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二十七章 人言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后来我心虽伤,但也只能得过且过,虽然心里失落,但无人理解,渐渐悲痛开始遗忘,直到七年前,父亲想把我下嫁给他人,迫于无奈,我划花了这张脸。”

    “再没人要我了,父亲虽然无奈,但也就不强迫我了。”

    “在那之后我随师傅修行了,因为背靠大树,我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皇上突然在意到了我,听说,这一次的冠军,将会三日内与我完婚。”

    “我……这才一时鲁莽请求大师兄放弃比赛,还望大师兄原谅年锦一时口快,是年锦想简单了,年锦已经想明白了。”

    “这是命,为了丞相府,我必须嫁。”年锦笑的凄凉。

    千离在纠结,在想要不要告诉年锦自己就是她苦苦喜欢十余年的叶离。

    喂!你想干什么?千离不过一时犹豫,就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自己的身体又被那个家伙占了。

    “年锦,如果我说,我就是叶离呢?”千离透过年锦的眼睛看到了那个家伙,他眼底翻起涟漪都带着苦涩的意味,就连千离看着他这双眼睛也染上了一丝悲伤。

    年锦微微一笑,“大师兄又在开玩笑了,再怎么下去年锦可就真生气了。”

    “我是叶离,生在那家伙登记之日,母妃奂央被提为了贵妃,我也被立成了太子。”

    “我是叶离,自幼聪慧,三岁熟读通鉴,四书,五经,谟训,禹贡,老庄,记解,春秋,鉴范等,被朝廷上下视为神童,天佑天启。”

    “自幼备受宠爱,五岁突然转变,独居冷宫生死难测,后又遇奸人所害,九死一生,流往他处。”

    “我说的这些,你应该知道吧?”那人笑着问。

    年锦点了点头,“我信。”

    千离知道,她说的不过是因为一时被蛊惑,事后就会清醒过来。

    没什么用处的。

    “好了,比赛我是不会退出的,如果你不信我是叶离也没关系,我当冠军总好过别人,至少那家伙不敢占着身份压迫我。”那家伙说完这句话,就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了千离。

    千离心里气愤,却也没有法子,他能怎么办?

    年锦笑了一下,“大师兄说的也对,是我失策了。”

    “没什么,夜深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年锦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千离抬头看天,繁星点点,美得迷离梦幻。

    低头看地,翠草幽幽,虚的若即若离。

    他很困,不是肉体上,而是精神上,他现在非常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并不想。

    任性的像个孩子,明明知道他该干什么偏偏要反其道而行。

    你何必?我就是你,你何必在意?

    我何必?我不知你,我因何不恐?

    有些事还不是你该知道的,但我必须这么做,不然日后你知道一切,反而会恨我的。

    可我一刻也不想再等了,我现在,立刻,就想知道这一切。

    等你的修为与我可以并肩,我就告诉你一切,这样总可以了吧?

    第二日清晨,千离仍旧站到了擂台上,恐于之前那个家伙的凶残,没有人敢再来挑战他了。

    就这样,千离站在擂台角落,一站就是八天。

    十强已经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比较难的战斗了,当然,并没有被千离看在眼里,蝼蚁之力罢了。

    不过说起来也是有缘,之前答应帮冷孓教训的那个五十八号也在十强之内,本来以为看不到了就意思意思就行了,谁知道,运气真不好。

    第一把两人就遇上了,一个白袍如玉,一个墨袍如冰,两人就站到了一个擂台上,不动声色的互相打量着对方,以求得到先机轻松获胜。

    终归还是千离懒得浪费时间抢先出手了,一把嗜血宝刀以极快的速度砍了上去,千离看上去威风堂堂。

    五十八号用尽全力抵挡着千离的攻击,脚入地三分,终还是幸运的没有离开擂台,身上的伤看上去不重,但他那一把上好的宝扇就废的不能在废了。

    着实让人心疼。

    冷孓也在台下,他从小脸皮不厚就早不能生存了,虽然让他面子都没了,但也不至于还几天了还没走出阴影。

    冷孓冷冷的笑着,很开心,心里想着,你打我的时候,可没有想到如今吧?哈哈哈,我修为比不上起,可我身份好啊。

    千离乘胜追击,又是一刀砍了上去,一下子划破了五十八号的衣服,不是千离手误,而是他故意的,之前答应了帮冷孓教训一下这个家伙,既然遇到了,就做的真实一点,反正举手之劳,冷孓对他来说还是有点用途的。

    撇刀直接用拳头招待五十八号千离是真的干不出来,不过用刀把他衣服划烂千离却感觉更好,冷孓也更满意这个结果。

    一刀又一刀,五十八号左躲右躲也逃不出千离的攻击,身上本来挺好的衣服到最后破布条子都比不上,孤零零的几个小布料挂在身上,脸上又青又紫十分难看。

    千离对他的结果不予评价,害怕长针眼也就没看。

    冷孓在下面一直死死盯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

    这一场比赛千离赢的毫无悬念,在裁判平淡的宣布下千离跳到了下面,然后向冷孓那里走去,接下来就是另外那些人的比赛了,千离只用看着。

    冷孓看到千离向他走来,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不过也能看出他的高兴。

    “阿离,真是谢谢你了,不愧是出生入死的哥们儿,干的真漂亮。”冷孓说话声音也不算大,但周围哪有普通人?都是修仙的,耳朵灵敏,把冷孓的话一清二楚的听了进去。

    千离皱了下眉,也懒得阻止冷孓。

    周围人有的记性不错,又是看过冷孓输得那一场,在联想一下冷孓刚才的话,瞬间就明白了千离刚才那么对待五十八号的原因了。

    不再心里厌恶千离,反而是把这份厌恶变成了不屑转移到了冷孓的身上。

    如果千离能知道这些人的心里变化一定会感觉很搞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么……额,天真。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