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十六章 回忆1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车水马龙无声,寒冰封城无暖。

    那人走后半天,千离才能动弹了,头疼的厉害,他大概猜到了那人的身份。

    对他的事了如指掌,一个神情就知道心底想什么,这个家伙,大概就是他的心魔吧?

    知道又能怎么样?他是真的无能为力,说起来,他也是后悔了,不然也不肯能被抓到了弱点。

    是,他什么都知道,可惜就是顾及颜面死活不说。

    他后悔了,特别后悔,可又怎么办?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这世间都说魔修可怕,却不知魔修最可怕之处不是修为也不是手段,而是被魔气放大无数倍的黑暗想法。

    他也不逛了,回到了借住的那处民居,他们已经吃完了饭,好像是要准备明天买的东西。

    江厌兴致勃勃的帮倒忙,千离看了眼,再也不会像在荒绝那样眼中带着笑意看他了。

    从看明白自己的心这一刻开始,他就是一个彻底的不能再彻底的魔修。

    “师父,为什么我修炼比各位师兄师姐们都要快?”小小的千离刚进玄宗,问着千机子。

    千机子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这点小事就高兴了?你要知道你不仅是天级灵根冰灵根,还有着独一无二的无情体质,这种修为速度已经是慢的了。”

    那时他不知道什么是无情,但如今他大概是明白了,可是做一个真正的无情人,并不是那么简单。

    你可以放弃所有吗?亲情,友情,你人生拥有的一切。

    千离心绪不宁,盘膝坐了下去,打算继续修炼。

    不过这会虽然寒气十足,千离却感觉修炼举步维艰,好像到了一个瓶颈,如果不突破这辈子就止在这里了。

    千离本来就烦躁的心更加烦躁了。

    他天生就有的理智和冷静在这时好像不知所踪了。

    …………而这时,归栖和墨璇,飞去了苍雪之戈。

    苍雪之戈白茫茫一片,千里之外难寻人烟,这里寒冷的能把人的灵力都直接冻住,而归栖就是知道这一点才躲到了这里,他可以轻易放弃这修为,凤族的那些家伙可不敢。

    要知道他们火凤一族就是怕这些东西了,当然,这里对他的威胁并不多,毕竟他是邪凤,除了火的力量,更多的还是魔力。

    “哈哈,小猫,今后有不短的时间你就和我在这里躲着吧。”归栖笑着说,一脸的邪意毫无掩饰。

    墨璇心里直骂有病,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大好的花花世界啊!他在魔鬼之森的时候还能时不时溜出去玩一会儿,可这……能看到活的都不容易。

    被丢到地上,寒气祛除了体内的热毒,墨璇抖了抖毛变出了人身,揉了揉冻红的脸,“冻死了冻死了,非要来这破地方。”

    “好了好了,你又不是火属性的,怕个什么?”归栖不耐烦的说,一挥手,一座宫殿就地取材就出现了。

    很华丽,比墨璇之前自己做的那个破山洞好多了,可是还是冷,里面住进去比外面还冷。

    不过墨璇也不好意思说,这么一说就体现出他修为低了。

    “我说,你打算怎么办?”墨璇问,他可不想永远都待在这里。

    “当然是修炼,杀回凤族。”归栖说的轻松,一张脸上什么变化都没有。

    墨璇不解,他在九尾猫族衣食无忧,虽然如今过得一般,但也没有想过背叛族的事,“可那不是亲人吗?”

    归栖突然笑了,笑的张狂,笑的歇斯底里,“是啊,亲人,都是我的亲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十七岁的时候被接回了凤族,他父皇随意让一个小喽喽接的他,那时他娘亲笑的灿烂,好像个孩子,他想,只要娘亲高兴,他受点委屈无所谓的。

    他最开始也是以为他们毕竟是亲人,就算因为他是私生子,最开始对他的态度不好以后也会变得,可是这现实告诉了他,他们之间那层浅薄的血缘只给了他们一次次伤害他的机会,其余什么都没有。

    他为了不让娘亲失望,他回到凤族就更加努力的修炼了,资源比不上其他人,福地灵气也比别人的弱,他都没挑,他天赋高的出奇,就这样势如破竹,很快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的父皇。

    他父皇在凤族也是有名的俊美,不然又怎么会让他娘亲痴念多年?

    而且凤族修为强横,容颜永驻,那时他们站在一起,最多把父皇认为是他的长兄。

    “父……皇。”归栖迟疑的说。

    他父皇笑着,特别和蔼,让他继续加油,和他促膝长谈了很久,那时候他轻易的就认可了这个十余年未成找过他的父亲。

    现在想想,果然还是那时候的自己太傻了吧?

    他是何时看清父皇的虚伪呢?是那一次凤凰台大比上。

    那时他羽翼渐丰,族人就算看不起他当面对他也要三分客气,谁不是说上一句,“归栖落梧桐,便做天骄子。”

    可那一日,他输了,他第一场就遇上了他同父异母的大哥。

    如果是因为实力不足才输的,他也无话可说,可是偏偏是下三滥的手段,他能怎么办?

    他父皇高声宣布了结果,他想,也许是父皇没有注意,也不怪他。

    可就是那日夜里,他心烦意乱实在睡不下去,起来在梧桐树上随意散心。

    他听到了大哥的声音,也没出声,就悄悄躲了起来,他身法不错,再加上他们也没想到这个时辰还有人在外面乱逛,也就没发现他,他们继续说着什么。

    归栖仔细的听着,终于听清了他们的对话。

    “这样真的好吗?四弟怕是不愤,如果以后修炼产生心魔该怎么处理?”那是他大哥的声音。

    另一个声音他一听就知道是谁了,正是他的父皇……凤辞,“管他什么?你才是我正统的孩子,你的路必须光辉灿烂,不容许有任何失败。”

    他当时心里是什么滋味他也说不明白,就站在那里,直到他们都走了,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