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十七章 回忆2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他不知道怎么回的房间,眼角泛起了泪花,为自己,更为娘亲,他就不应该,不应该回来,在魔界和娘亲好好的生活不好吗?

    第二日,他去淘汰赛,对上了一个旁系的弟子,也是被淘汰的,自然是弱的,他心绪不宁,看都没看那人一眼,在他攻击自己的时候挥了一下袖子就把那人甩出了台外。

    他又回到了凤凰台,他已经累了,他继续比赛,不过是不想让自己不好的消息传到娘亲的耳朵里,让她失望。

    一路披荆斩棘,他终于站到了决赛,对上了他亲爱的大哥,父皇唯一的正统的子嗣。

    “凤戈,请。”那一刻他学会了虚伪,笑里藏刀。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彬彬有礼的回应着,客套着,大概所有的人都这样,愧疚一会儿就当没事了。

    凤舞步躲过了一回回的攻击,归栖并没有攻击,台下的人看着不满,可那又怎样?

    凤戈看见打了半天没伤到他丝毫,下手越发狠毒阴辣,归栖知道,他快失去理智了。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凤戈现在这幅样子与他谦和的声誉完全不符。

    凤戈一直紧握的左手突然松开,拍向了归栖,归栖笑得越发邪魅,“等的就是这一刻。”

    你还以为我会在同一个地方输掉两次吗?归栖眼底满满的不屑,还有着恨意。

    归栖撕破虚空的一处躲了进去,下一刻就出现在凤戈的侧面,手中断匕一甩,割断了凤戈的左手。

    呈现着一个优雅的弧度,那只断掉的手正好掉落在凤辞的方向,归栖侧眸看到了凤辞不带掩饰的怒意。

    不出所料,这场结果已经注定的比赛被中断了,凤辞那张往日慈父的面孔尽是指责,看着归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杂种。

    呵,真是好笑,就当他昔日瞎了眼被当成笑话还不自知。

    他就站在凤凰台上,顶着压力看向凤辞,凤戈被带了下去,一只手不算严重,但他用的匕首是他娘亲送他的礼物,破坏力强横。

    他莞尔一笑,悠悠捡起自己的匕首在衣服上擦了擦。

    “风归栖!你干什么下这么重的手?”凤辞自责他说。

    归栖笑的灿烂,那只手被他用灵力举到高处,在这的修为都不低,看的一清二楚,拿手心涂着一层灰色的膏,那气息他们都认得,正是龙的骨灰,他们的克星,这东西混合灵气,被碰到的凤族就会失去战力。

    而那上面时不时冒出来的灰气代表着,灵气已经混了进去。

    如果归栖没有躲掉,那着一场比赛输的就是他。

    “父皇,我记得凤凰台比武禁止一切药物符箓吧?”归栖问,仍旧笑吟吟的。

    凤辞的脸又青又紫,当着全族的面又不能颠倒黑白,无可奈何,直接甩袖离去。

    凤戈的手是救不回来了,本以为他这辈子就只能当一个废人了,结果凤辞用了涅槃珠来救他。

    从凤凰台那一战他就走进了各位继承者的眼中,成为了他们的一位竞争者。

    凤辞私生子很多,但带回族内并且成为继承者之一的一共只有四个,大哥凤戈,老二凤桦钰,老三凤离殇,还有老四风归栖。

    他们是按年龄排的,不过不代表他们之间就没有兄弟姐妹了,只是他们对他们没有威胁也就没有走进他们的眼。

    阵营开始分化,以凤戈为主,凤晔华和大长老一众,和以归栖为主,凤离殇和二长老一众。

    这种争论很是无聊,归栖并不感兴趣,但是身不由己,他能怎么办?

    成为了继承者的一位,他每日除了修炼就是在各个势力里面忙碌,当然,大多都是凤离殇办的。

    凤离殇办这些都很效率,归栖也就不去管了。

    后来相处的越来越久,归栖对凤离殇的信任就越来越多,甚至有一次,他娘亲被凤戈抓住威胁他,还是凤离殇救出了娘亲,这以后,归栖就拿离殇当出生入死共享富贵的兄弟。

    直到……那件事之后。

    他终究败给了凤戈,下一任族长成了凤戈,他不怎么在意,甚至还有些高兴,毕竟这样他就不用和那群恶心的玩意拉关系了,也有更多的时间去看娘亲了。

    想到娘亲,他那颗在凤族被冰封的心瞬间融化,迫不及待的飞往魔界去找娘亲了。

    因为之前被凤戈威胁,他已经把娘亲转移到了另一处地方,为了让娘亲不感觉别扭,还把一切按照昔日的样子做的呢。

    落到地上,归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这里应该是他和娘亲的小屋,如今却只有一片废墟,他绝对不会找错地方了的!

    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眼泪直接掉了出来,他喊,“娘亲,你在哪里?”

    “你还没长大啊,我亲爱的弟弟。”背后声音传来,一个一身火红大袍上锈金凤的男人轻笑着说。

    孩子身上也是红袍锈凤,可那凤却是紫黑色的。

    他回头,一双暗红色的眸子盯着男人,“是不是你干的?!”他声嘶力竭的吼着,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四弟,他活着也是累赘,你若要成千秋大道,便就必须抛弃她。”凤戈笑着,袍子上的金凤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喜悦,微微扇动着翅膀。

    归栖的背后出现一道暗红的凤凰虚影,那一双血红的眸子越发透彻,张嘴竟然叫出了凤鸣。

    凤语:我要你死!

    “四弟,大哥可是为你好啊,干嘛这么生气呢?”凤戈笑吟吟的,风轻云淡的躲开了归栖的攻击,这一躲,在凤戈身后的人就露了出来。

    归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声喊,“凤离殇?!是你……是你带他来的这?”

    他视凤离殇为亲兄弟,而救下娘亲那一回娘亲也认识了他,所以离殇也知道娘亲就在这里。

    就是归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离殇会背叛他。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你说啊!凤离殇!!!”他喊的声嘶力竭,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