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武剑神 第98章 万物皆剑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7-12-24
    :

    “糟糕,低估这小子!”熊战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原本单手握剑改成了双手握剑,认真的对待莫宇辰的这一剑。

    “斩!”莫宇辰怒喝一声。

    咻!

    随即,神陨剑瞬间隔着长空,划出一道刚猛无比的剑气。

    锋利的剑气夹带着莫宇辰饱含怒气的剑意,刺向严阵以待的熊战。

    天空中隐隐泛起一声龙吟声。

    轰隆!

    ‘龙战于野’被熊战的重剑死死挡住。

    然而,此时熊战感觉自己就像被一门重炮轰中一般。

    虽然挡住了这一剑,却被里面恐怖的剧力轰得急剧倒退,在地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脚痕。

    瞬间,整片住处区一片寂静,所有人就像吃了苍蝇一样。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特别是那急忙跑去通风报信的导师。

    他回到住处区的时候,刚好见到莫宇辰使出那招‘龙战于野’。

    吓得他脖子一缩,就像看到鬼一样,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下一刻,住处区爆发出一声震天的欢呼声。

    “莫宇辰!”

    “莫宇辰!”

    ……

    所有人新入门弟子,不约而同高喊着他的名字,情绪空前高涨,脸上都挂着振奋之色。

    虽然,现在莫宇辰发出这一击之后,整个人只能靠着手中的剑支撑住身体,摇摇欲坠。

    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新入门弟子对他的崇拜。

    毕竟在他们这个年龄,大家对导师都有一种潜在的同仇敌忾。

    特别是熊战这种嚣张的人,别说新入门的弟子,就算是老弟子见到莫宇辰能将他击退,让他吃瘪,许多人都暗中为莫宇辰喝彩。

    “你也会剑意!”莫宇辰震惊的盯着熊战。

    在这一刻,他似乎有一些明白公孙弘的用意了。

    “只是剑意吗?”熊战眼眸里带着傲色,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想学的话,明天早晨,到学院后山找我。”

    扔下这一句话之后,熊战头也不回,直接离去,只留下一个厚重的背影。

    莫宇辰眼睛直勾勾盯着那道背影,冷着脸,迈着踉跄的步伐回到自己的住处。

    而熊战离开之后,满脸兴奋的跑到公孙弘的住处。

    刚一进门就端起公孙弘面前的茶水,三下五除二的干掉:“公孙老儿,你给我介绍的这个弟子太他妈合我胃口了。”

    “哼,你没将那小子打坏吧?”公孙弘吹胡子瞪眼睛的将茶杯抢回来:“我警告你,教归教,要是你将他哪里打坏了,老子跟你没完!”

    玛的,这熊战绝对是属牛的,一口气将他一杯雪山冻顶干了,公孙弘心疼得眼角直抽。

    “哪能啊,我宝贝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打坏!”

    “刚才打烂他的大门,也不知道有没有吓到他,我现在心里面还痛的不行。”

    熊战将双腿架到桌子上,郁闷的说道。

    “哼,那小子属驴,我劝你最好顺着捋,不然的话,小心他崩你一嘴毛!”公孙弘警告他道。

    哪知道,熊战他根本就不当做一回事,摆了摆手说道:“崩就崩吧,遇到这小子后,我都想将原来那两个不成器的弟子逐出师门了。”

    “不比不知道,一对比,那两个玩样简直一文不值!”

    “真为你那两个徒弟不值,摊上了你这么个师父!”公孙弘白眼一翻,立刻赶人:“越看越碍眼,赶紧滚!”

    “靠,要不是你求我,当我愿意给你脸啊?”熊战这会又属狗了,说翻脸就翻脸。

    站起身,走到公孙弘旁边的柜子,顺手掏两包茶叶,转身就跑。

    还没跑多远,后面已经响起了公孙弘叫骂声……

    ……

    第二日清晨。

    莫宇辰早早的起床,一番洗漱之后。

    一咬牙,一跺脚,往学院的后山走去。

    他昨天晚上想了一夜,最终还是经受不住对剑的痴迷。

    剑术上的诱惑,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他昨天见到熊战对剑的运用之后,就更承受不住了。

    如果不能把熊战的本事学到手,他心中痒得就像是猴挠一样,一阵一阵的。

    这或许就是一个剑痴的苦恼吧!

    经过了御剑学院中,一段蜿蜒小路之后,莫宇辰终于来到了学院的后山。

    远远望去,一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背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来啦!”熊战的声音忽然之间传入他的耳边。

    莫宇辰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这熊战的神念竟然如此强大。

    两人隔这么大老远,居然还能被他发现。

    这还是在他收敛气息的情况下,估计要是不收敛气息,他刚出住处就已经被发现了。

    既然如此,莫宇辰他也不再犹豫,迈步向前走去。

    熊战倒也干脆,一点都没提昨天的事。

    转过身,看着他手中的剑说道:“好剑,可惜埋没在你的手里了!”

    继而,他不等莫宇辰开口,随手摘下脚下一根细长的草叶。

    “今天,我来告诉你,到底是怎么用剑的!”熊战手中握着一根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身前一颗巨石刺过去。

    “好快!”莫宇辰两眼一眯,心中大惊。

    他刚才连熊战怎么出手的都没看到,要是这一下是刺到自己身上……他实在是不敢想象。

    这时,莫宇辰终于忍不住,快步向前,走到巨石旁边,定睛一看。

    他发现,那一根草深深的刺入巨石之中,周围一条缝隙都没有,只留下多余的半截在外边随风飘荡。

    看上去,那根草就像是天然从石头中长出来一般。

    “现在明白,你那所谓的剑术有多可笑了吧!”熊战看到莫宇辰一脸震惊,得意的说道:“何为用剑?”

    “刚柔并济也,懂吗!”

    这一刻,莫宇辰听完熊战的话后,似乎心中有一丝丝明悟。

    片刻不耽误,他随即效仿着前者,握着一棵草,缓慢的武动着。

    熊战见状,刚刚得意的神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中暗想道:

    好家伙,这才点拨两句,他已经开始明悟上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熊战屏住呼吸,争取尽量不打扰到莫宇辰,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

    半个时辰时候。

    只见莫宇辰效仿他,用手中的草,快速的对巨石刺去。

    噗!

    几块碎石屑被他手中的草刺得四散乱飞。

    这时候,莫宇辰也惊醒了,看着眼前的现象。

    虽然小草没刺进巨石,但是他也不沮丧,反而肃然起敬的对熊战重重的鞠了一躬:“导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