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武剑神 第20章 阴狠的陈立
作者:岚凌天的小说      更新:2017-12-14
    刚一靠近校场,一声声怒喝声传进莫宇辰的耳朵。

    走近一看,校场之中两组大汉正在热火朝天的互相对练。

    凶狠程度丝毫不比真正战场上逊色。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虽然这些大汉看似招招往致命地方打。

    但实则手上都绑着棉花套,只要不出现意外,还是不会出什么人命。

    并且能站在这里的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

    保护自己的要害之处那是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全体列队。”

    孤狼看见远处的莫宇辰,立刻喊停训练道。

    伴随孤狼的口令声。

    刚刚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两队人,迅速收手。

    按照四个小分队的队列,依次排好队伍。

    从对打中收手到排好队伍,全程几乎就在五个呼吸之间,速度之快就连莫宇辰也暗暗咂舌。

    莫宇辰看着整齐的队伍,以及亲卫们的精神面貌,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帅好!”

    亲卫们随着莫宇辰脚步的临近,大声吼道。

    莫宇辰走到队伍前面停住脚步,侧脸看着孤狼,眼神中透露出询问。

    “报告少帅,您要的资料都在这里。”

    孤狼看到莫宇辰的眼神,当即拿出一份名册递给莫宇辰。

    莫宇辰结果名册后随手翻开,上面详细的记载着:

    灵武境总共一百一十二人、地武境总共八十八人。

    其中孤狼的修为最高地武境九重,也算是给莫宇辰一个惊喜。

    只要再进一步,就达到天武境,要知道,天武境在中天王国除了真元境已经是顶尖的高手了。

    整个中天王国,真元境总共就三人。

    一个是莫宇辰的父亲,莫渊。

    还有一个是李筱筱的父亲,李永寿。

    另外一个就是王室的老祖,据传言王室那位老祖已经达到归元凝丹之境。

    不过仅仅是传言而已。

    毕竟王室的那位存在已经将近百年未曾出现过了。

    莫宇辰随手翻看了名册一下后,询问道:

    “孤狼,让你们自己选的队长和统领都选了吗?”

    莫宇辰之所以急着要有个亲卫统领,是因为他的时间实在不够他任意区挥霍。

    李筱筱就犹如一把利剑悬挂于头上,随时有可能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他现在继续有一个人能挑起亲卫这一方面的大梁。

    这样的话,他自要指挥一人就够了,不比什么都要自己亲力亲为。

    “少帅,两个队长,一个统领,已经全部挑选出来了。”

    “随时接受少帅考验。”

    孤狼恭敬的回禀道。

    如果此时莫渊看到如此模样的孤狼,必定会大吃一惊。

    按照以往,就算是孤狼的直接统领,也得不到孤狼这样的态度。

    虽然孤狼是隶属莫家的亲卫军。但是他一开始就瞧不起莫宇辰这种世家子弟。

    或许应该说他瞧不起所有世家子弟。

    在他心目中,所有世家子弟都是混吃等死的窝囊废而已。

    可是当他见到莫宇辰后,他被莫宇辰一身霸道的蛮力以及抗打能力折服了。

    因为在他的世界观里,想要拥有如此成就。

    那就应该不断挑战极限,要经历无数次突破肉身的极限,吃尽无数苦头才能达到莫宇辰这般成就。

    这样的苦居然被一个生活优越的公子哥抗住了。

    他孤狼打心里佩服,因为他孤狼做不到。

    “都是谁?”

    莫宇辰疑问的询问道。

    “报告少帅。”

    “队长分别为夜寒、仟影。”

    “统帅为孤狼。”

    孤狼依旧恭敬的回禀着。

    当说到自己的统帅时,更是波澜不惊,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

    “我这里有一瓶洗尘丹,孤狼你待会给他们发下去。”

    莫宇辰拿出一瓶丹药,对着孤狼嘱咐道。

    虽说这些亲卫都错过了洗尘伐髓的最佳年龄,就算吃了,效果也要差很多。

    但是丹药这些对于莫宇辰来说,根本就跟普通豆丸一样。

    只要能让手下人提升一点实力,那莫宇辰多大代价都愿意付出。

    “洗……尘丹!”

    孤狼一脸震惊的看着莫宇辰。

    修炼这么多年,孤狼可是非常清楚这洗尘丹的价值。

    这可是极其贵重的东西,甚至有些大世家的嫡系子弟都不曾享用过。

    如今莫宇辰却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了他们这些护卫。

    孤狼拿着丹药,心情久久无法平复,眼中的冰冷竟然有那么一丝暖意。

    莫宇辰对他们的这份情,就算他们贡献一生,也无以为报。

    “记住了,一人一颗。”

    “服用了之后好好训练,到时候我再传你们一套功法。”

    “我莫宇辰手下不要废物。”

    莫宇辰拍了拍孤狼的肩膀,坚定的说道。

    “是,绝不让少帅失望!”

    孤狼果断的一点头,眼神坚定的说道。

    “还有,以后别称呼我少帅,叫少爷就行了。”

    莫宇辰轻轻一笑,一边走一边摆了摆手说道。

    ——————

    王城李府之中,华丽的大堂上……

    一个身着紫色锦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大堂之中。

    此人正是李筱筱的父亲,李向文。

    而位居李向文之下的是脸色阴沉的陈立,一双眼眸中露出一丝疯狂的狠辣。

    “陈立,我看你还是别想着报仇之事。”

    “莫渊的怒火,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

    李向文轻摇着手中的扇子,风轻云淡的刺激着陈立道。

    李向文官居当朝宰相,是文官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可他向来跟莫渊这个武官第一人不和,两人都恨不得能扳道对方。

    可毕竟两家还没撕破脸,只是暗地里放冷箭。

    如今陈明的死,能将一个二流家族拉入自己阵营,李向文可是非常的乐意。

    “此仇不报,我死去的孩子怎能明目。”

    “如今要是李大人您再不帮下官,下官除了杀进莫府,也任何法子了。”

    陈立紧紧咬着牙,阴狠的说道。

    “唉,陈大人,你这是何苦……”

    “罢了罢了,那莫渊的软肋就是他的儿子,必定有高手暗中保护。”

    “明晚,小女筱儿会在狼烟台举办才俊大会。”

    “那莫宇辰也在邀请之列,但是…来不来,老夫就不知道了。”

    李向文有心无心的想陈立透露着。

    “妙啊妙啊,那狼烟台,地处城郊。”

    “只要那莫宇辰离开王城。想通往狼烟台必定路过枫树林……”

    “到时候以那小杂碎的傲性,必定会孤身一人前往。”

    “下官就给莫渊来个死无对证,那莫渊想发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来,哈哈哈哈哈。”

    陈立阴险的笑了一笑,手掌下切的比划着。