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武剑神 第75章 锒铛入狱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7-12-14
    “放肆!”

    “魏大人难道想阻碍暗月使执法吗?”

    暗月使候队长一点面子都不给魏城守,明目张胆的威胁道。

    刚刚北道宫去找韩鼎丰求援的时候,他们两人正在对饮长谈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听到居然有人在他的地盘与北道宫作对,随即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帮韩鼎丰出这一口恶气。

    这不,候队长来到了现场,也不问个青红皂白,就下令让手下的人抓人。

    根本就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给任何人面子。

    “这这……”

    魏城守被侯队长一言,顶得无话可说。

    阻碍暗月使执法这一顶大帽子,他可是不敢随意接。

    当下之计,只能是先赶回府衙,让上级大人物出面解决了。

    这时,百里雄风见状,也知道暗月使不好惹,顿时感觉有些棘手。

    暗自挪步到莫宇辰身边,想让莫宇辰先跑,他在这儿拦住这些人。

    毕竟以他如今明面上的身份,想来这暗月使也不敢轻易动他。

    可是,不等他开口,莫宇辰就好像是未卜先知一样,摆手制止他说话。

    “纪掌柜,兄弟有个不情之请。”

    “想麻烦你帮我给你们剑主带六个字!”

    莫宇辰转身对着纪冥说道。

    纪冥有点呆滞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留心在听。

    “通天阁,真宝液!”

    莫宇辰见状,眼神一凝将灵气汇聚在声音之中,直通纪冥耳中。

    “哦……嗯……”

    纪冥被莫宇辰音波一震,顿时脑中清醒了过来。

    刚刚他见到韩鼎丰带着暗月使到来的时候,他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巨浪。

    整个人的状态都处于一种半神游状态,一直在担心莫宇辰会不会将他推出来当挡箭牌。

    现在见莫宇辰并没有拉他下水,只是让他给自家的剑主带去几个字的口信。

    他顿时老脸一红,暗地里羞愧难当。

    “公子,你放心,我这就给我们剑主带去!”纪冥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

    随后,莫宇辰得到了纪冥的肯定之后,伸手招来了馨儿。

    先是安抚一下她的情绪,随后,在她耳边快速的说出一大堆灵药名称。

    让她去找太后娘娘唠唠嗑,并且嘱咐馨儿,让孤狼前往万灵殿。

    告诉那范老头,少爷被北道宫的杂碎阴了,想要潜龙辟魔丹的话,让他来马上滚来暗月使的大牢叙叙旧。

    莫宇辰一番布置在转眼间已经完成。

    如今,身在异国他乡,他知道绝对不能跟暗月使动手。

    一旦动手的话就肯定是有理说不清,到时候,再加上北道宫的那些杂碎在背后推波逐浪,自己绝对会被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自己先稳住阵脚,利用自己手头上有利的资源,调动这些薄弱的关系网,赌上一赌!

    毕竟是北道宫弟子众目睽睽之下先动的刀,而他只是正当防卫,占着理,也不怕暗月使来阴的。

    “本队长的话不好使了吗?”

    “还不将那狂徒拿下!”

    侯队长见莫宇辰毫不畏惧,一脸轻松的跟旁边的人闲聊,气得狂吼。

    自从自己做了这个暗月使队长之后,去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的。

    就算是办案,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只要听到是暗月使,没有不闻风丧胆的。

    像今天这样被一个年轻人无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让他怎么能不怒。

    “不劳费心,我自己会走!”莫宇辰淡然道。

    “哼,谅你也不敢在本队长面前耍花样!”侯队长冷哼一声,仰起高傲的头颅,转身离开。

    韩鼎丰一行人也不停的冷笑,跟在侯队长身后一起离开。

    这时,百里雄风怒气冲天的将商号中的一个货架,狠狠的踢碎。

    太憋屈了,自己的好兄弟就这么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带走,而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馨儿与纪冥在莫宇辰被带走之后,也快速的离去,赶着去完成莫宇辰留下的嘱托。

    “百里大掌柜,您看这……”

    魏城守坐立不安的伺候在百里雄风旁边。

    “滚!你告诉特使大人。”

    “他一直想见的大师,已经被暗月使带走了,哼!”

    百里雄风暴躁得一甩袖离开,留下了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的魏城守。

    “大……师?暗月使带走?”

    “糟糕,那年轻人是……”

    魏城守想道这里,浑身汗如雨下,三魂去了两魂,连滚带爬的离开。

    赶着去般救兵。

    ……

    拜月帝国,暗月使总部大牢。

    此时侯队长将莫宇辰押入大牢之后,继续与韩鼎丰喝起了酒。

    这时,侯队长的一名守卫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低声在他的耳边细语,像是在汇报着什么。

    “公孙弘!”侯队长脸上浮现起不屑。

    随后端起酒杯,与韩鼎丰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侯队长,有什么为难吗?”

    韩鼎丰看侯队长的神色,急忙询问道。

    “没事,我刚刚还以为那小子背景有多硬!”

    “没想到,刚才手下人调查后来报,原来这小子背后的人就是公孙弘而已!”

    侯队长不可一世冷笑道。

    随后安心的招呼的身边的人喝酒,并许诺韩鼎丰。

    两天后,待他叔父回来,随便给莫宇辰按个死罪的帽子,将他处死。

    然而,这韩鼎丰却对侯队长的许诺并不满意,要求不能让莫宇辰死得太轻松。

    建议侯队长让底下的人先审问审问,最好能将暗月大牢中的大刑通通给莫宇辰上个遍。

    ……

    一个时辰过去了。

    莫宇辰被带到牢房之后,就一直眯着眼睛坐在地上,运行着功法,争取时间修炼着。

    期间过去了这么久,也没有人来问他一句话。

    他自己清楚,这时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或许那韩鼎丰现在正在暗处使什么阴招也说不定。

    所以他干脆也就不理,来一个以不变应对万变,安心的修炼。

    争取早日将丹田中的灵气修炼到地武境七重,也算迈进了地武境的后期。

    轰隆隆!一连几声开铁闸的声音响起。

    侯队长脸上带着浓郁的酒意,醉醺醺的走进莫宇辰所在的牢房。

    随后,他身后的几个人迅速的上前,将莫宇辰围在中间,时刻戒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