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三十章 出窍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千离被人带进了宫里,九十九阶白玉阶,千离在外面侯着,风有点冷。

    曾经,他也来过这里,被那个人抱着,带着一脸的天真的进了那座大殿。

    而如今……他在外面等着,已经等了一个时辰还多。

    “宣,比武第一千离进殿!”阉人尖锐的声音刺破千离的耳膜,千离一步步走了进去,每一步都沉重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千离见过天泽皇帝。”千离微微弯腰行了个礼。

    “大胆!见到吾皇还不跪下!”皇帝旁边的阉人喊。

    千离直起了腰板,冷冷的看着那个阉人,他鞠躬,是因为他还念着血缘。

    若要他跪,怎可?

    皇帝看千离半天沉默,只能给自己弄了个台阶下,“免了,不知你师父如今怎样?可还好?”

    “师父还好,近日清修。”千离淡淡的说,指尖刺破手心,血沿着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落。

    看来是董卿逸把他的身份告诉了皇帝了,不然今天他可能就回不去了。

    一番夸奖赏赐,终于说到了关键,“千离啊,是这样的,我与董爱卿私下已经拟定圣旨,此次比武第一迎娶董家小姐,不知你意下如何?”

    下面一片哗然,这件事他们可不知道,但董家小姐指的是谁他们就知道了,董年锦,曾经可是皇城一大笑谈啊。

    千离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过年锦与我本就是同门,此事怕有不妥。”

    “千离!”一个女子闯了进来,其貌绝美,艳若桃花,秀眉琼鼻,朱唇染血,一双桃花眸子勾人心魄。

    护卫队压下了她,她穿着一身艳红的袍子,一如嫁衣,红的艳丽,风情万种。

    “千离,我喜欢你,真的……”第一句说的尖锐,千离有些陌生,如今再听,千离眼中涟漪四起,“年锦?你的脸……”

    千离面露愧疚的看向皇帝,“十分抱歉,我可能要先离开了。”说完,也不等皇帝的回应,拉着年锦跑了出去。

    皇城禁空,但是他们的修为都不低,跑这一趟也没有多累,找了间清净的茶馆,就停了下来。

    千离知道这一走又不知会引起多大的误会,但他真的不想在那里面呆着了,就算没有年锦这个突发事件他也会用别的借口来离开那里的。

    一股特殊的力量点燃了他的元婴,千离有些惊喜,他知道,这是他又要突破了,有些愧疚的看了眼年锦,“抱歉,我可能需要闭个关,等我出关再来找你。”

    话音未落,千离就离开了,到了玄宗分部暗处小势力,拿了块自己的身份玉牌要了一处闭关修炼的房间并且说好了闭关师的安排,千离就开始了他的突破。

    从元婴到出窍,千离没有经验,他师父也没想到他能这么早突破到这,也就没和他讲过,说一如今,都要千离自己摸索。

    天地间被千离吸过来的灵气在千离体内一圈一圈的运转着,已经没了之前的压抑,一圈,两圈,过去了一天又一天……

    元婴缓慢的增长着,最后凝聚成一个与千离一般无二的人。

    “不错不错,这元神就借我一用了,放心,你需要它的时候我可以替代。”那人的声音又出现了,嘴一张一合正与元神相对,千离有些不悦,却也没再说什么。

    询问了一下时间,他这一闭关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而今日,正是年锦出嫁的日子,由于他当时的态度明确,再加上半月不见身影,年锦就被嫁给了那场比武第二的家伙。

    那个家伙千离有点印象,郑天阳,一个长相普通有点显老的家伙,一身护体罡气倒是不错。

    千离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对年锦也不无好感,毕竟一个人,唯一一个记得他的人,一个爱他爱了十余年的人,而且才情极好,端庄贤淑,谈吐非凡,颇对胃口。

    最重要的是她的修炼天赋极好,如结成伴侣不至于百年之后尘归尘土归土,独留他一人。

    可是,让他娶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不愿。

    “唉……”千离叹了口气,无论身为朋友还是同门,他去看一眼年锦总归是无错的。

    运功一踏瞬间到了丞相府,还未到迎亲的吉时,丞相府装饰的很吉利,新娘子还在闺房。

    小仆一报是他来,年锦还未来得及画好新娘妆就跑了出来,那张脸绝美绝媚且勾人心魄,不过平白眉间多了抹愁绪让人心怜。

    “是你想嫁的吗?”千离问,如果不是,他到不妨抢个亲,当然,他只是毁了这桩亲却未必会娶年锦。

    年锦摇了摇头,“圣命难为。”

    当今圣上,不就是他那好父王吗?哈哈哈,可他……最厌恶的就是他了。

    “你若不愿嫁,就回玄宗吧,这里我倒是能帮你拦个一时三刻的。”千离说。

    其实千离不知道,这样对年锦来说才是最残忍的,给了希望,却又不给结果,就吊着她。

    年锦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千离,她得嫁,不然这丞相府就是欺君犯上,她一人逃了,让着丞相府上上下下千百余人怎么办?

    千离看年锦拒绝,只当是放手了,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告辞了。”

    千离一转眼,就消失了。

    年锦看着千离离去的方向,痴痴的笑了,爱了十余年,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

    “叶离,很快,我很快会去找你的,换个身份,换个脸,不惜一切代价,终有一日,你会爱上我的。”年锦轻声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刻意说给某人。

    “小姐,新郎官来了……你这妆还未画好啊!”服侍年锦的侍女焦急的找到年锦。

    年锦反手一个巴掌拍到了侍女的脸上,“聒噪,是我平时太宠你了让你净以下犯上。”

    侍女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年锦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脏,“就这样去吧。”

    说完,也不管那侍女了,把盖头一盖,大步流星的朝真好正门走去。

    “我来了,既然吉时已到,那就走吧。”年锦平静的说。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