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二十九章 年锦心思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多谢前辈了,我如今已经突破了,想再和你请教一番,不知道能不能行?”熊本迪恭敬的说。

    千离点了点头,“可以。”然后举起虚绝,“我开始攻击了,小心。”

    “第一刀,快。”一刀速度极其快的斩向了熊本迪。

    万幸熊本迪反应够快,躲了过去,衣服破了个口子。

    “蛮刀,斩!”熊本迪很快的反击了。

    千离笑了笑,“第二刀,慢。”一刀轻飘飘的刀气斩了出去,不正不好抵消了熊本迪的攻击。

    “连斩!”熊本迪又发起了攻击,一刀接着一刀。

    千离来了一点兴趣,握住刀的手更紧了一点,“破虚!”巨大的刀气在擂台上肆虐着,抵消了熊本迪的所有攻击,也伤到了熊本迪几道刀气。

    “幻绝!”再斩一刀,一刀幻千刀,向熊本迪砍去。

    熊本迪自知没有退路,只能咬牙用肉身抵抗,“噗!”一口血喷了出来。

    千离看他还站着,攻击越发凌厉,“空间。”再斩一刀,划破了空间,直接来到了熊本迪身边,刀架到了熊本迪的脖子,“你输了。”千离淡淡的说。

    “嗯,我输了。”熊本迪坦荡的承认。

    “你的天赋很好,你师出何处?”千离问。

    “无门无派,自己学的,现在在罗云城城主府里当差。”熊本迪说。

    当真天才,不过若论实力,同境界内胜他也不难,“那我代表玄宗邀请你加入,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

    “额,玄宗?好啊。”熊本迪无所谓的说,他就是为了修炼,去哪里都可以。

    “嗯,我回头给你写一份引荐书,你就说是千离引荐的就好,不过进去之后,就千万不要提起我的名字了。”千离说,然后就跳下了擂台,向那处大比的地方赶去。

    “你来了?”裁判看见千离说,“他们已经选出第一了,如果你能赢过他第一就归你。”

    千离点了点头,跳上擂台,盯着他的对手,阴里阴气的一个男人,千离莫名的厌恶他。

    “比赛开始。”裁判宣布,千离也不啰嗦,一刀斩空当即挥出。

    “御魂!”男人一个小铃铛摇了起来,叮铃铃,叮铃铃的声音直接攻入千离的灵魂。

    “滚!”一股巨大的威压凭空出现,只针对着那个阴柔男人,千离真的,是他体内的那个男人,看来是这个家伙的小手段惹怒了他。

    那家伙喷出一大口血,气息不稳,千离逮住时机,直接把刀架到了男人的脖子上,“你输了。”

    男人有些不愤,“你胜之不武!我们重来。”

    “你走神在先,我只不过看准了攻击的时间。”千离冰冷冷的声音响起,凭空添了几分不屑。

    “你!”阴柔男还想再说什么,千离一句话打断了他,“再磨磨唧唧,我直接剁了你的脑袋。”

    然后转头看向裁判,“怎么?还不宣布结果?”

    裁判听到了千离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赶忙宣布了千离胜利的结果。

    千离听见了就直接放了阴柔男,跳下擂台,跟熊本迪一同走了,没有直接回到丞相府,先来到了熊本迪暂局的地方。

    写了一封引荐书给了熊本迪,就回丞相府了。

    明日就能看见那个老家伙了,如果那个家伙说话算数的话他就可以突破了,不过千离并不怎么开心。

    那个老家伙在他眼中只有除之后快,而那个人不知来源又如鱼哽刺。

    越想越烦心,千离索性不睡了,起身披了件外衣就出去了,一开门,就看见正打算敲门的年锦。

    “小师妹你找我有事?里面坐吧。”千离把年锦引进了里屋。

    年锦耳垂微微泛红,应该是第一次进了男子的房间。

    “你找我是为了明天的事吧?”千离漫不经心的问他想了想,也就只有这件事能让年锦这么晚来找他了。

    年锦点了点头,“是的,大师兄……你之前说,你是叶离,是真的,还是玩笑之词啊?”

    千离犹豫了一下,他是叶离,这件事不知道是告诉她好还是继续欺骗,罢了,千离叹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头,“是,我就是叶离。”等他日后取那老家伙项上人头的时候,这天下也将知道他的身份,年锦也不能害他那就提前告知吧。

    不知道年锦现在心里是怎么翻天覆地的震惊,千离喝完一盏茶年锦才回过神来。

    “那,大师兄是这次皇家的那场比赛的第一名吗?”年锦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千离点了点头,“自然。”

    “明天你会面圣,那……你若不愿娶我,就尽快离去吧。”年锦说,声音都带了丝颤抖。

    千离摇了摇头,“我有必须见他的理由,而且玄宗的名头摆在那里,那个老家伙也不敢强迫我干什么。”

    “哦,我知道了,天很晚了,我先回去了,大师兄你也早点睡下吧。”年锦说完,起身慌慌忙忙就离开了。

    千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在意,“罢了,本来是想好好逛逛,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年锦回到自己的闺房,泪水就掉了下来,划过那张疤痕累累的脸,最后落到了地上。

    “你为什么,曾经不愿娶我,现在……还是不愿娶我?”年锦哽咽着,轻声的说。

    十余年前,她第一次见到千离,千离在救一只黄鹂,千离身边还有一个小宫女,“殿下可真仁德,太子妃可就享福了。”那小宫女可能是看千离和善,口无遮拦的调戏到。

    年锦知道自己就是千离未来的太子妃,竖起耳朵听着千离的回答。

    “……别提她,我不喜欢她,也不想娶她,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干什么给我定下这门亲事?”

    那个年幼的,一身傲气的叶离,认真的说。

    年锦眼泪掉到了地上一颗刚刚出现的爱慕之心又布满了裂痕,她跌跌撞撞回了家,无人知她是怎么把那颗心拼好,又去毫无保留的爱那个一点都不喜欢她的孩子。

    而如今,宁愿提起玄宗也不愿娶她。

    年锦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摸索到她常年供奉的一盒丹药,盯着看了一会儿,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