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八章 夜城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千离虽然是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日子,至少要等外面那些在堵他的家伙走了后才能离开,但也不至于在这买一间房子,毕竟单看这里的消费就可以看出来,这里的一切,都是靠灵石和金银堆的。

    虽然千离身家富有,也不至于挥霍,这灵石可还能帮他修炼的。

    已经明白了这里的规则千离就不用畏畏缩缩了。

    “你说,这城主大约是什么境界?”千离问江厌,微微眯着眼,他思考的时候总是把眼睛微微眯起,用那又长又翘的睫毛挡住撒下的阳光。

    “不知道。”江厌诚实的说。

    “大约是出窍期吧?出窍以上都在寻求飞升,不可能来着为了当什么狗屁城主,而再低,又不能让这么多最低虚丹的人和睦相处,要知道,这里可不会出现什么善茬。”

    千离的凉薄天性给了他最理性的思维,总是会解剖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当然,也需要一些前因条件。

    江厌看着千离,不知道他怎么猜的,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这里的人实力都不低,只有紧紧抱住千离的大腿他才能活的风光一点。

    他可不想,像狗一样的活着。

    “你是要当城主吗?”江厌问,他对这些大家子弟的心理总是抓的很对,他们大多都不爱居于人下,尤其是在宗门之外,自持身份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唔?你为什么这么想?我只是在这里暂时避一避外面的风波罢了,不会太久。”千离冷淡的声线让江厌全身一寒。

    千离托腮夹了几口菜吃,虽然没有玄门中的食物那种灵气,却让人很有胃口。

    宗内只顾修炼,吃喝都是灵物,灵物虽好,但却清淡且苦,千离这种自幼便吃的,早已对此食之乏味。

    千离早就辟谷,根本不用吃,不过宗门内每日三餐有助修炼,而凡间五谷之物虽然好吃却对修炼无益,千离也就吃了几口尝尝鲜就放下筷子,看了眼江厌,说,“我出去逛逛。”

    江厌没说什么,他吃相一般,甚至有点粗鲁,不过可能是气氛压抑,他吃的很安静,不敢说话,而千离走后,他也没人可说话。

    江厌安静的吃完了,见千离还没有回来,就回到房间里了,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望着房顶。

    大街上,墨袍飘飘一位如玉郎引起了姑娘们的注意。

    “这是谁家的小郎君?长得真俏。”姑娘们的窃窃私语虽然声音不大,但千离的修为摆在那,怎么会听不到,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无视,耳垂微微发红,面色却不变。

    走走停停,半天摸出了这里的势力分布,也想到了自己将来这段日子在这里该怎么过。

    懒得闲逛下去,千离往旅店方向极速跑去。

    天已经黑了,这座城市灯光渐渐升了起来,灯光照亮了夜空,这座繁华的城在夜里反而更热闹了,千离一时也被夜景迷了眼,突然又想起了外面人对这里的评价,四个字,纸金迷醉。

    夜景也醉人,千离突然不想回客栈了。

    千离就漫无目的的走,走走停停,欣赏着这处的美景。

    玄宗禁宵禁夜游,夜时天空繁星点点,美则美矣,却没有这里的灯火阑珊,也没有这的热闹繁荣。

    各家店铺的老板都会让几个漂亮的女修出来吸引眼球,推荐起来自己家的东西。

    千离虽然气质超群,但因为修为一般,就算寒着一张脸也没有挡住那些热情的女修,一路上买了无数的东西。

    觉得有趣,也没收进储物戒里,就抱在怀里,继续逛着。

    不一会儿,千离突然发现了江厌,“千离!我可算找到你了。”江厌惊喜的说,他在客栈左等右等,还是没等回千离,又睡不着觉,就出来找千离了。

    “有事?”千离淡漠的问。

    夜景醉人,也把千离这张平日太过冰冷的脸给柔化了几分,若平时,这两个字就会把江厌的话都堵住,可今天没有。

    “你在逛街啊,一起吗?我可以帮你拿东西啊。”江厌兴致勃勃的说。

    以前他没钱,后来他不花钱,在市井之地长大,却也不知道逛街的感受,如今有机会,还有人奉陪,何乐而不为?

    千离眨了下眼睛,说,“……好。”

    江厌抢过千离怀里的那些玩意帮他抱着,就开始向前走去。

    千离嘴角似乎浮现了一抹笑意,但太过短暂,没人看见,他也没有提醒江厌他有储物戒的这件事,就看着江厌抱着东西东掉一个西捡一个的,也很好玩。

    江厌哈哈两声笑了出来,怀里的小玩意又掉了几个,“不行不行,阿离,我抱不住这些小玩意,你买这些东西干嘛啊,”

    千离说,“随手给人吧,我看她们推销的好玩,就买了下来,这些东西我也用不上。”

    都是些胭脂水粉,还有小孩子家家的玩意,千离当然用不上,不过逛街的乐趣不就是买吗?他又不差这点小玩意的钱,花钱买个乐呵,也不错。

    两个人一直逛到天亮,江厌动不动哈哈大笑,千离都搞不懂他的笑点在哪里。

    “其实吧,阿离,这荒绝好看是好看,但天华那里才好玩,以后我带你去那里,包你乐不思蜀。”江厌说,一晚上的相处,江厌也不在像以前那样顾忌千离的修为了。

    千离不爱说话,但如果程昱在这里,就会知道他很高兴,程昱是他的故友,至交好友,非常的了解他,就连师父都读不出他的心情,程昱却可以。

    想到程昱,千离心里又多了一丝哀叹,他们也有两三年不见了,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样了。

    对于修仙人,两三年并不算多,闭个关就过去了,可对于才二十余岁的千离来说,可并不短了。

    江厌察觉到千离的走神,问了一句,“阿离,怎么了?”

    脸上的笑意都小了几分。

    千离摇了摇头,“无事,忆起一位故友。”

    江厌没有多问,看天已经亮了,就和千离回客栈了,千离修行的心法在早晨修炼更快。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