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十一章 邪凤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千离!你个魔鬼!”大刀提起又落下,人头滚到了千离的脚下,瞪大的眼睛盯着千离,死的不甘,含怨带愤。

    那人灵魂飞出,想要逃走然后夺舍一人。

    千离周身的黑雾围上了他,灵魂碰到就灰飞烟灭,零星不剩。

    “啊!”那是一声来自灵魂的痛叫,让人耳朵发疼。

    千离手握染血刀,一如一尊杀神,举刀或提或坎或刺,就是一个人倒地。

    那些比千离辈分还要老上一辈的人如同羊入虎口,面对着走火入魔的千离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他们来的人也就几十,真正的战斗力是那几名出窍期的人,可是宗门好像有变,把他们叫了回去。

    “千离!你不得好死!”

    最后一个倒在了千离的刀上,千离终于清醒了过来。

    闭眼黑暗深渊,睁眼血漫山河。

    “师,师父,我该怎么办?”千离后倒了几步,问。

    叹了口气,又扯起嘴角做出了笑的动作,这笑实在僵硬,让人看的别扭。

    他找到了李一栖的尸体,叹了口气,“栖哥,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好不好?”

    千离跪在了地上,双手沾满血液,都是别人的,他身上一点伤也没有。

    那嗜血的刀被扔到了地上,千离抱起了李一栖的尸体。

    异象突生,周围的血液突然都向李一栖涌来,一股股如丝一般,包住了李一栖。

    千离看见,李一栖眼角下的凤凰腾发出耀眼的光芒,不过那光芒满带邪恶,一如深渊的恶魔在微笑。

    千离在等,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等,等到天亮了又暗,天暗了又亮,等了很久很久。

    暗红的光芒破开了血裹成的茧,千离透过光芒看到了一双暗红的眸子。

    九声凤鸣,一声比一声尖锐,一声比一声洪亮,引得百鸟朝拜,也引来了世人的目光。

    荒绝无人出城,不知何故。

    第十声响了起来,血茧已经落到了地上,里面的人走了出来。

    那人银发垂地,一双纤长的眸子里一如嵌上两颗暗红的宝石,一张脸巧夺天工,就连一直被人以第一美称的千离也不敢夸下海口说自己比他好看。

    不过那人太邪,唇薄而殷红,鼻挺的过分。

    “小离,好久不见了。”李一栖温柔的说。

    还是一如既往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

    是他认识的那个李一栖。

    “栖哥你?怎么变了个样子啊?”千离问。

    “啊,这张脸啊?”李一栖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涅槃重生了,我的记忆也就回来了,我本姓凤,原名凤归栖,是凤凰一族的族长与一位魔族女子的私生子。”

    “我是这世间的一个邪凤,曾被封印了所有抛弃在这世间独自生存。”

    “我眼角下有一枚凤凰腾,那是我一族的天赋图腾,而我拥有的天赋就是凤凰一族的本命天赋,涅槃重生。”

    “不过不同于他们的火中涅槃,我要在血的洗礼下,才能重生,幸好你来了,不然等他们把我的身体火化,我可就空有涅槃之法,却用不出来了。”

    千离笑了笑,“是栖哥的运气好,我突然走火入魔才大开杀戒,不然也未必能打过他们。”

    凤归栖笑了笑,“我有些累了,小离能否给我找个住处让我休息一会儿?”

    这时千离才想起来,是啊,凤归栖刚刚涅槃,身体还很虚弱,需要疗养。

    千离吸起地上的刀,跳了上去,又揽住了凤归栖的腰,往荒绝里飞去,这回那红色的网并没有拦截千离,不是消失了,而是怕了千离之前那周身的黑雾。

    这红丝在荒绝存在之时就已经有了,如今都过了千年万载,这红丝又有太多的血液的供给,早已修出了精魄,自然就会有恐惧之类的情绪。

    千离本就修魔,刚才走火入魔杀人太多,血气吸入过多,不知不觉也就突破了,元婴中期。

    江厌看千离许久未归,甚是惶恐,提心吊胆的在客栈里住着,如今看到千离归来,自然欢喜,不过又看到了千离揽着的凤归栖,眼中满是敌意。

    千离入世太浅,看不出江厌眼中的情绪,凤归栖却不同,他活了太久,见过太多,一眼就看明白江厌的敌意。

    凤归栖嘴角浮现一抹笑意,邪气四溢,“这位小兄弟你好,我是千离的朋友,请问你是?”

    “江厌。”江厌不客气的说,他没感受到凤归栖的修为,就以为凤栖桐是一介凡人,机缘巧合下与千离相识。

    千离看江厌这态度皱了下眉,却也没多说,毕竟当初是江厌救了他一命,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把凤归栖扶到了自己的房间,千离就去掌柜那又定了一间上房,这虽然人满为患,但上房因为太过昂贵也就空了不少。

    凤归栖并没有睡,只是躺在床上,叹了口气,“世上大多事,世人都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情非得已,一条是无可奈何,千离,你何时才能知道,这世间,险恶是非?”

    那是他当李一栖的时候,他才刚成为华清的正式弟子,千离知道后,从玄宗溜出来帮他庆祝,那天他真的很高兴,并不是因为成为了正式弟子,而是因为千离能为他赶过来庆祝。

    可惜,庆祝还未结束,千离就被他师父发现,他师父破碎虚空赶了过来,吧千离带走了,后来,他再也不被允许进入玄宗,与千离相见,只能是在每届的弟子大比之时。

    那是他和千离认识的第二年,千离十一岁。

    千离生来就精致,那时候还没长开,粉雕玉琢的一个孩子,若不是因为终日寒着一张脸,也不会那么孤单,因为他看上去就很讨人喜欢。

    可是他是千离唯一的朋友,他知道,千离的师父千机子是修演化大道的人,不让千离交朋友,自然有他的道理,可是他是邪凤,哪里会怕?

    他就是想和千离当朋友,这天这地,又能把他怎么样?

    修道之人,若不逆天而行,终归还是庸才。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