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十二章 归栖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凤归栖,取之“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妈妈,为什么我叫归栖啊?”那个小孩生来邪气,便就孤单。

    “因为你是凤,就该栖与梧桐木,归栖,你的家在那梧桐木上啊。”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非常的美,头上一对角显示了她魔族的身份。

    凤凰,就当栖与梧桐之上。

    “妈妈!你在哪里?”孩子慢慢长大,那一身的邪气半点未减,反而更胜,可站在一片废墟之中,哭的像个孩子。

    “你还没长大啊,我亲爱的弟弟。”背后声音传来,一个一身火红大袍上锈金凤的男人轻笑着说。

    孩子身上也是红袍锈凤,可那凤却是紫黑色的。

    他回头,一双暗红色的眸子盯着男人,“是不是你干的?!”他声嘶力竭的吼着,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四弟,他活着也是累赘,你若要成千秋大道,便就必须抛弃她。”男人笑着,袍子上的金凤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喜悦,微微扇动着翅膀。

    孩子的背后出现一道暗红的凤凰虚影,那一双血红的眸子越发透彻,张嘴竟然叫出了凤鸣。

    凤语:我要你死!

    “四弟,大哥可是为你好啊,干嘛这么生气呢?”

    血染荒凉处,凤栖无梧桐。

    此子命天定,今生注成邪。

    落羽台,孩子被锁链捆在上面,混乱中抬起了头,那张脸还是邪气满满,那双眸还是赤练琉璃,可脸上血斑点点,眸中一片迷茫,“父皇……”

    那一日他被拔尽了凤羽,抽干了凤髓,放没了精血。

    他被封印了记忆,他被毁没了修为,他被流放了人间。

    “李一栖!你是我李家买来的仆,就应该任打任骂!你躲什么?”那个男人挥舞着鞭子,一脸凶神恶煞。

    被打的人躲在墙角,瑟瑟发抖,听到自己的名字缓缓抬起了头,眼角处有一个栩栩如生的凤凰腾。

    “我……”他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你就是李一栖?听说你最近和玄宗的那个家伙走的很近啊,一个小小的杂役弟子,谁给你的胆子?”那人穿着华清的内门袍子,看向李一栖,眼中是不带掩饰的鄙视。

    李一栖站着,却弯着脊梁,他嘴角天生向上,现在看上去似笑似哭,很滑稽。

    “常师兄,我和阿离,只是朋友罢了,你又为何如此?”李一栖缓缓直起了脊梁,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好是微笑的表情。

    “心悦君兮君不知怎么回事?”那人穿着华清外门的袍子,长得清秀,放在美女如云的修仙界却显得很普通了。

    李一栖步步后退,眼中还有厌恶,他还是穿着那身杂役的衣服,修为还是在练气。

    “你,离我远一点。”李一栖咬牙说,“你为什么偏偏缠上我?”

    “当然是,因为你和千离的关系。”

    大殿上,李一栖跪在地上,面前是他的师傅,华清的五长老。

    “师父,不知叫弟子前来有何事?”李一栖恭恭敬敬的问,仪态言辞无一丝不妥之处。

    五长老一挥袖子,案桌上的砚台打到了李一栖身上,墨点染黑了李一栖的袍子,还有几点溅到了脸上,李一栖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脸,越擦越黑。

    “谁让你跑去玄宗的?害得我在他们面前丢了脸!我警告你,再私自前往玄宗,我杀了你!”五长老这一刻狰狞着脸,让他想起了当初挥鞭打他的男人,想起了平日爱欺负他为乐的的常子业,想起了因为千离接近他的女修……

    他突然发现,这天下间丑陋的脸好像都是一张,一样的张牙舞爪,一样的狰狞……

    他突然想逃,可是他能逃到哪里?

    “李一栖,哟,怎么?千离今年怎么没来找你?怕是忘了你把,这下子我倒是想知道,你还哪来的底气。”常子业笑的张扬,那是千离没去参加弟子大比的第二年。

    李一栖想反驳他,却无话可说。

    “我说,李一栖,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玄宗大弟子走火入魔堕入魔道了呢,你还在等他来找你吗?别等了。”又是一个穿着华清内门袍子的人告诉他。

    “你说什么?千离,千离入魔?怎么可能,开玩笑的吧?对不对?告诉我啊!说你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李一栖不信,不是不信……只是,不想相信。

    可这就是事实,千离入魔了,他这时才知道千离为什么不再来找他,因为他被安排去探索秘境去了,怪不得……怪不得走火入魔了,怕是在哪处秘境里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吧?

    唉,他那日不敢去看,他也不敢去打听关于千离的事情,因为害怕,怕自己会疯。

    后来,不知道为何,所有人的口风都变了,都说千离是被一个魔头抢走了,让大家都出动去找他。

    李一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但他知道,这样对千离是好的。

    所以他想也不想就跟着众人来到了荒绝这里。

    他死了,他清楚的知道是谁杀了他,根本就不是鼎虚的人,而是华清的人。

    他想这样也好,尘归尘,土归土,可惜还没看见千离呢。

    “栖哥?”

    唔?谁,谁叫我……

    哦对了,会这么叫我的,只有千离一个人。

    归栖突然清醒,看到在自己床边的千离,又看了眼窗外,已经日上三竿了。

    他笑了笑,“已经这么早了啊。”

    该死的,他到底为什么会想起那些讨厌的事啊!

    红袍黑紫凤纹,银发三千微微垂。谁家子弟天生邪,不当孽首不成皇。

    归栖生的太美,但并没有引起人的欲望,因为那张脸太过妖邪,没有半点女气。

    “阿离,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啊?”归栖问。

    千离微微垂眸,说,“征战天下,早日举世无敌,好回宗门,向师父恕罪。”

    归栖把千离随手扔到地上的宝刀捡了起来,微微笑着把刀擦了擦还给他,“千离,珍惜每一件兵器。”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