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九章 姚家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来这的第一个月,平淡的过去了。

    千离和江厌的关系越来越好,时不时聊上几句天下大势又或者民间趣事。

    除了经常看见一些修为低微的人被这座城市的人欺辱,再也没有任何波澜。

    江厌是混混出身,别提行侠仗义了,不去加一把火一起欺辱就不错了。

    而千离,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也不知该怎么处理,所以选择了无视。

    每日苦修,千离是习惯了,不过就把江厌憋坏了,他是拜了个老头当师傅的,那老头是个魔修,他就也是个魔修。

    他刚练气的时候老头被仇人杀死了,他就开始自己摸索,误打误撞,速度也不慢,平日里就是恶事做尽,就算不杀人放火,也会掀摊骂街。

    他看了眼千离,千离还在修炼,他也不敢打扰,就自己出去玩了。

    千离感觉到他出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了。

    可是千离把事情想的太美了,不一会儿,他听见一大群人的足声,有人推开了他的房门,房门开合,一群人进了来。

    领头的人说,“千公子,我们家主想见你,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千离看了看,这些人的修为大多是元婴上下,他如果强上,虽然能赢,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而且不知是敌是友,他就停下了修炼,起身说,“好不过可否告知,你们家主是哪位?”

    “我们家主是姚家,姚晟易。”领头的人看千离很给面子,态度也就好了很多。

    姚家?和古家是这里两大家,怎么找上他了?

    千离临危不乱,却没人看得出他眼中的迷茫。

    师傅,我该怎么办?

    姚家主并没有为难他,反而将他视为上宾,以礼相待,姚家上下都对他很恭敬,可千离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因为姚家掌权的那些人,他一个都没遇见。

    千离每日仍旧卯时醒,戌时睡,晨起一套剑法,一碗灵汤,睡前一卷经书,沉思一刻。

    回归了玄宗的生活规律,平淡无味,却习惯。

    江厌回到旅店后没找到千离,又等了好久还是没看见千离,下去问掌柜,才知道千离是被姚家请了过去。

    江厌徘徊不定,不知道是去找他还是留在这里,或者,逃!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命运就替他选择,姚家又来了一个人,把江厌也请了过去。

    一位元婴期的老怪,江厌得罪不起,也就跟他走去,不过路上磨磨唧唧,细心记下了路线,好让自己逃的时候方便一点。

    千离卯时起后,舞了一套最基础的剑法,然后喝了一碗灵药熬成的苦汤,盘膝运了一周天的心法,就让人给他准备沐浴了。

    花瓣浴,里面的花瓣都是对身体有益的灵花,千离泡了一会儿,比不上玄宗的好,在这却是十分的不易,千离泡的很舒服,有些发困,想要睡上一觉。

    已经在初到荒绝就吃过一回亏,千离当然不会中招,把舌尖咬破,带着血味的舌尖生疼,千离却不在意,起身把身上的水擦干净,裹上里衣披件外袍就跑了出去。

    外面的仆人看见他慌张的样子,就询问他一句,千离看他们对他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微微皱了下眉头说,“无事。”

    今日,千离终于是看见了姚家主,同时也看见了另一个人,江厌。

    江厌站在客厅前,后面跟着一个元婴修为的人,姚晟易在主位上坐着,看见千离来了便就放下了手上的茶。

    “千公子来我姚家是我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见谅。”姚晟易一上来就赔礼道歉让千离有些懵逼,要知道姚晟易这个姚家的家主也是一位出窍期的大能,对他这个晚辈如此让他不知怎么办了。

    “额,姚家主客气了,我在这很好。”千离说。

    “那么,方便告知千公子打算在这里带上多久呢?”姚晟易话锋一转,问。

    “等外面的那些人消停点我就会离开。”千离说。

    姚家主顿了一下,说,“那如果不嫌鄙府简陋的话千公子不妨在我府上停留吧?”

    “外面那些人有荒绝老魔前辈的威压也进不来的,我现在是荒绝的城主,城里大小事我都能说上一二。”

    千离想答应的,可突然想起了那阵不知由来的迷香,心里有一丝不安,修仙者的第六感都是很灵的,尤其是千离这种天灵根的天道宠儿。

    摇了摇头,千里回绝了姚晟易的好意,“多谢,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千离还是不麻烦你了,当然,如果有需要,晚辈自当不会客气。现在晚辈该回去了。”

    姚晟易没有任何挽留之意,只是让人把千离和江厌送回了客栈,客栈的房间还为千离两人空着。

    姚府,管事,“老爷,你费心思把那个人请来又这么轻易的放了回去,是不是……”

    “你是说我多事吗?”姚晟易打断了他的话,反问,吓得管家冒出了冷汗,忙说不是,姚晟易笑了笑,也没在意。

    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多事,对他示好,以后有益的终归是我。

    而且他的师傅,那个人啊。

    江厌一路上安安分分,直到只剩千离和他两个人了江厌才开始嬉皮笑脸,大概对他来说,看上去很好说话的千离让他还是有安全感的吧?

    开什么玩笑?千离好说话?

    千离今日的内心不太平静,看来这荒绝也不安分,今天的迷香让他不由多想。

    人江厌下去叫上来一个伶俐些的小二。刚好是之前的那一个,那小二看见是他,脸上的笑意更加真诚了一点,“是您啊,叫小的来有什么事吗?”

    千离抛给他一块中品灵石,问了一句,“城外面堵着的那群人现在怎么样了?”

    “您太客气了,小的就不跟您推让了。”小二笑眯眯的把灵石收进钱袋子里。

    “听说前几日华清的一个弟子突然死了,大家都认为是鼎虚干的,两个大宗子弟这回可算动真格的了,双方除了那些出窍期强者无事,剩下的死的死伤的伤。”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