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封魔师:美人有毒 第1章 奇怪的两师徒 1
作者:凉墨晨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在整间屋子里,不断地充斥着鼻腔,后脑勺和胸口传来阵阵刺痛感,不断地刺激着神经。躺在地上的女子皱起了眉头,慢慢地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象着实让她一愣!

    这是个杂乱的房间,各种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倒在地上,难以分清是什么的不明物体填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桌上、架子上放满了许多说不上名字的植物和药材,她甚至在桌子下的药炉旁看见了几根骨头……貌似是人骨……

    “……”江泠辰被这房间里的东西震到了。天晓得,这是什么鬼地方……

    江泠辰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眼中充满了迷茫与警觉。

    她分明记得自己上一秒还在与敌人殊死搏斗,险些丧命于枪口之下,可下一秒,自己却出现在了这儿。江泠辰低头看着自己的这双手——手指纤细修长,没有茧子,掌心上还留有未干的血迹……这不是自己的手。

    莫不是……穿越?!

    “不可能。”刚一出声,嗓子便难受得厉害,像被火烧着了一样,说出的话像是破旧的风箱发出的声音。

    江泠辰抬头捂住嘴,想尝试着发出声音,可嘴里只吐出“啊啊呀呀”。嗓子愈发的疼了,但脑子却愈发得清醒。

    穿越……怎么可能!这难道不是小说里才有的吗??

    可眼前的一切,让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什么不可能?”清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江泠辰猛地转过身来,只见身后的墙中央出现了一道缝,分成两半的墙缓缓向两侧移动,一位面戴鬼面具的女子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待到两侧的墙停止移动后,女子莲步轻移,裙摆上的金色流云纹若隐若现,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尊贵高傲之气。

    感觉到女子面具下的目光正上下打量着自己,江泠辰抬起头,毫无忌惮地对上女子的目光,袖子下紧握成拳的手微微颤抖。

    也不知对方是敌是友。若是友,自己倒是无所畏惧了;若是敌,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处于劣势。

    看着江泠辰稚嫩的脸上呈现出不属于她这个年龄该有的严肃与警觉,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女子不禁笑出了声。

    “你这小丫头真是可爱。”正说着,女子对她伸出了手,想要摸头。

    谁叫她对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呢。

    女子的手快要碰到江泠辰的头发时,后者立即后退了几步,脸上那“死变态快滚”的表情让女子无语了。

    不就戴了个鬼面具看起来“有点”吓人,至于这样吗?

    “本……我是好人。”

    “……”

    “……罢了。”女子收回手,转身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木椅上,大刺刺地翘起二郎腿,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血红色的眼睛紧盯着江泠辰。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只身一人,身受重伤还能闯到这儿……”女子的指尖轻轻点在椅子的扶手上,幽幽道:“天下宗门,四方之教,还是别的?”

    天下宗门?四方之教?这都是什么啊???

    江泠辰懵了。

    自己好像是穿越到仙侠世界里去了……

    还有回去的可能吗?

    “不说?”女子挑了挑眉,放下支着下巴的手,下一秒就出现在江泠辰的面前!

    未等江泠辰反应过来,女子异样白皙的手已按在她的头上,手臂上环绕着丝丝黑气,黑发无风而动,衬着鬼面具下的红瞳,很是阴森恐怖。

    刺骨的寒冷从女子手中传出,在体内蔓延开来,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

    江泠辰浑身不断地发抖,却没有一丝力气能用来反抗。

    片刻之后,女子放开了江泠辰,松了口气。

    “你失忆了?”女子低头看着身高还未到她大腿根的江泠辰,面具下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天赋这么好,实力这么强,对以前的事还没有一点的印象,当然是直接收为徒弟啦!

    可惜,江泠辰不知道女子心中的想法,刚一开口,嗓子里的疼痛又加重了几分,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

    没有原主留下的记忆,应该……算是失忆吧。

    “那你拜我为师吧!”确定了她已失忆之后,女子兴奋地说。

    拜……拜师?

    江泠辰眨巴了一下大眼。

    有什么用?

    “我很厉害的!拜我为师你绝不会吃亏的!”女子接着说道:“我不仅实力强大,洗衣做饭我也样样精通!”

    那不是保姆吗……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微微抬头,望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狂傲,自信,充满了不可一世。

    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江泠辰跪下来,对着女子磕了三个响头!

    “好。”女子扶她起来,柔声道:“记住为师的名字:顾栖迟。”

    语罢,拉起江泠辰的小手,走到墙角的架子前,取下一个小木盒,打开盖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玉佩和一个白玉镯子。

    “有了玄月佩,你想去哪儿都可以,无人敢阻拦。”

    江泠辰接过顾栖迟递来的玄月佩,紧紧地握在手里。

    可以去任何地方啊……那就不客气了。

    “这镯子……”话未及半,顾栖迟脸色猛地一变,嘴脸抽搐了几下。

    不会吧……没这么倒霉吧……

    空中的威压突然加强,让江泠辰感到呼吸困难,地上的几个瓶罐立即碎成了粉末!

    “徒……徒儿……”顾栖迟颤抖着手触摸到她柔顺的发丝,替她抵挡了周围的威压。

    “?”身上的威压消失,江泠辰看着头上不断颤抖着的手,心里很是疑惑。

    是师父的死对头来了吗?

    “为……为师先走一步!过段时间再来找你!”说话间,顾栖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架子上飞速地拿下几样小物品,塞在盒子里,往江泠辰怀里一扔,下一秒就消失在屋子里,仿佛她从来没来过一样……

    江泠辰无语。

    她这是拜了个怎样的师父啊……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传说中不靠谱的师父说的应该就是顾栖迟了吧。

    在心中默默地感叹了一声,江泠辰低头翻弄小木盒里的东西:几张符纸、一个镯子、三瓶丹药和一个原本不知为何物的碎片。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