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十八章 皇家命兮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怎么回事?”凤离殇自问自答,“你还问我怎么回事?还不是你,你当不上少族长,我只能另谋生路了。”

    归栖的身子僵住了,他不明白,“我可以……带你来魔界啊,我们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度过这辈子飞升上去不好吗?”

    “这里?这魔界灵气低微,你是天才,鬼才,你是不怕了,可我呢?如果不是因为凤凰血脉和梧桐木的灵气浓郁,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庸才!我离开凤族,可是会死的。”

    “你说过以后就把我当亲哥哥对吧?那为我牺牲一下也不会在意的吧?放心,少族长说了,不会让你死的。”离殇已经丧心病狂了,归栖看着那张脸,脸上依旧流出的泪水已经干涸,却又不自知的落了下来,掉进嘴里咸咸的,其中苦涩千言道不尽。

    归栖终究还是没有下得去手,被凤戈抓回了凤族,还是那方凤凰台,如今却物是人非。

    铁链穿透他骨髓,铁钉钉在他四肢,千万红丝剥离去,皆是一身生死气。

    他挣扎着,怒骂着,凤辞在他的身前,眼中只有冷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这幅样子狼狈不堪,半边脸都露出了凤羽,一身衣服破败不堪,露出了里面白的惊人的皮肤,全身都是血,吓人的很。

    慢慢的,他终于失去了意识,他变回了原身,等他在醒来的时候,那些家伙在拔他的凤羽,那些凤羽生来就有,扎根骨肉,颤心的痛苦。

    “哇呜!”归栖痛的叫出了声,惊到了众人,归栖怒瞪着他们,痛苦的叫不出声。

    天知道他怎么熬了过去的,清醒无比的,亲眼看着他们拔光他的羽毛,放干他的血液,抽尽他的骨髓,他再也没叫出一声,只是在眼底酝酿着恨意,滔天的恨意。

    他看着他们把他的修为封印,看着他们把他流放到了人界,他终于筋疲力尽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就是荒绝城外了。

    归栖迟疑的神态慢慢变成了癫狂,“如果他们是我的亲人,我情愿没有亲人,此生孤独!”

    墨璇看着归栖,看他这个样子,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他好像,很恨那些人啊,到底是什么回事?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九尾猫有九命,却也不是可以让他随意挥霍的。

    归栖在这座冰制成的宫殿中站着,寒气深入骨髓,唤醒了他的理智,墨璇早已经休息去了,夜里,苍雪之戈更加寂寞寥寥。

    “喂!阿离你最近怎么感觉怪怪的?”江厌说,听得出他有些不耐烦。

    千离不悦的皱了皱眉,又恢复了淡然,“无事,说起来,江厌你来冷城是要干什么?”

    江厌一听这事就有些心虚了,哈哈笑了几声,“这个啊……这个嘛,”

    “如果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千离懒得听江厌的敷衍。

    “我来这是因为我最开始就是在冷城出生的,我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江厌突然变得认真,没有了那副笑嘻嘻的模样还真有些让人信服。

    “亲生父母吗?”千离问,却也不想等江厌的回答,“那就去吧,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就说,我会尽力的。”

    亲生父母……这种东西啊。

    千离出生时,是新帝登基之日,他被给予厚望,母妃奂央被从一个小小的侍妾封为了皇贵妃,可谓母凭子贵的典范。

    那时候,他是爹疼娘宠着的,每天都是很开心呢。

    可是后来一个实力通天堪比巅峰的人突然来了,告诉父皇他是他的灾星,日后必将夺他富贵荣华,夺他帝位。

    自那以后,父皇对他的疏离宫中有目共睹,后宫众嫔昔日对他们母子二人的嫉妒得以爆发,母妃为了保护自己和怀中的孩子,把他丢到了冷宫。

    那时他过得是什么猪狗不如的日子他已经不想提了,只知道那时候他还在天真的等着父皇去看他,母后来找他,抱着他,哄他。

    他终是天真了,那日韩菲带他走出了冷宫,见到了刚出生几个月的九尘,那时他还是没有恨任何人,反而很喜欢这个妹妹,也很感谢带他来看妹妹的韩菲。

    然而却就在那时候,母妃出现了,看到了他,不再是昔日的慈祥,反而声色力竭,他突然看到了母妃后面的父皇,他笑着跑向父皇,“父皇,儿臣好想你。”

    那时那个小包子一般的孩子跑向了人高马大的人,那男人抬腿,一下子把他踹到了大殿的另一端。

    嘴角流出了血,千离感觉那血真难喝,他擦了擦血,心想着在父皇母妃面前不能仪态不整,立刻站了起来,把自己灰扑扑的粗布衣服弄干净。

    那一脚让他肋骨断了几根,幸好他天生意志坚强,不然都很可能当场昏了过去。

    韩菲把他带了出来,对着父皇说了什么,父皇笑得很开心,好像还夸奖了韩菲。

    他被韩菲带了出来,并没有被送回冷宫,反而被带出了宫外,交给了一个看上去就很凶狠的家伙。

    他问韩菲,“你要送我去哪里?”

    韩菲笑着没说话。

    他问韩菲,“我父皇母妃呢?”

    韩菲笑着没说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最后问。

    “大皇子,别怪我,皇上不想要你活,我也只能要你死了。”韩菲终于回了他的问,却让他心寒,他那时没明白韩菲的意思,可如今又怎么不明白?

    他被那人带了去,那是一条江边,通向四面八方,他看着那人一手掐着他的脖领,一手拿着一把刀,他感觉自己的情况似乎不是很好,他用尽力气咬了男人的手,男人吃痛,他直接掉进了江里,男人似乎认为他活不了了,也就没去找他。

    他就顺着水流飘啊飘,也是命大,最后飘到了玄宗,被他师父救了过来。

    虽然活了过来,却也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他师父说没了记忆就不被世俗干扰,也就懒得去帮他恢复记忆,直到有一次秘境,他意外想起了那些遥远而不愿想起的记忆。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