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二十五章 黑色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天渐渐暗了,虽然对于他们这些修士不算什么,但既然说比试暂停,他们就各回各处了。

    千离和冷孓回到了丞相府,董卿逸对他们态度很好,看见冷孓脸上的伤一阵驱寒温暖,还让人拿来丹药治疗。

    千离也懒得看他们,先一步离开了,没走多远,就遇见了年锦,年锦还是那副模样,一身素雅的衣服,礼仪很到位,“大师兄,祝凯旋而归。”

    千离微微颔首,他对这位曾经的未婚妻好感还是不少的,虽然顶着这张不太讨人喜欢的脸。

    “那就借师妹吉言了,区区小比,第一我拿定了。”千离满脸自信。

    一如昔年在弟子大比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千离。

    若是区区如此还不能赢,还不如一死百了,求什么飞升大道?

    年锦咬了下唇,欲言又止,千离把她的动作看到了眼中,不过也没有说,若是她想让千离知道,自然会说。

    千离送年锦回了闺房,就只身回到厢房,隔壁的灯已经亮了,冷孓也回来了。

    千离回到房间,坐下来继续修炼,心无旁驽,也是运气好,先是冷城的寒气压制怒火,如今又有大片的清心阵来压制烦躁,所以修行的才这么顺利。

    “千离,别来无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千离的耳朵里。

    千离猛然睁开了眼睛,“师父?是你,你怎么来这了?”

    千机子笑着,身影出现在千离面前,“这只是为师一道虚影,来这只是想告诉你,叶九尘已经醒过来了,她说她回魔鬼之森了。”

    “那,多谢师父了。”千离说,心底已经没了一丝喜悦,若说他无情,那他就真无情。

    千机子脸上仍旧是不变的温和的笑意,“不过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这个九尘,是飘落到这的灵魂,并不是你的妹妹,她原先在的地方,我也找不到,只知道是一颗渺小的星星上。”

    “什么?他不是我妹妹,这……怎么会这样?那我妹妹呢?”千离惊讶的说,心里也不知是厌恶,还是喜悦,很多心思夹杂着,也说不清了。

    “死了吧,魂飞魄散。”千机子冷淡的说,脸上的笑容仍旧温和。

    千离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弟子知道了,谢谢师傅,赶过来告诉弟子。”

    “那你如今,后悔吗?”千机子笑着问。

    千离突然想起来,之前他求师父救九尘的时候,师父就告诉他,不要后悔,“悔又如何?不悔又怎样?弟子选的路,头破血流也要走到底。”

    “那如果是条死路你怎么走?”他们两个话里有话,说的都乱七八糟。

    “走成活路就好了,不是吗?我相信,我能走出一条,简单而快捷的路的。”千离说。

    千机子叹了口气,“那你就走吧,以后你虽然挂着玄宗弟子的名头,但也不需要为玄宗做什么了,这是为师最后一次帮你了,以后,不见为好。”

    千离心颤了一下,却没有挽留,看着千机子的虚影在自己面前消失,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

    “罢了,与我何干?千方百计,我只要那一条飞升大道罢了,罢了罢了,从此以后,就走一条无情无义的路好了。”千离讽刺的笑了一下,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你能这么想自然是好的,这样的话,他们就很难伤到你了。

    那人的声音又出现在千离的脑海中。

    是啊,我也这么想的。

    好了,夜深了,你该睡觉了,玄宗虽然……不是什么玩意,但他的作息时间却很合理。

    玄宗,对我还是不错的吧,你为什么好像不是很喜欢呢?

    你不用这么好奇,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害你的,你大可以放心。

    千离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道人影出现,看着千离的睡颜叹了一口气,就飘散消失了。

    千离掉入梦境,一片漆黑,无光无声,千离张开了嘴,却发不出声,心里有些慌了,想离开,却不知怎么离开。

    被黑暗包围着的恐惧,无力感,支配着他,那颗心被折磨,被侵占,只有求死不得的可悲。

    千离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模模糊糊,忘了他在哪,他该干什么,他是谁。

    “我……”他张开了嘴,声音沙哑,不知道要说什么。

    天地破了个豁口,撒下了些许光芒,他往那里跑去,快要接近,梦突然醒了。

    梦之镜碎成一片片,消失无踪,千离坐了起来,天已经亮了,“说来奇怪,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梦呢?”

    那人在千离体内住着突然站了起来,欲言又止。

    千离也没想太多,起身梳洗完,就开始练剑了。

    他如今用刀,他手上刀法也不少,不过他还是只练剑法,以前也有人问他原因,他回,“静心。”

    冷,通天彻骨的冷,不过千离并没有在意,当初千离为了修炼的快一点,直接把自己修炼的地方变成了冰雪世界。

    他听见冷孓的房间有了响动,又练了一会儿剑法,就敲响冷孓的房门,冷孓打开了门,衣衫不整。

    “还没醒?”千离问。

    冷孓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左右我也淘汰了,就不去了,千离你记得帮我教训那个家伙,我继续睡觉了。”

    千离点了点头,冷孓就把门又关上了,转身,千离眼中只留下了厌恶,突如其来的厌恶,不需要理由。

    皇城天子脚下土,当然不能御剑飞行,千离为了等冷孓,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加快了脚步,依仗身法出挑,还是在比赛开始之前到了擂台。

    一跃跳了上去,看着擂台上喊他牌号的裁判冰凉凉的说了一句,“我来了,比赛开始吧。”

    他是昨天的擂主,今天也要站一天,如果连战三天,他仍旧没有败绩,那他就紧了十强。

    他第一天就站了上去,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不划算的,这代表着他要比别人消耗更多的体力与精力才能站到最后。

    却无人在意在战斗中得到的经验,他们总是说自己是散修,出生入死得到丁点资源,自诩战斗经验丰富,可是在千离眼中,这些不入流的家伙属实好笑,也属实荒谬,万幸,这不是修仙界的主旋律。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