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二十三章 年锦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丑?怎么个丑法?”千离问,就算长得不好,也不可能扬名到整个天泽,毕竟是富家千金,千离有些不信。

    没等冷孓回话,一声清脆的声音就传进千离的耳朵里。

    “你们是什么人?”清脆如玉石相撞,婉转胜黄鹂鸟啼,在千离的记忆中,只有玄宗那位专修音攻的长老才比得上这声音的动听。

    一入目,骇人,那张脸看不出原貌,几十道刀疤毁了这张脸,千离都一时心生惧意。

    冷孓却好像早有了准备,满脸笑意的说,“年锦小姐好,我父亲与董大人是旧交,目前没有住处,就来这打扰了一下,还望年锦小姐多多包涵。”

    千离看了看这女子的修为,金丹巅峰,真是算得上奇才了,就是在玄宗也难有人比得过她,如果不是最近几番奇遇,他现在也未必比她高。

    冷孓悄悄给他传音说,“这就是左丞相府的大小姐,董年锦,今年十九了,还是没嫁出去,我说的不错吧?这就是一个丑八怪。”

    千离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么说一位女子,是不是不妥了?”

    冷孓讪笑了下,不再说这些是非了。

    “你们两位刚到府上,如果不嫌弃,小女带二位观赏一番?”年锦客气的说,仪态举止,毫无瑕疵,可惜了,那些疤毁了她。

    千离有些不解,这些疤痕并不是特殊攻击弄出来的,一颗复颜丹就能修复,一颗丹药虽然价格颇高,左丞相府却也能负担的,那为什么,宁可被世人口舌议论,受众人眼中异色,也不去买一颗呢?

    不过他们初次见面,他又不是多嘴的人,也就没有将心底的疑问问出来。

    冷孓本想拒绝,他想,这位小姐这么丑,多影响心情。

    却不想千离直接答应了她,“如此,那就麻烦您了。”千离也没有多想,他不过是想多看看他这位,曾经的,未婚妻,他想知道,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公子客套了。”年锦伸手坐了个请的手势,边走边聊,“说起来还不知道公子的名号,如果不建议小女子唐突,不妨告知一下。”

    “我叫……”话头一转,千离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千离。”

    这个名字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了就说了吧,他又不是那个逃亡的家伙了。

    “千离?”年锦把名字又念了一遍,总感觉有些熟悉,突然想了起来,“你是玄宗的那位吗?”

    “正是在下。”千离纳闷年锦怎么知道的,虽然宗门子弟多有流传,但也只是宗门子弟了,其他的,根本没听过他,他再怎么妖孽,成为强者大能也是千百年后的事。“不过,年锦姑娘怎么知道的?”

    “啊,因为我挂名在玄宗,清鸾长老正是我的师傅。”年锦解释说。

    千离想起来,清鸾长老素清鸾,正是玄宗那位音修长老,听说她收下一名亲传弟子,不过那位比他还要难见到,经常在世俗界独自修炼。

    “那这么说起来,年锦小姐还算是我的小师妹了。”千离笑着说,虽然见到的第一面被年锦吓到了,但千离的接受能力总是很快。

    千离求的是飞升大道,容颜外貌不过枯骨罢了。

    “哈哈,大师兄你倒是个趣人。”一路上千离和年锦聊的越来越投缘,倒是冷孓被晾在了一边,满脸的不高兴。

    “哪里,不过师妹你才情横溢。”千离的笑染上了几分真心,他这个未婚妻,还不是那些,灵魂丑陋如蛆虫的玩意,所以,他不会把恨意牵连到她的身上。

    “小姐,丞相大人回来了。”一个侍女跑了过来说。

    年锦微微颔首,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父亲是想见两位公子吧?我会带他们去的,你先去忙吧。”

    侍女听到年锦的话,转身就又离开了。

    年锦直到以他们的修为,刚才她与侍女的话他们听的到,所以也就没解释,领着他们两个往客堂就去了。

    “伯父好。”

    “丞相好。”两声分别从千离和冷孓口中说出,含义却远不同。

    董卿逸笑了笑,“二位不用如此客套,我让人带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看看对住处有什么不满的吗,如果有的话,我让人去修改一下。”

    冷孓摇了摇头“我们都不讲究这些,伯父就不用讲究这些了。”

    两人的住处紧挨着,为了明天保留体力入夜就睡下了。

    第二日清晨,两人和董卿逸打了声招呼就去大赛地点了,今天上午开始抽签决定比赛顺序,下午开始比赛。

    千离对这些都不怎么在意,第一,他拿定了,而冷孓也就是想避开千离,冷昶让他来着不过是长长见识开开眼界,也没说非要他得到什么名次。

    还是明媚的夏天,按照朝廷这个安排法,如果是个娇娇女都能直接被大太阳晒昏过去,不过都是修士,如果真受不了那脸就不用要了。

    千离和冷孓都不想挨累,虽然这点事对他们不算什么,所以直接叫了个人帮他们去排队抽签,两人就找了个茶馆坐了下来。

    也没什么事要做,千离就直接继续运转心法开始修炼了。

    千离在玄宗呆惯了,也就习惯了乏味的修炼,冷孓不同,之前就是个小混混,天赋高修炼快,成了一方恶霸,整天挑事找茬,根本不是能闲下来的主。

    看千离直接修炼了,也不敢打扰千离,只能自己出去乱逛了,他还是有分寸的,这里是皇城,不是他当初那偏僻少人的地方,也不敢惹事,真惹到了哪个厉害的,冷昶未必能给他报仇,而且他这小修为直接被杀了,报仇也没用啊。

    千离虽然知道冷孓离开了,但他不想管冷孓,虽然在他身边会有一些捷径,但也不是非他不可。

    灵气在他体内缓慢的运转着,近乎凝固,可一次又一次的压制,瓶颈仍旧稳坐如山,没有半点动摇。

    千离感觉这速度真憋屈,心里被冷城压制的火气难免又点了起来。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