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二十四章 比试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比试的顺序已经出来了,千离和冷孓并不是一个擂台的,千离抬眸看了眼那位帮他们排队的人手上的号码牌,就又修炼了。

    直到下午,千离听见擂台上有人喊他的号码,才结束了修炼,一跃离开了茶馆,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擂台上。

    对面是一个大汉,手握铜锤,高约八尺,赤目而视,“我的对手,就是你个小矮子?”大汉捧怀大笑,完全没把千离放在眼里。

    千离也没在意,毕竟狮子不会在意老鼠的讽刺,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小子,用不用爷让你三招?”大汉嚣张的说。

    千离仍旧没理会,只是在裁判宣布开始之后,连刀都没有出鞘,利用后坐力直接闪到了大汉身后,然后一个翻身踹就把大汉踢下了擂台。

    下面一片哗然,这种场合都有人在地下开庄的,大部分人看到千离后都不犹豫的压到了大汉身上,如今大汉一招就输了,他们自然血本无归。

    裁判看千离解决的这么干净利落也是愣了一会儿,才说,“胜者,四十四号,千离。”

    四十四,很不吉利的一个数字,不过千离又怎么会在意?

    千离也没下去,等着他的下一个对手上来,如今他已经算是这个擂台的擂主了。

    其他人都被千离刚才那一脚给吓住了,很久都没人上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人上来了。

    那人粗麻布衣,长相普通,放进人群里都没有印象。

    “七十三号,李源,还请手下留情。”那人一脸笑容,满嘴客套。

    千离抬眼打量了一遍,还算是个有胆子的,不过与他可没有关系,他只要,赢了他就好。

    听到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李源背后的剑拔了出来,那把剑造型古朴,却比普通的剑宽了一倍。

    那把剑有古怪,这是千离看到那把剑的第一个想法。

    千离不敢像上一场那么莽撞了,有些小心翼翼的,在台下人眼中就看成了千离心生怯意,手一转,更多的人把钱压到了李源那里。

    千离也看见下面那些人的小动作了,不过与他何干,那把剑虽然麻烦,但也不可能赢过他,他这么小心,不过是因为,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这位兄弟可要小心了。”李源提醒到,下一刻,那把剑就冲千离飞过了来。

    千离也不在意,一闪身就躲开了,那把剑速度很慢,很轻易的就被躲开了,千离倒是好奇,没了武器李源会怎么应对他。

    “哗。”剑刺到衣服上的声音传来,千离虽然没受伤,但毕竟是自己的大意,他虽然察觉到剑有古怪,但也没想到这把剑居然可以回弯。

    李源也没想到千离的衣服竟然是件宝衣,他们这些来比武的,大多都是散修,无名无派,才想在朝廷这得点资源以供修炼,而千离这一件衣服,就是他们仰望一辈子的宝物了。

    李源也有些慌张,他的剑被衣服拦住,已经掉到了地上,试图与剑沟通,却被千离打断了,如今他手无寸铁,如何是好?

    “诸君令,请神战。”李源掏出一块令牌喊,一个人影突然出现,拦住了跃向李源的千离。

    千离皱眉,看向了裁判,“这是什么情况?”

    裁判也没有看见过这种情况,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就看向了李源,想让他给个解释。

    李源也没让裁判失望,笑眯眯的说,“这是请神令属于符箓类用品,不被禁止,如果这位兄弟感觉不愤,那李某也没有办法,我不会打架。”

    千离扯了下嘴角,“那继续,我不在意。”

    反正无论如何,他必须赢。

    千离举起那把嗜血的刀,被血染红的刀刃映出千离冷漠的一张脸,面无表情。

    “寒,第一式。”千离说,那把刀已经换成了一把剑,剑气裹着寒芒冲向李源请来的那个家伙。

    “第二式。”

    “第三式。”

    ……

    千离的剑法是玄宗冰修术的一本,平淡无奇,但胜在灵力消耗少,招式多,千离还要为下一场战斗保存灵力,又讨厌拖延战术,所以这种解决方式对他来说是最合适的。

    一式接着一式,不间断的攻击在三分钟内就杀掉了李源弄出来的古怪东西。

    那是个不会用脑子的玩意,只懂防守进攻,并不会闪躲千离的攻击,而千离出招速度很快,根本没给他进攻的机会。

    李源也没墨迹,看那玩意一没,就直接认输了,“我认输,好吧好吧?我说了我不会攻击。”

    千离看他认输,也就停下了攻击,请他下去了。

    千离幻视着下面的那些人,没人有继续挑战的想法了,他只要把这个擂台守一天,明天就可以直接参加十强的比试了。

    他讨厌麻烦,非常讨厌。

    这些人都太弱了,根本不能达到给他陪练的程度。

    不是千离诽谤他们,而是散修本来就是东学点西学点的,一般没什么精通,再加上他昔日的陪练都是玄宗压制着修为的长老们,这一比较,就出来了。

    这时冷孓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抬头看着千离站在擂台上,笑了一下,冷孓的笑很阳光,这是千离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的事,不过,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脸,笑的再怎么阳光也……有些难以入目。

    千离看这些人都没有挑战他的意图,就从擂台上跳了下来,落到了冷孓身边。

    他讨厌麻烦,但毕竟现在冷孓还是有用的,他不能漠不关心。

    “怎么了,你这脸?”千离问。

    冷孓有点难堪,“被对手打的。”

    千离皱了下眉,心想左右都要比上一场,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打你的是多少号?如果遇见我帮你揍回去。”

    冷孓嘴张张合合,想要拒绝,但转念一想,那家伙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而自己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揍回去,让千离帮他这点小忙也没什么的。

    “五十八号,一个,白袍子长得眉清目秀的小白脸。”冷孓愤恨的说。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