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十章 入魔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那名死去的弟子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千离问。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大约在他十岁的时候,那时他才筑基中期,师父带他去华清观看那一届的修界大比。

    他师父刚到就让他自己随意走动了,他就走走停停,他虽年幼,却知这里这些人都不喜欢他。

    为什么不喜欢?无非是羡慕嫉妒,与恨,凭什么他们苦苦出生入死才得到一点资源,他却可以拜师大能,万事无忧?凭什么他们苦修数十年,他却才仅仅十岁就比上了他们?

    他不喜欢那里,不喜欢他们,当时他还年幼肆意,就跑去了偏僻的地方……

    “哎呦喂!”他突然撞到一个人的怀里,那人胸膛太硬,把他头都撞疼了。

    千离抬头刚想发泄不满,就感觉到那个人伸出手温柔的给他揉头,“疼了吧?给你吃糖,不哭。”

    一块糖被他放在了千离嘴里,很甜,千离从未尝过这种东西,孩子心性就忘了刚才的不快,“这是什么?你还有吗?”

    “这是糖,人间小孩子的零食。”说着,那人拿出一个小香囊,放在千离伸出的手上,说,“我可就这些,是这次去人间办事买的,你喜欢就给你吧。”

    千离皱着一张脸,把糖又拿出了几颗,递给那人,“呐,这些还给你,我不能都拿走。”

    “无事,我不用这玩意,你就吃吧。”那人笑意更浓。

    千离犹豫了一下,就把糖收回来了,“那好吧,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名字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千离穿着打扮不同旁人,用料都是难寻的宝物,那人自然也认得,虽然不清楚千离的身份,但也知道他地处高位。

    千离又不高兴了,“不行!你必须告诉我名字!不然……不然我削你!”

    “噗……”那人不小心笑出了声,“好吧,好吧,我叫李一栖,这下总行了吧。”

    “好吧,那,你要记住我,我叫千离,千机的千,离是,是分离的离。”

    那场比武开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千离都是和李一栖待在一块玩的,有人欺负李一栖,千离就打过去,千离修为不算太高,但他天资不凡,同境之内少有敌手。

    他和李一栖关系越来越好,可惜千离毕竟不是华清的弟子,大比结束就要回玄宗去了。

    “师父,我可不可以带一人回宗啊?”临走之前千离问师父。

    师父笑了笑,掐了下指头,却又摇了摇头,“千离,不可。”

    “为什么啊?他是我朋友,以后我可以帮他修炼的。”千离问。

    “千离,你是冰灵根,便就不要有朋友,这种东西。”师父说的时候很严肃,千离从来没见过师父这么严肃,也就不敢顶撞了。

    他终归还是没有带回李一栖,李一栖知道后,只是笑一笑,“没事,以后我可以去找你,或者你来找我啊,不用这么难过,我们又不是见不到了,何必生离死别的呢?”

    千离后来修炼的更加努力,因为他想要去弟子大比,历代大比都是华清主持的,所以也都是在华清举行的。

    千离天资本就远超众人,再一努力,就直接甩开了同辈,上一辈的老弟子都有不少敌不过他了。

    这,千离才力排众议,成为了玄宗大师兄,坐稳了弟子辈第一人。

    每一届弟子大比都有他的身影,第一次,止步前百,那一年他十一;第二次,止步二十,他十二;第三次,前十;第四次,前三;第五次,第一,那年,他十五,金丹已成,此后历届,他都高坐第一的宝座,有人不愤,可他年仅十余,弟子大比三十以下都可以随意加入。

    “小离,你再这么干,他们肯定会记恨你,少不得暗处下阴谋的。”李一栖在他霸占第一的第三年说。

    他哭笑了一声,“可是只有这大比,我才能走出宗门,我能怎么办?师父……师父啊,说我不该有朋友,我又不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凭什么不可以呢?”

    李一栖叹了一口气,终归还是不再说话了。

    那是……他最后一次与他相见了,之后师父就安排他带领弟子探索各处秘境,九死一生,那还有机会去见他?

    唉……

    “那人名叫李一栖,听说眼角一道凤凰腾。”小二说。

    千离眼角似乎有泪,欲落不落。

    “李……一栖啊。”千离说,一双浅色的瞳惊现红芒,浑身黑气密布,气势节节攀升。

    江厌发觉千离的气息不稳,可他修为低微,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试探,远远躲了起来。

    千离一把黑红大刀横在面前,一脚踏了上去,红色的大网在天空中密布,却直接被他身边的黑雾破坏,千离御剑直去城门。

    华清鼎虚的弟子还没来得及回宗养伤,都在处理战后,一个人怀中的死尸被千离看见。

    跳下大刀,刀刃对那人,声音沙哑,破不成音,“把他,给我!”

    虽然浑身黑雾环绕,但他那张脸还是让那些人认出了他,“千离?是你啊!我们可算找到你了,你怎么逃出来的?你师……”那个人话被千离打断。

    “我说,把他,给我!”千离浑身黑雾更多了起来。

    “李兄是我华清的弟子,死后尸身当然要带回华清了,就算你和李兄关系很好也不可以破坏规矩啊!”一个穿着华清的袍子的人叫嚣。

    千离转头看向了他,一双红色的眸子里只能看见嗜血。

    “不好!他这是走火入魔了!快退!长老回宗了!我们不可能打过他!”领事的人大喊。

    周围退到很远,李一栖的尸体也被带走。

    千离跟着抱着李一栖尸体的那个人,他退几步,他走几步,无论他们说什么,他回的只有一句话,“把他,给我!”

    “千离!你已经走火入魔了!快清醒啊!”

    “把他,给我!”

    “你再这么下去我华清饶不了你!还有鼎虚!”

    “把他,给我!”

    ……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