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歧途 第一章 离宗
作者:彼岸花无果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夜,书房,“千离,明日你废了修为,领了罚,下山去荒绝古城避一段风头。”千机子

    千离满脸不愿,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乖,听为师的,不会错的。”千机子微笑着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千离点了点头,千机子从乾坤袖里取出一枚戒指和一封信递给千离,便让千离回去了。

    “宗主亲传弟子千离误入邪道,念其为我宗多次立功,遂令其散尽修为,受三千灼骨鞭后脱离宗门。”执法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向自己的千离,“即刻执行!”

    千离单膝而跪,没有一丝对宗门的厌恶,有的是满腔的不甘,“长老,弟子不明,时始鸿蒙,开天混沌,兴起洪荒。世本无人,何分仙魔?大道有殊,又为何,条条不通?仙与魔,又有何不同?若我初心不忘,修仙修魔,又有何不同?”

    执法长老闻言微微颔首与千离对视,“千离,你天资非凡,若遇上大机缘,便能有成神的可能,却又为何修魔?”

    “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当敢冒世间大不为也,事已发,无悔,修魔,只是一步棋错,罢也,往事不再忆。”千离眸清眼正,与执法长老淡然对视,过了一会儿,千离淡漠一笑,那笑中,带有讽刺,只是不知这讽刺是讽刺自己,还是谁……

    千离双手聚气,直击丹田,“噗!”一口殷红的刺人眼的血染在这赏罚台上,千离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长老,修为尽废,请查看。”

    执法长老眼中闪过一抹悲哀,却又赶忙抹去,这可是关于宗门生死的事啊,虽然玄门贵为顶尖宗门,但这顶尖宗门,也顶不住数个顶尖宗门,几十个一流宗门,近千的二流宗门,上万的三流宗门,数不胜数的不入流宗门的共同力量啊!而且,还有皇朝的力量,和散修啊!

    “……不用了,刑罚由我亲自执行。”长老握紧那赤红的鞭子,缓缓的走到千离背后,一步又一步,显得那么,沉重。

    “一千……一千三百九十一……二千……三千,结束。”一名执法堂的弟子红着眼眶,颤颤巍巍,却又仔仔细细的数着,不敢少一个而让其他宗门迁怒玄门,也唯恐多一个而要了千离的命。

    千离,是年青一代修仙的偶像,也曾是长老们的骄傲,三岁来到宗门,四岁筑基,七岁步入金丹,如今二十有七,已是金丹大圆满之期,然而,却勿入魔途,天骄早殇。

    三千灼骨鞭下,千离早成了血人,只留着一口气吊着,一口怨气,怨天怨地,怨这世道人心。

    执法长老于心不忍,将一颗救命宝丹给千离悄悄喂下,待千离悠悠醒来,暗中用传音说,一路好走,你灵根未散,若东山再起也为时不晚,只望你切莫心伤太过在修仙之路一蹶不振。

    千离麻木的点了点头,心里带有恨意的种子悄然种下,无声无息的用现在心底的恨意滋养着,在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长老微微点了点头,对报数的那个弟子说“林青,送千离下山吧。”

    “是,长老。”林青祭出他的法器,对千离说,“请……千离。”

    千离踩在剑上,有点气若弦虚,应是那三千灼骨鞭并未因那救命宝丹而痊愈。

    “千离,你家在哪里?我直接把你送回家吧。”林青热情的过分。

    “谢谢,天启帝国皇都皇家。”千离淡然的语气仿佛那被废掉的修为毫不在意一般。

    他是天生的冰系天灵根,生来就来凉薄,为人处世从来没露过他色。

    “大师兄你是一国皇子啊!”林青有点震惊,一时忘了称呼问题“不过真的不太相信,毕竟大师兄,千离你三岁就入宗了而且家里有点儿地位的都到处耀武扬威,为一直以为ql你家境不太好,毕竟二十多年没听你提起过你家里的事,对了,我在执法堂是管情报的。”

    这里的皇家可不是什么软包子,而且地位与宗门相比也只差时间的积累罢了。

    玄门离天启也就百八十里,虽然林青一路小心照顾千离,但凭借他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不日便就到了。

    “直接把我送进去可以吗?”千离看着陌生的皇城,呼出一口气淡淡的问,他对这个国家,这座城市,这个冰冷的皇宫,都没有一丝好感。

    “唔?好啊。”林青抓住千离的手缓缓降了下去。

    “请林青你快快回宗吧,毕竟宗门恐因千离之事而……”千离平淡的说,语气中却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急切。

    “好,千离你多多保重。”林青洒脱的离去。

    千离望着林青离去的背景,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眼底酝酿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黑暗。

    千离随手叫住了一个宫女,“麻烦带我去见韩菲。”随手取了一块下品灵石塞给宫女,“我有点小事想于她交谈,不必耗费多少功夫。”

    宫女隐晦的收下灵石,“公子找的是韩贵妃娘娘吧,请跟奴婢来。”

    这个宫女应该是以为千离是要找韩菲办事的,也就没多想。

    宫女好像很有地位,一路上走在前面,有不少宫女太监向她福个安,问声好。

    这皇宫还是千离记忆里的样子,这些年也没怎么修改,毕竟那老头不在意这些,下面的人也就不好奢靡挥霍了。

    “韩贵妃娘娘,有位公子想求见你。”宫女在外面喊了一声,便急忙离开了。

    韩菲把玩着边塞小国刚进贡来的宝石,随口说了声,“让他进来吧。”

    千离漫步而来,“韩菲,好久不见了,这些年你过得还不错嘛。”

    韩菲打量着千离,心里纳闷,这张脸明明陌生,可千离说话的语气却很娴熟,“不知这位公子高就?”

    “在下千离,俗姓,叶。”千离慢悠悠的说,嘴角却勾起一抹微笑,像回一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叶?叶离!你这个贱种居然没死!”韩菲面目狰狞的瞪大双眼。

    千离也没被吓到,笑了笑,问,“九尘呢?”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