离漫无目的。

    “苍。”

    千离念了一遍,也就不多话了,他现在,大概还有的动力就是成仙问道了。

    四处游走,看哪里有对他有用的宝物吧。

    “你还没有发现吗?”苍出声,“你求仙问道的心失了。”

    “哪里有?”千离皱眉,眼中有些不悦。

    “毫无锐气随遇而安!还说什么求仙问道?”苍讽刺的说,见千离没有回话,叹了口气,“罢了,多说无用,三个月后北方天漠边缘会出现一处远古秘境,哪里有你一段机缘,去与不去,抉择在你。”

    “哦,那就去呗,左右无事,天漠的话,一路御剑也要半个月,再加上中途停下休息恢复灵气的时间,一个月内也能赶去了,那就走吧。”千离调转了方向,往北方飞去。

    其实苍之前的话,确实说中了他的心,道心受损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苍,我的道心还能不能恢复正常?”千离飞了半天,突然问。

    元神出窍,苍飘在千离身边,看着千离,“能,这你到可放心,不但你一路顺利求仙问道无多阻拦,最后还能高位在握。”

    “能就好,那我该怎么做?”千离只听进去苍那一个能,其他的话都直接无视了。

    “我是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你自己想办法吧。”苍说,千离本来兴致勃勃的脸成了霜打的一样耷拉了下来。

    道心这种东西他怎么知道如何修补啊!

    御行的速度加快,天黑之前千离落到了一处城里,一打听,还在天泽里面。

    随意找处酒楼休息,隐约听见了年锦出嫁的消息。

    “你说这左丞相府的大小姐命也是真够苦了。”千离听见年锦的事,停下了脚步,往说话的那人那座走去。

    那人还在接着说,“刚嫁过去那一家就都死了,你说也奇怪,都是修士,一场火就烧的干干净净了,也真可惜,听说那董年锦恢复容貌后可是个极品大美女呢。”

    “你说什么?年锦死了?”千离一时震惊,揪住那人的衣领问。

    “是,是啊。”那人颤抖着声音说,眼中带有恐惧。

    “……就这么死了?昨天还好好的啊。”千离不置信,自言自语又或者疯言疯语。

    “真的,我就是听别人说的,您先把我放开行吗?”那人恐惧的说。

    千离松开了手,那人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了,千离站着,呆愣楞的,“或许我同意娶她就不会这样了……又或者昨日强行带她离开也好啊……”

    苍看出来了,他知道,千离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了,但是那又如何,反正他是不会阻止的。

    千离那双浅色的眸子染上了血的颜色,一点一点在眸子里面扩大,浑身的黑气一丝丝出现,扭曲的脸挣扎的理智,“走!快点离开这里!”

    他用最后的理智争取减少这些蝼蚁的伤亡,可惜他大概忘了,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比曾经强了太多,这一座城,都少有能活下来了的了。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