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武剑神 第78章 暴躁的剑主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7-12-14
    :

    然而这时,藏剑楼总部中。

    剑主大人剑无双,正坐在大殿的正中位。

    一边观赏台阶下,歌姬们的表演,一边摇头叹息的喝着手中的美酒。

    自从他被贬到拜月帝国,当这个藏剑楼剑主之后,根本无心处理那些俗务。

    每天几乎都活在醉生梦死之中。

    干了手中的杯中酒,剑无双赶走殿内所有歌姬,仰天长叹:

    “暗淡无味,俗世间的美酒全都只是浪得虚名罢了!”

    随后他的嘴巴不停的砸吧,高举着双手扭扭晃晃的伸了一个懒腰,好不惬意。

    外边的弟子见歌姬被剑无双赶出了大殿。

    顿时心神意会,剑主大人这是已经享受完了,这才扣门通报一声:

    “剑主大人,纪冥执事有要事求见!”

    过了许久之后,剑无双才睁开眼睛淡淡的念叨:“纪冥?”

    可是,无论他在脑海中怎么思索,就是想不起这个纪冥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藏剑楼中,弟子、执事太多太多了,他哪有那个心思去记这些人的名字。

    继而,剑无双心中也渐渐的烦躁起来,不满的喝道:

    “一个小小的执事,也有资格见本座?你脑子哪去了!”

    那弟子闻言之后大惊,慌忙的解释道:

    “剑主大人息怒,只是那纪冥执事说,您只要听到通天阁,真宝液就一定会见他。”

    “而且还在殿外候了一个多时辰。”

    “所以弟子这才惊扰剑主大人您!”

    剑无双抓起案上的酒杯,往门口处砸去,怒骂道:“混账,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给本座推出去,斩了。”

    剑主一怒,门口弟子尽数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领命,生怕被殿中的剑主活劈了。

    可是忽然之间,剑无双忽然间瞪大了眼睛,大呼一声:“且慢。”

    他刚刚才想起,通天阁,真宝液这六个字。

    这不就是他在通天阁所发布的那个任务吗?

    “让那个纪冥快进来!”

    “这些混蛋,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通报。”

    “每人去执法处领三十鞭!”

    剑无双瞬间醉意消失,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激动不已。

    他刚说完,殿外跪倒的弟子面面相觑,敢怒不敢言。

    这都算什么事,剑主变化未免也太快了吧……

    可是尽管他们心中都非常的不满,但还是乖乖领命受罚,谁叫人家是剑主大人呢。

    然而,此时纪冥早已经吓瘫在地上,就差大小便失禁而已。

    刚刚剑主大人震怒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自己今天可真的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下一刻,纪冥稍微定一定神,不敢怠慢,跪着爬进大殿,颤声说道:“弟子纪冥,叩见剑主大人。”

    纪冥连头都不敢抬,浑身不停的颤抖。

    他早已经听说剑主大人喜怒无常,今天一见,果然真的是名不虚传。

    “本座不想听这些废话!”

    “挑重点的说!”

    “如果不能让本座满意,你今天别想活着走出去!”

    剑无双眼神一凝,猛一拍案,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般。

    台阶下的纪冥闻言,两腿夹紧,白眼一翻,瞬间晕了过去。

    对于剑无双的威胁,他可是深信不疑。

    本来他就是一个胆小之人,此次来传话,只是为了还莫宇辰一个人情罢了。

    他哪里知道莫宇辰这个六个字能不能让剑主大人满意。

    所以刚刚剑无双无意间的威胁,直接将纪冥吓晕了过去。

    “这废物!”剑无双见状,厌恶的骂道。

    继而,只见他对着纪冥弹出一指,一道白光没入纪冥的天灵盖中。

    只在转眼之间,纪冥竟然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当他抬头看见台阶上的剑主时,面如死灰,苦笑连连。

    最后,还是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视死如归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如实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还不忘为自己辩解两句,希望能挽回自己的生命:

    “剑主大人,弟子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求您饶了弟子一名吧!”

    可是他的这些话,剑无双丝毫没听进去,只是细细的品味他之前说的哪一些。

    当听到中天王国的百里雄风对莫宇辰都敬畏有加时,剑无双暗自动容。

    别人只知道百里雄风手中丹药价值,却不知道里面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剑无双可不是那些普通人可以比拟,他不但知道意味着什么。

    还知道,这些丹方绝对是凭借上古丹方炼制而成。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剑无双若有若无的撇了纪冥一眼:

    “这一次,本座就不追究你冒犯之罪!”

    “但是,你必须将那个人带到这里见我,可明白?”

    纪冥看到剑无双赦免了自己,心中大喜,感恩戴德的给剑无双连连磕头,说道:

    “弟子清楚,谢剑主大人!”

    两只耳朵也竖得直直的,用心的记住剑无双所说的话,生怕错过一个字。

    “嗯,清楚就好,好好干!”

    “这一次暂且给你记一功,等你这件事办妥了。”

    “本座给你个大执事当当!”

    剑无双语气柔和的鼓励纪冥,与刚刚开始的态度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非常典型的拍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

    但是,尽管剑无双这样,那纪冥还是欢喜得不得了。

    他不仅捡回了一条命,还得到剑主的许诺,要给自己一个大执事当,这简直就像在做梦一般。

    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快得纪冥都有点忘乎所以,飘飘然。

    “本座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

    剑无双捡起案上的酒樽就要砸了过去。

    这时,那纪冥才反应过来,委屈的说道:“剑主大人,可是……他如今被暗月使抓走了。”

    “弟子人微言轻……也不敢去暗月使那里捞人……”

    轰隆!

    剑无双被纪冥气得将整张酒案都掀掉:“我藏剑楼怎么会养了你这么个脓包!”

    “你现在滚去暗月总部,告诉他们,那小子,我剑无双保了,马上给老子放人!”

    “敢不放人,你把暗月总部给老子砸了!”

    堂堂藏剑楼,怎么说也算是大势力之一,无论在拜月帝国什么地方,想横着走就横着走。

    而这纪冥竟然在剑无双面前说他不敢去暗月总部捞人。

    气得剑无双差点都想活劈了他,太没他妈没种了。

    经过剑无双的点拨之后,纪冥的胆量大多了,狠狠的点了点头:

    “剑主大人放心,弟子必定将人给您带到。”

    “快滚!”剑无双不耐烦的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