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武剑神 第86章 只是利息而已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7-12-16
    :

    莫宇辰看着此时跪倒在地上的候天佑,对长孙无忌抱了一拳。

    暂时拒绝了他的提议,径直走到候天佑面前。

    “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莫宇辰淡淡的说道。

    候天佑被莫宇辰突然间一问,瞬间词穷,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

    是啊,他这两天不断的看不起莫宇辰,这才过去多久。

    如今形势骤变,两个人的处境瞬间调换过来,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可是,看着莫宇辰气定神闲的死样子,他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出。

    干脆冷哼一声,将头歪一边,也来个不理不睬,看莫宇辰能拿他如何。

    反正在暗月这个地方,他认为,有候长平这个叔父在。

    就算给莫宇辰一百个胆,也不敢动他,哪怕有长孙无忌撑腰也一样。

    所以,虽然他刚刚被长孙无忌吓住,现在却已经定下心来,暗自计划着,以后要怎么报复莫宇辰。

    只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莫宇辰,从一开始这样,现如今还是这样。

    莫宇辰见他不答话,冷笑一声。

    继而,手中两指并拢,做指剑模样。

    身上灵气急剧翻涌,指剑发出一道剑气,对着候天佑肩膀处一划。

    “不可!”

    关、齐两位副使失声喊道。

    可是,莫宇辰的剑气是何其的快,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噗哧!

    侯天佑的手臂应声而落,断臂之处血涌入注。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震惊的望着莫宇辰。

    没有人不被他的狠辣所吓到。

    所有人中,脸上还有镇定之色的人,也就剩下了长孙无忌。

    但是,就算是他,心中也掀起了惊涛骇浪。

    刚才所有人注意的只是莫宇辰断了侯天佑的手臂,可是他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一剑的不凡。

    被莫宇辰澎湃的剑意彻底的震惊了。

    “完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以候长平对他这个侄子的疼爱,恐怕不肯善罢甘休。”

    齐副使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说道。

    “啊……你个杂碎,老子要让你不得好死!”

    剧烈的疼痛让候天佑躺在地上不断的挣扎。

    莫宇辰闻言,冷漠的说道:“今天,本公子给长孙大人面子,先断你一臂,暂且让你多活几日!”

    随后,微笑的对长孙无忌点了点头,示意他,现在咱们可以换个地方说话了。

    等莫宇辰离开之后,两位副使安排手下的人收拾残局,也追了过去。

    ……

    暗月总部,会客厅中。

    长孙无忌与两个副总指挥使设宴款待了莫宇辰。

    与此同时,长孙无忌还派人邀请了剑无双、范老头和特使大人等人参加。

    第一时间让莫宇辰背后这些大佬们知道,他们关心的人,现在非常安全。

    然而,就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大厅外边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

    轰隆!

    宴会厅的大门被人暴力的推开。

    只见候长平左手扶着腰间的佩剑,黑着脸,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怒视着莫宇辰。

    “候副使,本座在款待贵客,你为何如此突兀!”长孙无忌不满的指责着候长平。

    而关、齐两位副使在他走进来的时候,迅速站了起来。

    纷纷暗中戒备着,预防侯长平突然间暴起,伤到了莫宇辰。

    如今他们三人正在设法稳住这个少年,好化解暗月与在座诸位大佬的矛盾。

    可千万不能让候长平搅了这个大好的局势。

    然而,莫宇辰见候长平怒视着自己,将手中的杯中酒一饮而尽。

    随后,四平八稳的将酒杯往案上一顿,无所畏惧的对上了他的眼神。

    “莫公子好手段啊!”候长平不理会长孙无忌的指责,反倒向莫宇辰质问道。

    “不敢当,这只是利息罢了!”莫宇辰摇了摇头。

    “利息?好大的口气!”候长平被莫宇辰一顶,忽然一阵气急:“那本官倒要问问,莫公子的本金到底为何物!”

    “候天佑的命!”莫宇辰身上杀气大增,淡淡的说道。

    “放肆!”候长平抽出腰中宝剑,怒指莫宇辰:“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本来他得知候天佑被他砍断手臂的时候,就已经怒火中烧。

    虽然确实是他侄子的不对,但是好歹也是他疼爱的后辈。

    所以他今天来,打着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教训一顿的想法,找回一些面子也就算了。

    毕竟如今这少年,就算是他也不敢随意打杀。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小子面对自己还敢这么横,一点面子都不给。

    要是他不给这少年留点什么纪念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拜月帝国立足。

    “一丘之貉,叔侄两果真一副德行。”

    “要么动手,要么赶紧滚出去!”

    莫宇辰满脸的冷笑,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竖子欺人太甚!”候长平勃然大怒,当即杀向了莫宇辰。

    虽然这候长平看起来已经暴怒不堪了。但是,还好他的脑子还算清醒,没失去了理智。

    因为他身上并没有灵气波动,只是凭借肉身的力量杀过去。

    在场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见到此状,也不急着出手拦住候长平。

    任由他杀过去,所有人都想看看莫宇辰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应对之策,凭什么这么狂。

    所有人各怀鬼胎的坐在原位,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幕。

    下一刻。

    当候长平的剑尖即将刺到莫宇辰的时候。

    只见莫宇辰将一个后仰躲过了这必杀的一剑,而后顺手抽出身后暗月使腰间的佩剑。

    原地一个打滚,翻身而起,与候长平相互劈砍起来。

    两人你来我往的相互之间喂招,谁也奈何不了谁,一直在僵持着。

    而候长平此时虽然并没有不敌,可是他越打越心惊,心中不断的思量着:

    他可是在剑道上浸淫了几十年的人,竟然在剑法上,过了这么多招都没办法拿下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此子的天资未必太恐怖了吧?要是任由其发展,或许将来他要杀佑儿,就算是我也未必拦得住。

    不行,他必须得死,不能留下这么个祸害。

    想到这里时,候长平趁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身上的灵气暴起。

    面露凶光,将一身真武境五重的实力运行到极致,手中的宝剑狠狠的对莫宇辰劈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